【石濤】劉曉明有什么權力代表中央?

2019-06-16|来源: |标签:刘晓明 代表中央 

大家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因為有一個時差的問題,香港星期日發起的第二次大游行應該近似結束了,我個人覺得可能會近似結束了,就是因為時差的問題。大游行出來多少人呢,我們也就沒辦法推斷。而這次大游行,星期日的大游行是在6月12號發生事情之后,就是作為香港警察在12號當地時間下午3:30之后開槍。警務處處長也這么講的開槍,那造成激烈的沖突,一直到大概晚上七八點鐘,相對的沖突才平息。

很多人到現在譴責香港警察,認為很殘暴。很多人認為說殘暴的情況像共產黨啊,像解放軍啊,甚至有人查出來說,有的警察拿著警號,他肩上戴的警號,查出來是假的,因為那個警號應該是個女的,而不應該是個男的,這是12號前后發生的故事。

等到13號、14號,在金鐘周圍出現的警察很多不戴任何警牌,不戴他的警號,不戴他的警徽,什么都不戴。又被這個香港議員抓住說按照法律規定你必須戴警號,因為到時候你做了什么事情人家怎么查,你成了黑社會了,那發生了相當激烈的沖突。

帶頭的那個警察頭頭,跟議員有沖突。而議員呢,香港民主黨的議員很多是律師來的,所以他在司法條文上非常清楚,那這種清楚的程度肯定超越了警察。警察的很多概念他是欣賞他的權力,做警察的人家庭受著經濟環境的壓力,那成為了警察,政府就給予相當好的福利待遇。所以去當警察的人很多是從利益的角度去的,在利益的角度,而警察又獲得了權力。

一個追逐利益,生活迫使的情況下,他就很容易偏向到在自卑的環境中。有人說為什么自卑?他窮。西方的電影里面,好萊塢它也這么拍。警察酗酒的,老婆離婚的,他為什么?他窮,就這么簡單。然后他反過來渲染的背景就是他對這個罪犯的那種仇恨。那在電影中他有一個基本的一個立點,就是不管了,就是這個警察一定是正義的代表,被他干掉的都是這個黑幫,都是殺人犯,這是好萊塢電影中的一個基調。那這個東西呢,其實可以滲透在香港的警隊當中。

香港回歸已經22年了,97年到2019年。22年,你往前再加10歲,32歲以下的年輕人,他所接受的教育,就是香港所謂回歸之后的教育。而共產黨在洗腦方面,它不惜余力花大價錢,改動香港中小學的教學課本,這些都是它們干的。在中國的土地上,簡體字就是它們干的。

簡體字它這么干了之后干嘛?說為了提供人們閱讀上的方便。方你個大頭鬼,它是個字兒。原來什么樣就什么樣,說原來寫的橫畫太多了,我給你減少點。你娶媳婦兒怎么那么繁瑣啊?那女人要追上,為什么要逼得你明媒正娶啊?你怎么不簡化點啊?什么東西?是不是?你外頭亂找女人,你就咬死了,有些話絕對不能吐口。那女人也非得作死他,弄死他。

你怎么不簡化呀?拍拍屁股,倆人走不就完了嗎?現在年輕的有。我跟你講,邪惡的東西你追到邪惡的頭上去,有人說那這叫頭啊?那西方信仰中的原罪就是這個,夏娃被誘惑了,妲己鉆進一只狐貍把男人整死,不就這個嗎?那就叫原罪。你能說那東西下流嗎?誰敢說?你不是去教堂嗎?你不是在家里念經書嗎?你敢不敢說那東西下流?你下流,你骯臟,你齷齪,你聽完之后有聯想,翻天覆地你折騰,什么都不說,坐在小黑屋里做夢你都想,睡醒了覺,那屋里一塌糊涂,誰知道深更半夜你自個跟自個干嘛了?到處都是這個,有的是。

是不是?這是中共的邪惡現實所謂人文教育當中的很多是高級動物獸欲的教育,它叫人文。為什么?它全落在這塊肉上,缺失信仰的認知,沒有能力洞徹原罪的來處,你就是淫蕩的。所以,你把你這個肉都給蒙上,有那樣的東西,把所有的肉都給蒙上,他娶8個老婆,你說這叫什么東西?他生一大串孩子,這叫什么東西啊?他任意強奸孩子。昨天還是前天在推特上,一個8歲的女孩,一個12歲的女孩,就這樣死去了。

可是他讓那些女人蓋的什么都看不著了,對不對?你說那東西叫圣潔?一切觀念在心里。所以這是在中共體制當中就我個人眼睛里看到的故事。在香港問題上,有著類似的東西。

林正月娥的講話,林正月娥的發言,林正月娥的說法跟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耿爽的聲明一模一樣,有些字都沒改,跟《環球時報》的聲音一樣的,跟香港的《文匯報》一樣的,在12號那天。為什么一樣?12號的晚上,習近平飛到吉爾吉斯斯坦,參加上合會議。據說他夜里10:00多才到,這是網上說的。

10:00多到,而他吉爾吉斯斯坦距離北京的時差,它說應該是兩個時區。兩個時區比從紐約飛到舊金山還近,估計從紐約飛到小石城,我不知道,我這么猜的,或者賭城拉斯維加斯,大概是這么個距離,四五個小時肯定到。那他10:00才到,那你就知道他大概起飛的時間是下午四五點鐘。那個時候,香港開始開槍。

隨后在香港出現的就是林鄭月娥的兩個電視發言。她前頭有一個專訪,專訪完了之后她后面又有一個聲明。而林鄭月娥在聲明中,開始她說了很關鍵的一句話:我個人很付出,我犧牲了個人很多東西。這個話是話里有話的,而我們在不知道更多的背景之下呢,我們當時跟大家說這個話是胡說,你是打工的,特首是你自己往上躥的,OK?你可以不去的,你去躥,你去為了掙這筆錢,這筆錢每個月給她50萬港幣,你是掙工資的,跟外面掃馬路的,跟夜里打更的,跟外頭的警察是一樣的,你呆一個小時掙一個小時錢。

而你作為香港特首這叫合同工,你的合同工是4年,一簽,你放什么拽啊?你拿走工資了。誰給的工資?香港人交的稅。什么叫你個人犧牲啊?自私,貪婪,自戀,就在這句話里面。你上外頭給人家打工去,你跟老板說,老板我個人很犧牲,這老板也急了,犧什么牲啊?我看你就值兩個子兒,我現在給你這么高工資,還犧牲,打起來了,對不對?你掙工資的,合同工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你就應該那么做。

你看做軟件的,你看華為,任正非,你看他們打工的,下面打工的。就這個,你有什么招屈的?這是胡說,不知道自己吃幾碗飯,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但后來一聽呢,話里有話。做出自我的犧牲,她是喊話習近平,因為當天習近平把她賣了。所以習近平在離開吉爾吉斯斯坦之前,跟他相關的人,有人說這是他推后了,因為國事訪問哪有深更半夜去的。他10:00多才到,那作為國事訪問,他是對香港問題作出決定,一邊開槍,一邊把林鄭月娥賣了,我跟大家解釋過的賭命啊。

BBC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駐英國大使劉曉明:中央未指示香港修改逃犯條例》。他劉曉明就是個大使,他有什么權力代表中央?不給他劉曉明授權,打死他不敢說,對吧?他爬到了中國駐英國的大使這個位置上,這是相當關鍵的,他對中共體制的那種罪惡非常通曉,他一定要知道怎么保護自己。所以他講這個話的時間,把時差算里頭,就是在香港12號開槍完了之后,他接受BBC的專訪說出來的。這應該是在習近平離開了北京去吉爾吉斯斯坦的時候。

有朋友說瞎掰,習近平在飛機上不也照樣說?是。他在處理香港問題上,他要跟他相關的人面對面的講話,而這面對面的商量,而這一部分人可不是都隨著飛機,跟他饒世界飛,對吧?能飛的只有一只鶴,那雞長翅膀飛不起來,林鄭月娥屬雞的。《新聞之夜》12號晚上,他正好接受采訪,我不知道這是提前安排的呢,就是提前的一個專題節目呢,還是BBC當時針對香港問題作為英國的主要媒體,對他直接提出的專訪邀請他專訪,這中間是有差距的。

如果提前預播,就是提前早已安排的一件事情是一回事。如果是針對香港的局勢,故意找他的,就是另外一回事。《新聞之夜》欄目中,劉曉明針對香港、新疆和華為等問題,闡述中國政府立場。我覺得這些就是笑話。他級別太低,他沒資格代表中國政府。所以當他代表的時候是被授權的,否則的話,他會很麻煩。

播出后的隔天,他再次接受另外一個專題欄目討論,聚焦討論修訂《逃犯條例》的影響。主持人問他法案會通過嗎?他說我相信法案將會通過。這是一個兩頭鬼的話。他相信能夠通過,壓迫林鄭月娥。然后又說呢,在《新聞之夜》欄目說,數以萬計的香港人,有說香港人口的十分之一,走上街頭,神經被觸動,北京不尊重他們選擇體制的權利。

然后劉曉明反駁說整個事件被扭曲了,這么說是不對的,修訂條例是為了糾正不足,堵塞現行法律體系中的漏洞。劉曉明表示的歪曲事件的本身包括BBC在內。這就跟天安門廣場30年前的大屠殺的概念是一樣的。你們把香港政府修訂條例描繪成是受中央政府指示的,實際上中央政府從未指示要求修改條例。

這次的修改條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起因是在臺灣發生的殺人案。是他主動說了這句話,是他主動說的,不是BBC記者直接問到是不是中央指示的,這個差距非常大。所以他劉曉明是帶有命令,去進入這樣的節目,去闡述觀點,把林鄭月娥賣了,賣完之后扭臉這邊又說,我相信條例一定通過。你林鄭月娥只要通過,在壓力之下,給你的指令是通過,但如果實在通不過,你就是一個被扔掉的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