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人死物亡-南皮縣令(58)

2019-06-16|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人死物亡

清代著名的藏書家、版本學家錢曾在他著的《讀書敏求紀》中記載說:

「明代藏書家趙清常死后,他的子孫把他遺留的藏書賣了。結果在武康山中,人們大白天的就聽見鬼哭。有聚必有散,怎么就那么看不開呢?還有明朝的壽寧侯張巒的子孫,把他死后遺留的舊宅拆賣略盡,只剩下一個廳堂了。后來又把廳堂的木料拆卸下來賣給我的先祖。拆卸的那天,工匠也說聽到大廳的柱子中有哭泣的聲音。

千古癡魂,如出一轍。我曾經對董曲江說,大地山河,在佛家看來都認為是泡影,那些個小小的遺物還值得一提嗎!我百年之后,如果我的圖書器物古玩字畫散落在人間,假使鑒賞家指點著摩挲著說:「這是紀曉嵐的遺物。」那不也是一段佳話嘛,又有什么可遺憾怨恨的呢?

可曲江則說:「君說這話,還是有一種求名的心在。依我看來,活著時為了消遣打發日子,不得不借這些東西以自娛自樂。至于死后,我已經不在了,其他還有什么呢?生前所有的,可以任憑他被蟲子蛀老鼠咬,丟進泥沙。

所以我的書都沒有印章記名,我的硯臺也沒有銘刻留字。 就像那好花朗月,勝水名山,偶然與我相逢,便為我所有﹔待時日已過, 人去煙消,就不再知道是誰家的東西了。 何必要刻什么名號提什么字,為后人計算呢?」

曲江的見識更加超脫瀟灑啊。

-----------------

南皮縣令居鋐

南皮縣令居鋐,在州縣干過二十年幕僚(在古代稱將軍幕府中參謀、書記等,后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員,)對案牘文書官場 來往應對十分熟悉。 每年都有很高的聘金。既然錢多了,就按照慣例捐了個官。 自己覺得當了這么多年的幕僚,做官還不是輕車熟路,小菜一碟嘛。 可等他一上任,不知怎么的, 頭腦昏聵,平日呆若木雞,如果和人爭辯,則會面紅耳赤干著急說不出話來。 面見上級官員進退應對,總是顛三倒四, 令人尷尬。這樣過了一年多,就被以才力不能勝任而彈劾免職了。離任那天,他夢到一個蓬頭垢面的人向他長揖施禮,

說:「君已罷官,我也就從此告別了。」

居鋐霍然從夢中驚醒。一下子感覺心里明朗起來,再不是呆若木雞的樣子了。因為沒有錢,也回不去,就重操舊業,給人做幕僚。 這時整個人又恢復到以前那樣精明果決,判斷如流的狀態。居鋐夢中所見的那個人,是他前世冤家呢,還是韓昌黎所送之窮鬼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