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已”萬劫不復“ 北京須下猛藥止損-更換特首
現在的新聞應該都是在香港,當然像貿易戰、華為問題,人們在討論,但很顯然,更多人關心的還是在香港。而就我個人的角度來講認為,香港所引發出來的事件,其實它的涵蓋度,這么講吧,換個角度來講,2019年共產黨死定了。共產黨死了,那貿易問題還是問題嗎?華為問題還是問題嗎?其實概念就完全不同了。

當共產黨死的時候,到了劫數,到了它的定數,這個東西沒了的時候,它就全沒了,對吧?說你們家游泳池有多好,海嘯來了,你說你們家游泳池好還是不好?道理一樣。在討論半天這個游泳池的水質問題,水的這問題那問題,海嘯來了,哥們連你家都沒了,討論什么游泳池呢?但是在海嘯來之前的任何一秒鐘,人們各自出于自己的利益和他的興奮點,他可能都有充足的理由去討論有關自己后院的游泳池的修建問題。

這就是在我眼睛里看到的華為、貿易戰跟香港的問題。因為香港真正觸及到的是中共政權的根本,真正觸及到的就是這地球上的所有的人,人與高級動物之間的沖突。我根本不想說那叫什么意識形態的沖突,那個東西太窄。

意識形態中,你今天相信有彌勒佛,你今天相信有觀世音菩薩,你跟觀世音菩薩討論討論有關意識形態的問題?當你上廟里燒香的時候,菩薩給你商量商量,在意識形態認識上,我跟你稍微有點差距,這就是笑話。但是在中共的環境中,在馬克思的辯證唯物論中,把人的信仰給扭曲成叫意識形態,從而扼殺掉人的生命的本來。

幾萬人在12號包圍著整個立法院和港府,發生歷史性的沖突。警方發射了150顆催淚彈,是5年前2014年9月28號的兩倍。在這個背景之下,到了12號的深夜,大概在12:00,到了6月13號的凌晨2:00,人都走光了。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鏡頭,我在另外的節目中用了。在推特上傳的,一個女孩子,十七八歲,目測就是十七八歲,拿著一個掃帚在掃馬路,因為幾萬人經過的地方它肯定就很雜亂了。

那另外的人在灰暗的燈光下拍攝的,我用了那個視頻跟大家有解釋,什么叫生命的高貴?什么叫生命的高貴?什么叫生命的尊嚴?什么叫一個利益者在面對事情取舍時他就講說有用還是沒用?當一個站在利益的角度的時候,當討論站在利益的角度去談有用和沒用的時候,就是齷齪的骯臟的下賤的東西,這是顯而易見的。很多人看了那個視頻,就留言了,他留言說哭了。

很難想象,他為什么很難想象?在大陸人的眼睛里根本沒有這種鏡頭出現,也不可能去做這種事情,因為它沒用。所以我在節目中說的很直截了當,有用和沒用,如果你從這個角度去講,一個男人,你可以找無數個女人,個個都有用,因為沒有倆女人一樣的,你為什么不找呢?每一個女人,你的男人會老去,你可以找別的男人,很有用。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講的理由,當在現實利益上你去談有用、沒用的時候,你就是一塊爛肉,沒錯吧?跟你講的完全有道理吧,跟你完全吻合你有用、沒用的,百分之百都超過了你,非常實在。而且唾手可得,這個不成,找那個,因為他反正不一樣,反正也沒吃過,沒有嘗過。

就像休假的時候,去坐游輪了,然后,負責收拾房間的是個黑人,他年齡蠻大,我看他年齡可能比我還大。他說我再過兩年我得退休了,干不動了,但是我現在必須得干,為什么呢?他有三個女兒,一個女兒已經出嫁了,另外兩個女兒在巴黎讀書,在法國讀書,那個費用太大。郵輪是意大利的郵輪,那他就靠收拾房間了。他說我在這個公司工作了23年,怎么怎么樣。我說真不容易,那其中一個女兒在巴黎讀醫學,那多貴啊,靠父親這樣的一種付出。

后來他談到呢,他知道我是從中國來的,他說中國有意思,太有錢了。我說你覺得怎么有意思,他說有一次他服務的船去了東京和上海。他說去了上海,那太有錢了,買東西,好家伙,買瘋了。那個人,都見過世面的人,他就樂,他不會生氣。他說你知道那中國人下船之后那屋里那個臟那個亂啊,簡直是下不去腳啊,他說沒辦法看。他就樂,人家太有錢了,買的就堆起來,那個紙袋就堆起來,他說但是有一點不太好,他說糟蹋糧食。

我說怎么糟蹋了?游輪是隨便吃的,他說你要吃東西,你吃蛋糕吃這個都行啊,你把那東西吃完了,不夠你就再拿嘍,反正都是自助餐嘞。他說中國人不,他說屬猴的,跟猴一樣,咬一口,這也咬一口,那咬一口,滿屋子都是吃的,個個都咬一口,咬完之后就扔了,再咬一口。

后來說屬猴的,我說對啊,共產黨人都說人是猴變的,他當然是屬猴的了,糟蹋糧食。然后他就談到日本,他說到了日本完全不同。他說日本人太高貴,日本人走了之后,離開這個房間之后,給他嚇住了,比他收拾的還干凈。

當你反日的時候,是猴在反人,這就是愛國主義。當你大刀向鬼子頭上砍去的時候是猴在殺人,那是個黑人。在房間,在這幾天的過程中,有兩次我跟他道歉,因為他用人們吃飯的時間去收拾房間,那在吃飯的時間我個人要出去拍東西,又這個又那個,所以時間上就給他打亂了。我說真的對不起,我說打擾你的工作時間了。后來下船的時候,他跟我說你向我道歉,你讓我想了很長時間,因為他是收拾房間的人,你是客人。

共產黨的話客人是上帝,那他是討生活的,他說我想象不到你會跟我道歉。中國人懂得什么叫尊嚴,當你懂得尊重別人的時候,你打亂了別人任何正常的環境,你都應該向人家道歉,而不是你固有的權力。在中共的環境下,太多的中國人失去了這一份認識,你說那有用嗎?還有他說他會記一生的,他說這件事情對他的觸動非常大。

一個人,走過一路,今天有誰還在說王岐山?而在習近平跟他決裂之前全是王岐山。當今天走過這歷史的一步的時候,習近平就像什么都沒有一樣。在人類的歷史環境中,你能留下什么?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德國之聲:香港在淪陷西方也有罪責》。德國之聲就有,它自己就有。它自己的內部的編輯的它的記者,為黨服務的,跟共產黨,用它的話極其曖昧的姿態充實著整個它的過程。6月9號大游行,上百萬人,它沒說什么。等到了晚上沖突的時候,6月9號晚上結束,有了沖突的時候,它說有暴徒,德國之聲干的。激烈的暴力沖突,它的主編在干嘛?什么人?它9號、10號晚上報道的口吻跟《環球時報》一樣。

有朋友說濤哥它為了什么目的?其實都是生命的展現了,我一直跟大家講,我說人家劉鶴談判的時候跟川普說了,500萬噸大豆perday。他說的很真誠,他沒有任何意識自己說錯了。習近平說“精甚”,“精湛”不會說,說成“精甚”,“精甚”擲地有聲。后面有生命在玩他們,玩死了他,讓他覺得擲地有聲,充滿道理,把自己干了,今天展現的是這個。

你不相信,那是他說的,不是我說的,對不對?有人嘲笑習近平小學文化,他小學文化從2012年上臺之后到了2018年他宣布獨裁,這期間那小學生玩得多水平啊,對吧?一個王岐山,一個栗戰書,他們三個人把權力奪過來了,那小學生不把讀書的都給玩死了。為什么一年之前他當跟共產黨一抱大腿的時候立刻就“精甚”了。所以太多大陸人包括反共的,不相信神,不相信自己的靈魂。

他把自己的靈魂當成跟自己被灌輸的思想完全混淆,他沒能力分清自己的靈魂跟自己在學校讀書的知識。知識你裝得再多,你不如北京圖書館裝的多,你就是一個桶。任何知識注入生命之后,那是生命的展現,所以人們把一些特殊的人叫天才。為什么?他解釋不了了。人努力達不到了,他自個兒都知道。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個人覺得這都是生命,每一個個體者要能夠喚醒自己的。

香港市民大規模抗議,德語媒體高度關注,一開始根本沒有。這是后來出事之后是這樣,一些評論員就此話題批評西方政界跟商界面對人權問題的曖昧關系。這哪里是政界跟商界?對吧?政界是騙子,商界是利益。這是人面對高級動物,在反饋自己的做人的價值,這樣的大媒體都沒有能力了。所以你才會看到共產黨是生命,它的魔鬼的力量的這種“娼”盛,“娼妓”的“娼”。

《巴登報》:沒有人反對中國為題表示香港大規模示威無法撼動北京,這座城市的自由價值觀處在危險中,一大原因是缺乏外界的支持。你看,第一,這是中共政權,它分不清;第二,自由價值觀受到威脅時,缺少外界支持。這是表面的環境,對吧?在命運中它是這樣。缺少外界支持,我跟大家解釋過,在巴黎圣母院大火塔樓倒塌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無力感,5月初我就這么跟人家說。

看三個日子,5月13,6月10號,7月20號,前兩個都兌現了。北京似乎還愿意遵守“一國兩制”承諾。這都瞎掰了。中共領導層甚至對西方民主產生了學習的興趣。這都是手段。中國領導人對西方的民主產生了學習的興趣,狐貍進入妲己身體之后,她的爹蘇護問她的時候說孩子剛才鬧妖怪的時候,你沒事吧?爹爹我不知道。那時候已經是狐貍了。

許多人懷著巨大的期望,希望小小香港能夠對中國產生積極的影響。全是利益。小小的香港成為了中共崩潰的導火索,今天已經發生了。北京毫不掩飾擺布香港的政治。這是表面上的。它的經濟早已依賴于中國內地。不是。中共的上層的集團在借助香港往外跑,往外跑錢。你不信?孟晚舟在香港名下有二十幾處房產,有什么信和不信的。你買個房子試試?傻東西,愛國主義者。對于北京的當權者,百萬民眾走上街頭,至多是有些惱人的而已。那中共當局期待聽命于他們香港特區的政府能夠馴服民眾,讓民眾能夠守秩序。

我個人覺得說的相當的軟弱。圖片報道也好,這篇報道也好,在德語不是大媒體。所以《德國之聲》這么翻譯,有著它自己的目的,里頭有共產黨,那叫代言人。我跟大家分享的意思就是說,你能夠感受到在這次事件中,香港的媒體大部分都是親共的。臺灣的媒體被共產黨買的只字不提。

《蘋果日報》是反共的,在它6月9號大游行之后,6月10號,它的老板把預先錄制好的一個兩三分鐘的視頻跟大家說6月17號。《蘋果日報》不得不以付費訂閱的方式,來維持下去,三塊錢,一個月一塊錢,這是象征的一塊港幣,為什么?沒有廣告商給它《蘋果日報》充足的一個金錢的來源。

盡管它的閱讀在全球范圍內上千萬,這就是今天的人類的環境,對吧?一個個表現出正義,那生意人你去幫一下,你把廣告放在《蘋果日報》上,《蘋果日報》有上千萬的讀者呢。他不去,我多傻呀,這是人性的敗落,一樣的。別跟恐怖分子做生意,說當前德國政治太多的目光,是在環保跟氣候上,而對人權忽視了。我個人覺得人權的概念已經非常弱,人權的概念是在利益的基礎上說話的。就像我剛才說的,《蘋果日報》面臨的難處就是非常清晰的。

另外一篇,這是美國之音的:《抗爭者密切觀察當局的動態》。就現在來講,星期日民眾將舉行第二次大游行,通知已經發出來了。而香港的立法會跟港府全都關閉,這個周一直關閉。所以這是一個答復,這中間的時間,應該講是林鄭月娥跟堅持派議員和中南海之間的溝通,這是顯而易見的。

那這件事情只有習近平個人擔了。金鐘地區港府立法會行政長官辦公室沒有昨天的人山人海景象,一切都恢復正常。那特警依然在把守,而金鐘站關閉。民主黨發表聲明,稱林鄭月娥政權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向香港人開槍,鎮壓和平示威。在星期三晚上林鄭月娥的三分鐘的聲明中,里面已經顯示出,她自己意識到她很可能像董建華一樣,被中共、被中南海出賣,得了香港腳而下臺。香港腳就是腳氣,香港腳是那個地方的環境是人人都有那個可能,都有這種威脅了,大多數人都會腳癢癢。得香港腳下臺,這是董建華當時開玩笑的地方。但那是真的,董建華是那么想的。

國際特赦發表聲明指責了香港警方的做法。那會怎么樣?星期四上午部分包圍立法會的學生依然在立法會外面,非常有秩序的清理和保管剩余物資,包括急救藥物器材,比如生理鹽水,這是在推特上完全可以看到的。一位學生說:我們今天收到的消息是,今天明天不會有任何會議,我們把物資保護好,看下一步會怎么樣?整個在香港的教師協會宣布大、中、小學生罷課,本周不上課。所以我們就看事情的過程了,其實相當程度上在等著習近平表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