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特區自作主張? 北京否認指示香港修例

2019-06-13|来源: |标签:香港立法會 《逃犯條例》 

今天是13號,香港的立法會跟香港政府持續關門到今天和明天,整個這個星期關門。

香港的教師協會宣布大中小學生罷課,整個這一個星期不上課。罷課直接帶來的結果是6月12號,震驚全球的,可以講說是5年前2014年9月28號,當時的場面的一種再現。但現在看的狀況遠遠超過那個。在當時放了73顆催淚彈,這一次它放了80多個。而這一次事情的發生是在白天,是6月12號下午3點半開始出現的,大概整個過程持續到下午6點多,基本結束了。整個沖突結束,但是場面非常火爆,非常的激烈。也就變成了世界各大媒體的重大新聞,世界幾乎所有大國的領導人都講話了。這樣的抗爭,這樣的做法,所有人把事情盯在了林鄭月娥身上。

林鄭月娥在當天晚上7點半,放了一個專訪,無線電視專訪了她,7點半專訪放完之后,8點鐘她發表了3分鐘的聲明。按照香港人的說法,她龜縮了一天,這個詞,據說廣東話也是罵人的。在北方人的眼睛里,龜,王八。龜縮的概念,就是王八腦袋縮了頭。這話在北方男人的眼睛里,這是極其罵人的一句話。

人家就這么寫的,我不是香港人,我也不是廣東人,BBC也這么寫,蘋果日報也這么寫。所以這事人就這么說的,說她龜縮了一天,放了個視頻,3分鐘。她放的視頻的3分鐘,扮演的角色是30年前8964時的李鵬,暴徒沖擊政府,危及整個香港人安全,危及社會安危,沖擊社會穩定,堅決予以打擊。

6月12號發生的事情是暴亂,這是她的原詞。

在我個人的眼睛里,一點都不吃驚,跟大家早講過,你放心,習近平說了一個方得始終,他不說死共產黨他絕不是習近平。他知道說死了,所以在2017年十九大他說完之后,再也不敢說了。他改了,他就不敢說方得始終。終,終止的終,共產黨在當初成立的時候,共產黨在四九年所謂建政的時候,那是始。方得,開始已有了,只剩下終結了。

而林鄭月娥扮演的角色,這一次所謂的叫什么遣送法規,修立什么的,說了半天就是兩個字:送終。

全世界所有的人,居住在香港的人,在香港工作的人,你拿著美國護照加拿大護照冰島護照,你拿著南極護照北冰洋的護照都沒關系,只要你過境香港,只要你在過去時間里,說了一句,共產黨是魔鬼。那共產黨就可以有權力要求林鄭月娥在你進入香港機場的那一瞬間,抓了你,然后透過港深澳大橋,10分鐘給你送到深圳。這段法律的惡劣在于它威脅整個人類,把所有人置身于共產黨的邪惡之下,而它更大的意義在什么?所謂它叫送中(終)。運動什么?反送中(終)。

早跟大家解釋過,《西游記》里面孫悟空找師父,碰了個砍柴的,念了一首詩,他就找著他師父了。后來人說,那砍柴的根本沒有,那就是菩提老祖變的。

在文化中,文王尋找飛熊姜子牙,先聽的是山歌,樵夫。哎呀,你是神仙。那樵夫說,歇了吧,我很苦,有個老頭,教了我這么首山歌,民謠,說我苦的時候,就說說,就管用。所以我剛才就很苦,我就說了說,就管用。我砍了柴,賣了柴,買了米,回家奉承老母親。這就是文王跟散宜生碰到的第一個。

騎著馬又溜達,一群打漁的唱漁歌。哎呀,這神仙一定在漁歌里,在這打漁的里邊。文王下了馬就找。漁夫說,你別別別,我們生活太苦,有個釣魚的,那釣魚的老頭挺邪門,弄個線往里一扔,也沒鉤,他就整天坐在那兒,你說他煩不煩?他教的,說我們生活太苦。

想找姜子牙找了三次,第三次才碰著。

三顧茅廬找諸葛亮的時候,他也是去了三次,為什么?事不過三為什么?天地人。

在我眼睛里,咱就算不知道瞎悟,是這么回事。請神仙,請這樣有使命的人,諸葛亮有使命的人,姜子牙也是有使命的人,他們的使命來自于神仙,你要請他,叫改天換地新人類。

所以人間的王,要請三次。這邊還瞎解釋呢,什么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那是混蛋王八蛋說的話那是。那是傷害在中國生命傳統文化中的傳統。一句話,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你罵了天,辱了地,而且還損了自己。

回過頭,全世界的人為什么都反對沖著林鄭月娥去?因為林鄭月娥只要一通過這個法律,把所有人給弄在共產黨的法律之下了,所有人都反抗,全人類反中共。這是這件事情的真諦。所有人類反共產黨,從而不接受香港的這個做法。

如果換個角度來講,它背書的是美國人,可能很多人說,快通過吧,我們就解放了。所有人說,香港通過這個法律,以后就給轉到英國去了。英國那是封建王朝,還養著好幾個皇室,你看那皇孫一出生,他就有錢有地有媳婦有老婆有孩子,他想干嘛干嘛。穿的漂漂亮亮的就是工作,在外頭一露臉就掙錢。那家伙,你說這么一個不勞而獲的,它是民主體制。

你就知道共產黨的高級動物的理念之邪惡。共產黨的進化論,把人稱為高級動物,營造的法律是服務于高級動物跟勝者王侯敗者寇的這種叢林法則的原則之下,所有人都將被它蠶食。這是這條法律的根本。

我跟大家解釋過,九是生門,是人覺醒的,6月9號上百萬,6月12號,1、2、6加起來是一個9,12加6,18兩個9。6月12號,三個9,天、地、人。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香港立法會繼續取消為<逃犯條例>修訂進行二讀》。

12號干定了,就是整個立法會取消了。后來到了13號,今天早晨拍節目之前我看那個立法會的主席跑馬會去了,去賭馬去了。賭馬的時候,坐著自己的坐騎,然后兩個警察保護他。蘋果日報拍到的他的照片。

所以取消二讀,相應的變成了概念當中12號的整個的過程,應該講成功了。而在11號到12號的夜里,非常感人。12號出來的所有人,都是年輕人,幾乎全是學生。只有一組兩張照片是上了年紀的人。上了年紀的人拿著水,面包,火腿,騎個那在當地不叫三輪車了,就跟當年的陳強一樣,去給這些孩子送吃的。陳佩斯的爹跟陳佩斯在30年前在京城就干這事,他們家住東城,東單那邊。可能他們原來都是中央戲劇學院掛靠的單位,宿舍在那頭。他們騎平板車到那兒去。現在看到的老人是一樣的。普通的人到周圍的便利店,買了水、面包,買了隨時吃的,就往那一堆。所以剩下的真正在前面的全是年輕人。而11號夜里到12號凌晨,徹底幾千個年輕人在金中外頭,在立法會跟港府的外邊,唱圣歌。

在5月初,5月10號,川普對中共采取那2000億進口產品加征25%關稅之后,我跟大家說過,你將看到6月10號,你將看到人們的無奈,人們對神的祈禱,跟巴黎圣母院跪在街頭的年輕人一樣。

有朋友說,濤哥你這預言……。

我沒資格。你拋棄個人的私利,你都看得懂。你就知道這東西變不了啦,就這么著了。而這個過程,巴黎圣母院著大火,年輕人祈禱的過程,是回歸神的過程,在喚醒自己靈性的過程。

昨天6月12號的故事是一樣的,完全一樣。因為他對壘的是高級動物,是一個純肉身臭肉的欲望的下賤者。它的殘暴,它的虐殺,人之妒嫉,男女之情殺,在人的現實環境中,表現出極其殘酷的做法,它們就是那個。中南海跟這個金中表現出來的權力者就是這個。

所以在香港這個詞說林鄭月娥跟她的建制派議員叫做龜縮,這個詞用得很恰當。

朋友別樂,說濤哥罵人。

我沒有罵,我罵高級動物。

這都非常巧妙的,它就在隱喻中。就象剛才說的,為什么找能人都到村里,到山上去找啊?真諦在民間,神仙在民間,絕不在官場中。有錢人修行駱駝穿針眼,不是原話,師父老早就告誡過。所以權力的人,利益的人就是這樣。

所以它現在的概念在我眼睛里就是生門了,所以6月12號占了三條九,它這事做成了,是人們覺醒的過程。

【立法會秘書處約于今天早上11時發出緊急文件,指原訂于12日舉行的立法會會議不會在今天(6月13日)舉行。】

她一直要在13號偷偷弄來著,這個事其實很容易流產。在我眼睛里,其實它為什么能夠促成這樣?立法會建制派的人,是占多數的,他只要去讀就能成功。但上百萬的香港人出來,和學生們以自己肉身之軀,去阻擋這一份邪惡的時候,建制派的人各個是利益上的下賤者。那個時候,為了他個人的利益,他是在香港本地的,無論他在大陸有多少生意,他的家他的基礎在香港,他要顧及到各個有名有姓有張臉,他出門的時候他知道,他將置身于整個香港人的唾棄之中,這個時候誰都不愿意承擔賣港之賊的責任,他們自然就分裂,一定的。

靠錢買的女人,你信嗎?靠錢買的小鮮肉,你信嗎?在所謂的一次中國人講的什么情人節里面,一個婆娘養了個小鮮肉沒給她買花,沒給她買禮品,這個婆娘可吃著這塊鮮肉呢,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了這個小子99個嘴巴,這小小子沒敢挪窩。建制派的有一個算一個,就跟這婆娘一樣。兩個人都那樣了,她花錢養著那男孩子,還扭臉遭她的打,建制派彼此之間的關系就是這個,扭臉就翻臉。所以這是一個沒有靈魂只剩肉軀之后,一個生命的正常反應。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對蘋果日報稱,取消大會的決定正確,是昨天示威者成功阻撓立法會開會所致。她又稱,由于立法會今天繼續不開會,因此泛民不會呼吁市民包圍立法會,但市民仍有示威的自由意志。

民主派重申,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需要無限期暫停會議,直至特首林鄭月娥撤回修例為止。】

所以它只要不開會,這個事就流產了。或者建制派的人只要不到場,它得必須三分之二的人數在立法會通過,它才成為法律。老差一票,它就過不了。所以對建制派的人,這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他們要聽北京的。

現在看,應該說香港人干成了。

網上另一篇文章:《香港特區自作主張?北京否認指示香港修例》。

習近平把林鄭月娥賣了。這就是我剛才說的,她是利益的人。

【香港特區政府暴力驅散反對送中條例的示威者,引發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和遭到輿論譴責。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本周三(6月12日)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明確表示“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

就要這句話。在頭一天,6月11號,外交部發言人明確說,北京如何如何。所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黨國的控制之下,香港是它的行政隸屬地。香港人無論你怎么解釋,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區域在國際法規當中所確定的。這件事情最大的意義是香港人救了中國人。

在中共控制的土地上,100多萬人站出來向中共政權說不,給予了神一種理由在未來的災難中可能會伸出手來去幫。

這是我個人的理解,它的意義就在于,中共政權的國土之上,出現了100萬香港人向共產黨說不。通常民間的說法,站出一個人后頭有100個人,那就是1億人。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