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香港】時事大家談:反“送中”全球開花,百萬港人向北京說不

2019-06-11|来源: 美國之音|标签:反“送中”全球开花 百万港人 北京 

繼雨傘革命后,香港星期天再次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政府修訂“引渡條例”。這場反“送中”游行甚至蔓延全球,從紐約到倫敦,從臺北到悉尼,都出現聲援香港的呼聲。

“引渡條例”為何激發港人的擔憂與憤怒?在主權移交22年后,香港的法律制度是否已然崩毀?一國兩制是否已經死亡?港人的怒吼和反“送中”全球開花,能否改變現狀,震懾北京?

參加討論的兩位嘉賓是:獨立時評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獨立時評人,執業律師桑普

立法會外的公共區域已經關閉,有警察查看過往行人物品,立法的主席說,表決很有可能也會提前到下個星期四,而不是6月27日。這一連串的發展會給香港帶來什么沖擊?

桑普說今晚的香港就是有網絡認識號召包圍立法會。眾所周知,在6月9日晚上在立法會爆發警民沖突。在金鐘地鐵站,有很多年輕人被警察包圍,貼墻罰站。桑普說他是尊重和平非暴力的抗議形式的,但是他也知道很多人選擇不同的方式,他也對此希望這些人平安。

今晚可能會有沖突,金鐘已經擠滿了人,人已經開始蔓延到旺角和中環一代。警方也可能會故意挑起沖突從而開始鎮壓。明天從十點開始,大會呼吁香港市民理性集結在立法會周圍,在審議條例的時候,有人站在一起來抗議。現在最大壓力應該在香港政府和北京政權。

主辦單位稱,這場反“送中”大游行打破紀錄,有高達103萬人參加,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一場游行。為何“引渡條例”會激發這么多港人的關注甚至憤怒?

桑普說以前香港人一直渴求民主和普選,現在是一直擁有的免于恐懼的自由,也要被剝奪了。中國和香港的司法區隔被打破了。很多機構都想把辦公地搬到東南亞和臺灣。下一代怎么辦?中年人老年人有腳有錢可以離開。可是金鐘那里的年輕人怎么辦?這么多人關注,就是這個原因。

CNN報道說,星期天的抗議不僅規模龐大引人關注,游行示威者的構成也引人注目。2014年雨傘運動主要是學生領導的,這次參加反送中游行的卻是來自香港社會各界,包括律師、商界人士,還有第一次參加抗議的中年人。怎么看這次游行的龐大人數和構成背景、其代表的意義?

小民說香港之所以成為很多人向往的地方,或者說,香港市民引以為傲的就是他們的法制環境,有大多是人向往的自由。這個自由不是中共賜予的,是他們一直擁有的。這次條例已經觸及到香港人的自由底線,威脅到所有人的安全和香港的前途。越是精英人士,越有危機感。

送中條例的威脅比爭自由、爭普選要大得多。不僅大批的精英會被迫離開香港,很多公司也會離開,香港作為金融貿易中心的繁榮可能會不復存在,這當然會導致香港各界都會站出來抗議。其實這次也有宗教人士加入抗議。

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到底是什么,修法后對香港民眾,甚至在香港的外籍人士會有什么影響?送中條例的打擊點可能是哪些人?

桑普說我們可以很理性的從法律角度進行分析。除了“送中條例”的稱呼,就是把人送到中國去;“逃犯條例”還包括“充公條例”,就是人還在香港,但是可以把錢拿走。

修訂之后的結果就是中國的檢察院和司法部門,他們蓋章之后,拿著文件來到香港之后,香港這邊做一個形式上的審查,也就是不涉及有無罪過的判斷。現在有貪污賄賂、偽造文件、叛變等三十幾條罪行被列入其中。

大家知道,罪名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是否有一個公平、公開、公正審判的環境。中國是什么樣子?這里不必多言。即便現在香港政府推出一個“額外保障”,就是公開審判、無罪假定等等,但是這有用嗎?中國也有,但是不做又有什么用呢?

香港法院是依法辦事,不是以政策辦事的。如果法律沒有香港法院任何實際審查權的話,整個過程不會有任何立法會的參與,把一個人抓起來、供出其他人,這就很容易了。當香港和上海、廣州沒有區別的時候,一國兩制就完蛋了。

記者無國界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中國當局多次表明,不需要任何堅實理由來懲罰批評聲音。如果香港通過這項修法,北京就不需要通過綁架,可以隨意抓捕在虛假指控下,北京希望他們噤聲的任何人。” 強迫認罪、酷刑、秘密審判,中國的司法制度能不能被信賴?一些持不同觀點的人批評,這是港人“逢中必反”的表現。不論修法是好是壞,只要與中國有關就要抗議。

小民說“一國兩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兩個制度的根本對立,如果把這個法律隔離打通了,一國兩制就不存在了。

“逢中必反”是對香港市民的污蔑,完全忽略掉香港市民的自主性、獨立判斷力。中共制定的法律和政策往往是出于一黨私利,是違背香港市民利益的。人民不得不反。香港的司法界大概有3000多人參與了這個游行,抗議修法。法律人士對修法有最專業的判斷,由此可見。

香港泛民議員在立法會缺乏人數優勢,未來香港有爭議的法案,是否都會出現民眾以上街抗爭的方式來表達民意?

桑普說事實上從立法會主席宣布限66小時做出審議通過條例來看,這件事是硬干的。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立法會里民主派是少數。6月9日十點游行結束后,11點07分,特區政府發出聲明,即便有103萬市民出來,也不會撤回議案、不會延期審議;同時自由黨和新民黨也發表聲明,說會支持議案。

以后怎么辦?無論通過與否,這個機制本來就很有缺陷。今年11月會有區議會選舉,明年有立法會的選舉,選民要投票,事情才可能會翻盤。只有議會里的民主派占位過半,才會有可能做出改變。桑普在這里呼吁香港市民要積極注冊投票。不是有希望采取行動,是有行動才有希望。經過2014年后,特首可能不會再民選了,但是香港市民要保住僅有的立法會。

2003年就是因為有50萬人上街游行,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到現在也未能實施。這次游行能改變“逃犯條例”的修法嗎?

小民表示他不樂觀。2003年是有它的特殊情況,當時的中共也沒有現在的習近平這么強硬;香港的自由黨臨陣倒戈,丟失關鍵的8個議席。這次自由黨只有四票,頂多有三票可能動搖。

中共現在對香港的控制已經大大超過2003年。民意及天意,中共竟然以卑鄙手段剝奪香港市民民選出來的議員。這種情況下,有多少人上街對中共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或許以后會有機會,但是從眼下來看,目前的局面很難打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立法事務”。《環球時報》說,“反對派勾結西方撼動不了香港大局。香港反對派這種挾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與落實‘一國兩制’這一主題背道而馳。 從歷史的大視角看,上述這些勾結活動和由此制造的波瀾都是些無聊的泡沫。”

北京是否預期到會有如此多的香港民眾站出來?小民說我們需要知道,香港能夠被國際社會高度接受,最重要的原因是香港是國際經貿中心。這個條例威脅到香港作為經貿中心的地位,這里有很多外籍人士,這個條例威脅到他們的生存安全,他們當然會站出來表示關切。

另外,中共把香港市民冒著酷暑游行的行為說成是“受外部勢力的影響”,可是香港市民不是“不明真相的群眾”,他們可以看到所有的信息,這樣說他們是對他們的污蔑,是不敢面對香港市民,只能對此指責為“外部勢力”。

桑普說現在根本不是林正月娥在推動修法,是中共。美國在香港的政策法很可能會被修改或者取消,甚至被用來懲罰香港的這個情況。

為什么呢?因為美國在1992定例,給香港特別的關稅地位,前提是香港必須是充分自制的情況下。如果香港沒有自制的話,關稅就回來了。香港市民的免簽簽證,也會被改變。這就是為什么現在是存亡時刻。

桑普說香港的確是中美博弈的重要火藥庫。美國也想保住香港,但是保不住的時候會不會保住臺灣,放棄香港?有這個可能,但是也有另外一個可能,如果香港市民能夠證明他們和香港政府、中國政權不一樣的,那么還是可以爭取到海外支持的,現在也有很多人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還有幾天就見分曉。

有媒體形容,這是捍衛香港的“最后一次斗爭”,無論成敗,都必須展現香港人的良知和勇氣,香港人做到了嗎?

小民說毫無疑問,香港人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很多香港人并沒有想過結果會怎樣,即便失敗,也要站出來。香港有百萬人站出來,這不是個別香港人的狀態,而是香港市民整體的良知和勇氣,感染了無數的中國人和世界。

現在看,兩邊都沒有什么退路。對香港人來說,是生死之戰;對中共來說,這是榮譽之戰。但是中共的榮譽恰恰建立在人民的痛苦之上。

桑普說這么多年來,他很少覺得為自己是香港人而自豪,但是這次他感覺到了自豪,這次展現了香港人的良知和勇氣。希望社會各界支持香港。希望大家都能從自己做起,這兩個禮拜為香港的生存努力。

更多精彩內容,請收看2019年6月11日《時事大家談》完整版視頻。

時事大家談是一個自由論壇。嘉賓和觀眾聽眾發表的都是個人觀點,并不代表美國之音。

視頻: 反“送中”全球開花,百萬港人向北京說不 (VOA)
記者:鄭裕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