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蔡英文強調“一國兩制”在臺灣絕對不能接受

2019-06-11|来源: |标签:蔡英文 “一国两制” 台湾 

6月9號香港大游行這件事情沖擊著世界各大媒體,但是,在西方媒體中有個習慣,星期日都不上班,只有留守的一些記者。給我的感觸,西方社會挺冷漠的,說實話,有它的客觀原因,各自都關心自己的事情。你比如說加拿大多倫多,多倫多猛龍隊NBA,有機會在10號晚上,對不起我的節目提前錄,他還沒打球呢,那他完全關注在猛龍隊是不是第一次拿到NBA的總冠軍,他根本看不到香港的報道。

BBC有現場,但跟進相當晚,給我的感覺時間上都相當滯后。游行在2:20就開始了,那更多的恐怕就是幾個,我們能看到的就是《蘋果日報》《大紀元》《希望之聲》。

《自由亞洲電臺》有跟進,跟進的相當的弱,從它的轉播的概念來講,你可以看到這個設備相當落后,因為太花花了。

《美國之音》有,但非常單薄,所以給我的感觸相當深刻的。

當然在后續的時間里面,大概游行在快結束的時候,人們意識到有103萬人,就是遠遠超過50萬人。因為警方在下午的時候,大概五六點鐘的時候,他說應該超過了30萬。香港警方公布的數字,你乘以4,這是基本上真正的數據。

在6月4號維園的時候,今年六四燭光晚會,他說有3萬多人。那維園坐滿了,是18萬人,那是固定的地方,固定的尺寸,所以很有趣。所以在當時香港時間大概下午6:00的時候,當港警說大概有30萬人參加的時候,很多人還在維園等著,在維園沒出發的人就有18萬。所以當時大家說有120萬,肯定有120萬。

我個人也認同有人說有150萬,這個數字會非常難統計。在這個背景之下,西方媒體才出現,意識到這是個歷史性事件。那比較荒謬的呢,就出現在臺灣。臺灣一位總統競選者,參加總統競選的人,被媒體問到說你如何看待正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他竟然說:啊,發生什么了,我不知道。

我相信對他自己打擊將是空前的,作為在要去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人,這種自我表達,幾乎所有媒體都把他貼成共產黨標簽,他一定是共產黨代言人,因為當他說不知道的時候,就跟中共《環球時報》的老板說話是一樣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對不對?他為什么說不知道?

第一個問題來的太突然。

第二個他不知道應該怎么答。挺丑陋的,我個人覺得是小丑,很可笑。如果臺灣人再去投他,再去選擇他,你問問誰在投他?誰在選擇他?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事情,那是103萬香港人向共產黨說不,對吧?

我們講清楚我個人認為政治是狗屁,當他說出不知道的時候,自己把自己當成狗屁,他說的不知道,不是咱說的,是不是?這個事兒,所以你別跟我說,濤哥參與政治,政治是狗屁,甚至連狗屁都不如,它那個道理就在這兒。這種事情的發生,你說不知道?你又想競選總統,中華民國總統。不說你是地下黨員,不說你是共產黨員就不錯了。

但他說的,他自己說的,所以,對很多人在我眼里垃圾,就是一堆臭肉的垃圾。你看人死了之后,人們在處理死人的時候立刻就跟垃圾一樣。無論這件西服它多值錢,誰去拿死人的西服?有。有切手指頭拿戒指的,很少拿衣服的,對吧?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大游行:臺灣人的警醒與沉默》。臺灣人的警醒與沉默,幾乎都是這么一講,臺灣人的概念。我以為香港的做法,香港這100萬人在對應著所有中國人要如何看待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的正統性,中華民國存在的歷史的這種承載,完全顯現其中。

那今天中華民國的國民在選擇什么,其實中華民國的國民,他有著一種歷史性的,就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性的承擔。這一份承擔就是,這一條線根本沒斷過,中華民族的傳統從來沒斷過,這是他延續的存在的價值。

相對比下來就像在香港出現了103萬人來抗爭中共政權,但在正常的法理的角度來講,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屬的領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上,在6月9號這一天有103萬法理上的國民在抗爭著政權。道理是一樣的,那是一種希望,那是生命的希望,這是正與邪的對壘。

6月9號103萬人走上街頭,與香港一海之隔的臺灣,多名政府官員表示支持香港,反對實施一國兩制,除了《中國時報》,6月10號各大報皆以頭版的方式大幅度報道香港游行。這是BBC報的,我個人覺得很滑稽。《明報》《星報》都亮了底牌,自己是共產黨的人總統蔡英文兩次發表談話,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自由不再理所當然,呼吁臺灣要深深警醒;行政院長說臺灣不能為了小利而步香港之后塵。

利益,這是關鍵的問題。香港街頭大游行,有人揮舞著中華民國國旗,也有人舉著象征“太陽花學運”的向日葵。國旗,中華民國國旗我有看到,在游行的前面,隊的前面。參與者有不少在香港工作的臺灣人,有人就表示支持香港僅存的民主活動站出來。他擔心臺灣不久也會成為香港,說出了部分人的心聲。

“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林飛帆,已于6月10號夜間在香港在臺經貿辦事處聚集聲援香港人。我個人覺得關鍵的問題就是,你要看到中共在香港的做法,而壞人永遠存在,惡人永遠有,因為惡的源頭是撒旦,對吧?各個層面都會有惡的,因為那源頭高,那惡的跟這個環境本身相生相克的并生存在。

同一個環境,惡的時候,被邪惡控制的時候,惡人自然出頭,這就是林鄭月娥的使命。那在惡人的出頭跟權力的展現的時候,對應著相應同在同一個環境中的人,正常的人會受難。而受難的過程是自己重新回歸神的過程。回就是回扣自己生命的來處跟尊嚴的過程。我眼睛里就像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一樣,是一個升華的過程。

臺北市長柯文哲稱,一國兩制如果是香港模式,臺上講,臺下臺灣人都跑光了。韓國瑜9號向媒體表示:“不清楚,不知道”。我剛才不知道,我只是看到那個消息,這人報道說韓國瑜自己說不清楚不知道。引發批評,第二天中午韓國瑜另發聲明稱,對臺灣的民主和人民充滿信心,大多數臺灣人都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無論成功失敗都不適用于臺灣。有些東西很麻煩,我覺得有些東西很麻煩。站在善上,人們一定站在靈魂上。站在惡上,一定站在利益上。用自己的欲望去控制自己的欲望,你把天下的涼水都喝干了,冰塊兒都吃干了,你也是一個欲火焚身、欲望難填的東西。

蔡英文強調“一國兩制”在臺灣絕對不能接受。而賴清德表示聲援香港,譴責中共政權遏制香港言論自由,要求中共政權停止此暴行。這應該是蔡英文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中登出來的照片了,我沒注意是在臉書上還是推特上。重要的國際媒體今天都在報道香港反送中大游行,關注自由、民主、人權,非常關注大游行。而臺灣不例外,同樣支持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人權。

自由像空氣,只會在窒息時,才會發覺它的存在。國民黨總統初選者表態支持香港,今天的香港永遠不會成為明天的臺灣,因為我們從沒有將“一國兩制”作為選項。另外一個人郭臺銘則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失敗的。那這里面在很多背景之下是有一種選擇的,對吧?那在政客的嘴里面,欺騙是正常的,承諾也是正常的,這就是政客,取決于他的關鍵,取決于生命的取舍。

舉個例子,川普無論在美國政壇,美國社會中對他爭議有多大,他在初選時作出的承諾,他在一一兌現。

103萬人抗爭,在臺灣有超過百人在臺北舉行聚會,在我眼睛里應該說人數很少了。因為在全世界25個城市,都有著不同的人聲援這次“反送中”。在芝加哥可能出現了上千人。唯獨親中立場的《中國時報》將內容放在內頁的第9版,并以不到1/4的版面報道此事,標題稱:“警方指24萬人參加”,“要求撤回修法,港辦反送中大游行。”這些媒體它們是被中共控制著的,它們同樣受控于王滬寧,那在這種情況下,它們就沒招了,自己就把自己只能曝光了。

同一集團的《中時電子報》發布了游行的新聞,但是呢,內容在6月10號上午從官網上下架。那《中天新聞》根據內部消息說6月9號沒有任何相關的報道。而臺灣卓越新聞獎基金會的人說這是不可思議的,這么大的事情如此處理,為什么這么做?我覺得有什么叫為什么這么做呢?她還提到還說,完全違背新聞原則。沒跟你說嘛,專業人士在有關看待中國共產黨邪惡生命的角度來講他顯現出來的那種不專業性,我覺得不專業性,什么叫新聞原則?它的生命是惡的,是下流的,叫什么新聞原則?所以很多文化人,站在人的利益的角度和社會的角度,在面對中共政權時,把它當成一種政黨去看待的時候,我覺得就是一種自我的殺滅,自我的殘害,自我的一種嘲諷。

我沒有任何對這個人,對他個人如何。他的立足點,他的基點,在看待共產黨時,他竟然表現出他不能接受那些人面對這件事情的沉默,但同時卻表現出他對邪惡中共根本沒有生命的認知。她提到香港將要進行大選。她也提到說,韓國瑜在當天受訪時說不清楚,也代表了某一群體的聲音,部分臺灣人選擇不重視或者不在意。我個人眼睛里,你就會看到,我在另外一期節目中說,從6月10號開始到7月20號,很多人會經歷痛苦的過程。

我個人覺得痛苦的原因就是類似的說法,他沒有能力認識共產黨的邪惡。而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就像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在這個塔樓倒塌之后,人們發出絕望的聲音,看到了沖天的大火,無能為力,只能跪在地上。有認識的人,有生命警覺的人跪在地上去唱著圣歌,而沒有這種生命警覺的人,在發表著各自的高見,很愚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