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挑戰美國——中國的軍事戰略意圖

2019-06-10|来源: DJY|标签:中共军事 美国 

最近中共的外宣官媒開始鼓吹,二十多年里建成與美國相匹敵的航母艦隊規模。軍方在追求軍事崛起,而當局背后的稱霸企圖也彰顯出來。這是在追求一種過時的軍事進步,其思維沿用的則是陳舊的海戰戰略。軍事崛起最大的障礙其實是財政困難,最終軍事崛起口號可能只是為國內的民族主義政治動員提供燃料而已。
一、外宣官媒的三個新看點

中美談判泡湯之后,今年6月6日,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屬下在境外發行的《多維CN》期刊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中國第三艘航母揭面紗,北京軍事崛起愈發清晰”。在關于中美談判是非爭辯的一片譴責聲中,這篇文章可算是“異軍突起”,放出了截然不同的論調。其中有三個新看點,都是過去這一年多以來極少出現的,而其中的意涵更值得思考。

看點一,軍事崛起。以往中國談崛起,主要指經濟領域,而中美談判期間,為了緩和氣氛,北京基本上停止使用崛起這個詞了。這次重談崛起,并不是重復過去的經濟崛起口號,而是擺出了軍事崛起的高姿態。一般都認為,中美談判失敗后,美國大幅度提高關稅,會給中國經濟帶來相當影響,李克強也在國內提出“過緊日子”。在這樣的背景下,官媒為軍事崛起造勢,可能不見得只是一種“大話唬人”。

看點二,要形成6個以上的航母編隊。該文表示,按照中國的航母建造計劃,“21世紀中葉躋身世界軍事強國時,可能形成6至10個航母編隊的規模”。航母編隊指以航母為核心的遠洋海軍戰斗群,每個編隊包括航母、大型護衛艦群、潛艇、油輪等,艦載飛機則包括攻擊機、預警機、電子戰飛機等。這樣的多個航母戰斗群之規模,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國擁有,也就是說,中共計劃把海軍擴張到與美軍相同的規模。

看點三,南海諸國需重新站隊。這篇文章指出,“南海諸國經過近代殖民戰爭和兩次世界大戰,已經完全脫離對中國的安全依賴而轉向美國”;如今,“中國展示力量”,“具有不可控性”,“鄰國的憂慮實為無法適應百年后中國崛起的必然反應,而非基于現實”,“南海諸國”的“心理調適”,“是無法避免的”。這相當于對南洋諸國發出了“重新站隊”的告誡。
二、過時的軍事進步,陳舊的新思維

多個航母艦群的大規模海空對戰,始于太平洋戰爭,終于太平洋戰爭,日本的聯合艦隊消失了,美國的航母艦群則一直用到今天。但是,美國航母的軍事功能早已發生了重大變化,變成了主要是對遠距離外地面和空中目標的海軍航空兵兵力投射。這種變化不僅僅因為世界上沒有了航母大規模對戰的挑戰國,也因為現代武器和電子戰大大削弱了航母大規模對戰的效力和威力。在空中遠程發射、潛艇水下發射和水面艦艇發射的多種導彈的威脅之下,航母很容易被攻擊,而艦載戰斗轟炸機對航母投彈攻擊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航母在戰斗中的安全,更大程度上要靠電子戰效能來保障。

由于二戰以后美國承擔了國際安全的維護職責,從冷戰時期到冷戰后中東地區的種種威脅,使美國海軍一直保留了使用航母艦群投射兵力的傳統。也因為美國承擔了這樣的任務,英、法、俄等國的海軍就不再建設大規模的多個航母艦群,而只是保有有限的小規模航母編隊。當然,維持大批航母編隊之費用昂貴,也是英、法、俄等國望而卻步的原因之一。一個國家不管其國力如何,倘若沒有經常性地向遠距離外的地域投入海軍航空兵兵力的需要,維持象征性的航母兵力就足夠了。

中國準備在未來20年內建設6至10個航母編隊,似乎是在追求一種過時的軍事進步,其貌似大膽敢想的思維,沿用的則是陳舊的海戰戰略。太平洋戰爭之前及期間,日本的聯合艦隊建設了一度超越美國海軍的多個航母艦群,其目標是消滅美軍的太平洋艦隊,奪取對太平洋的控制權。二戰已經過去70多年了,諸如中途島海空戰、圣克魯斯海空戰、馬里亞納海空戰那樣的航母對戰,早已被歷史之手翻篇了,也被當前的現代武器和電子戰所否定。如果說,太平洋戰爭時期日本海軍敗于美軍,很大程度上是敗在國力懸殊上,那么,今后如果再發生航母艦群對戰,技術領先的一方無疑將操有勝券。中國與航母艦群運作以及和航母作戰有關的知識和技術,不是來自美國、烏克蘭,就是來自對日本海軍在太平洋戰爭期間軍史的研究,不僅僅是書本知識,而且遠落后于現實。顯然,美國海軍比尚未成軍的中國航母編隊具有很大的優勢。
三、中共的軍事戰略意圖何在?

上述航母建造計劃其實很大程度上是一種遠景預想,離現實還非常遙遠。目前,中國的航母不但仍然處于基本訓練階段,而且設備條件方面也未具備遠洋長距離巡航的能力。據以香港為基地、面向馬來西亞的英文《亞洲時報》6月5日的報導,中共首艘自制航母“001A”滿載燃油為13,000噸,該航母以20節(每小時37公里)的速度巡航時,每天消耗1,100噸燃料;如果進入臨戰狀態,每天的耗油量還要再增加400噸。所謂的臨戰狀態,是指為了空中訓練或作戰而讓艦載機起飛,這時航母必須加大航速,形成足夠的甲板風,為起飛的飛機提供升力。此外,航母還要為艦載機和隨護的6至8艘導彈驅逐艦和護衛艦補充燃油。因此,在燃料極為吃緊的情況下,整個航母戰斗群扣除往返航程,到海上出勤4天后就必須返港補給,它比較現實的活動空間是南海海域,而不是東太平洋或印度洋。

即便中共能壓低國內開支,以傾國之力來擴大航母編隊的數量,也能如期完成艦員和飛行員訓練,其海軍的遠洋巡弋戰略仍然存在一個關鍵性盲點:這樣龐大的航母艦隊兵力,要用到哪里去?顯然,僅僅是在南海海域活動,完全不需要這么大規模的多個航母編隊;如果是到印度洋、地中海、大西洋活動,其戰略目標是什么,單單用為油船護航之類的說法,當然是說不通的,因為從中東到太平洋沿線,并沒有威脅商船的南亞或中東國家的航母艦隊;唯一可以想到的是,中共準備把航母編隊的數量擴大到與美國海軍相等的規模,無非是設定了與美國航母戰斗群對戰的中長期戰略目標,因為只有這樣一個海軍戰略目標,才需要這么龐大的航母編隊群。

這個航母建造計劃顯然不是今年5月美中談判破裂之后才制定出來的,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執行了。既然如此,那就說明,即便是在奧巴馬時期美國對華關系仍然由“擁抱熊貓派”主導時,中共就開始策劃將來和美國海軍的決戰;也就是說,不管美國行政當局對中共的態度如何,對美決戰是中共的長期既定方針。這樣的方針不由得讓人們想起了襲擊珍珠港之前日本聯合艦隊的對美備戰活動。美國經歷過太平洋戰爭初期的被動挨打局面,也體驗了戰勝日軍的艱難,如此的戰爭記憶,使得它對類似的挑戰企圖充滿警惕。

如果考慮到航母艦群對戰在戰術方面已經過時,而中國新建的航母編隊顯然在可能的對戰中也不具備優勢,那么,耗資無數的航母建造計劃究竟有什么現實意義?從歷史上我們可以再次找到啟示,那就是,海軍將領們為了爭奪軍費、擴大編制、提供升遷機會,常常需要營造敵情、設定不現實的戰略目標,日本就是這樣走向戰爭并最后敗戰的。

軍事崛起,是中國軍界的夢想,不管戰略上是否可行、是否適當。而在軍事崛起之背后,當局的稱霸企圖其實也昭然若揭。但是,當中國經濟進入下行狀態且很難恢復繁榮之時,軍事崛起最大的障礙其實是財政困難。最終,軍事崛起口號可能只是為國內的民族主義政治動員提供了燃料,同時也引來周邊相關各國的關注和警惕;但是否真能崛起,許多喜歡民族主義宣傳的人并不太關心結果和后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