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對話:六四三十年,中國人為何不該遺忘?

2019-06-01|来源: VOA

嵌入分享

焦點對話:六四三十年,中國人為何不該遺忘?

嵌入分享

代碼已經復制到剪貼板。



寬度

640

px高度

360

px

分享到臉書

分享到推特

網址已復制到剪貼板

https://www.voachinese.com/a/4940456.html

沒有媒體可用資源

0:000:32:11

0:00

下載

焦點對話:六四三十年,中國人為何不該遺忘?

分享

評論(57)

打印

華盛頓—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三十周年。三十年來,中共一直試圖從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中抹去六四這道傷痕。但是每逢紀念日,當局戰戰兢兢,如臨大敵,缺乏面對歷史的自信。一些西方分析人士認為,中共對六四缺乏反省和悔過,是西方國家對中國難以解除戒心的原因之一。

為什么當局對六四記憶如此懼怕?六四當年的政治訴求,在今天還有沒有現實意義?要讓六四當年的受害者不白白犧牲,今天的六四討論,應該如何提升才有意義?

參加節目話題討論的嘉賓是: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作者高文謙;《愛爾鎮書生》作者曹旭云;喬治亞大學學生古懿

焦點對話:六四三十年,中國人為何不該遺忘?嵌入分享

焦點對話:六四三十年,中國人為何不該遺忘?

作者美國之音

嵌入分享

代碼已經復制到剪貼板。



網址已復制到剪貼板

分享到臉書

分享到推特

https://www.voachinese.com/a/4940488.html

沒有媒體可用資源

0:0032:11

0:00

下載

彈出播放器

高文謙:中國現在最缺能奮起反抗的血性之人

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作者高文謙認為,當局懼怕六四主要原因有二。就如最近出版的《李銳日記》中所講,六四屠殺踐踏了人類文明的底線,把共產黨殘暴的本性通過現代傳媒暴露在全世界的眾目睽睽之下,共產黨的合法性喪失殆盡。中共高層對此心知肚明,當年戒嚴令的執行者楊尚昆臨死時私下表示,六四是我黨犯下的最嚴重錯誤。陳云和李先念死后,他們家人都向中央要求不要在悼詞中提及六四。

第二個原因,六四屠殺激起民眾反抗,這成為反抗共產暴政的象征和精神資源,為后人樹立榜樣。這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國現在最缺的就是六四屠殺時北京市民那樣有血性的人,能奮起反抗,對中共的暴政說不。

高文謙:對中共的幻想迷思破滅后,國際社會現在醒來為時不晚

高文謙分析說,共產黨冒天下之大不韙在首都殺人,而且還有現代傳媒的直接報導,這樣還能逃過一劫,主要有內外兩個原因。內因是它強制洗腦,促成全民失憶癥;外因就是國際社會對中共采取綏靖主義。

布魯金斯學會那篇文章似乎把六四說成是國際社會對中共警覺的全部原因,但我覺得只是之一,而且不是最主要的。不然為何六四十周年、二十周年的時候國際社會并未反省?國際社會一直對中共采取綏靖態度,為和中國做買賣而放棄該堅守的原則。

現在他們醒了,就是因為過去的幻想和迷思被打破了,也就是中國經濟發展了就會自然而然改惡從善,融入國際社會遵守國際規則。但三十年后一覺醒來,發現中國做大后不但不遵守規則和承諾,反而咄咄逼人,想用中國特色的價值觀來取代和改寫國際規則。好在國際社會現已醒來,為時不晚。

曹旭云:當年的樸素訴求至今仍意義重大

《愛爾鎮書生》作者曹旭云認為,當年學生的訴求到今天還是具有重要意義,而且是非常現實的意義。西方民主雖有不完美之處,但這是纖芥之疾,而目前我們國內實行的殘酷專制則是心腹大患,是人類公敵。當時早期的學生并沒提出這些很尖銳的問題,但問題是對非常溫和的問題當局也不予容忍,于是學生們才逐漸被激發出來,提出了一些讓當局感覺到不安和失魂落魄的訴求。

而實際上,當年這些訴求都是人類社會非常樸素的愿望,已被歷史反復論證是可行的、科學的,所以這些對現實還是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曹旭云:沒有道德基礎的建筑都是海市蜃樓,國際社會應持久施壓

曹旭云表示,中共不惜一切代價維護政權的血腥正逐漸為西方所認識。現在中國經濟有些發展和進步,很多中國人就覺得是歲月靜好。但若回顧唐宋時期,那么多高樓大廈,那么多氣宇軒昂的建筑,今何在?也就是,建筑在沒有道德和信仰力量基礎上的任何建筑都是沙漠上的海市蜃樓,都非常脆弱,一夜間可以灰飛煙滅,我對此并不看好。

更重要的問題是,國際社會在逐漸認識到本質的同時,由于缺乏連續性,并未對中共形成持久壓力,從而讓中共沒有反省,反而自以為是。

古懿:安于人頭換來的歲月靜好,是缺人性而非知識

喬治亞大學博士在讀學生古懿指出,在現在這個網絡化、國際化的時代,很多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比較滿足于現在這種歲月靜好的狀態,向往心沉大海,好像當年六四的熱血和激情已離現在這一代人遠去。

國內現在還有諸多問題,比如腐敗、缺乏法治、財富分配不公等,但根源都在于經歷學運鎮壓后,中國政府更加頑固排斥一切改革,更加以維穩為中心,鎮壓反抗力量,因此積累了越來越多的問題,所以兩者是有關聯的。

現在很多人覺得人民對歷史已不關心,對六四已麻木,感到絕望。或者有人覺得,為了祖國強大,自己發財,用人頭來換也無所謂。這種觀點不是缺乏知識,而是缺乏人性。但也有一些人并未忘記歷史。不愿提起不代表已經遺忘。合適之時,比如政權遇危機時,或者人們的不滿至臨界點時,我相信六四還會被反復提起。

古懿: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有毒,限于狹隘身份易損獨立判斷

古懿表示,當年自己寫六四公開信時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對中國和中華民族未來的憂慮和使命感。但現在越來越發現,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其實是有毒的。因為當我們把自己定義為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一份子時,往往容易失去自己最基本的道德良知和自己的判斷力。

古懿說,現在既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也不認同中國。如果中國是我的國家,它就不會把我的很多同胞關在集中營里;如果中國人是我的同胞,中國人就不會在我開民主會議時指責我是一個恐怖分子。

但古懿同時強調,這不代表他就不再關注六四,不再關注在中國發生的苦難和中國人的抗爭。因為六四是人類的苦難,中國人的抗爭是在為自由而抗爭,這些東西超越國家和民族界限。我們感嘆中國人為何對六四漠不關心,為何很多人成為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兼狂熱的愛國主義者,其實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局限在自己的狹隘身份中而失去對良知、價值、道德、真理和正義的終極追求。

寧馨

圖源:網絡圖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