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首次“視頻現身” 李文足:心在滴血

2019-05-21|来源: 大纪元|标签:王全璋视频 酷刑 709案 李文足 法轮功 

5月20日上午,709大抓捕中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與姐姐王全秀,來到山東臨沂監獄要求會見王全璋。監獄方百般阻攔,后拿出一個王全璋講話的視頻。李文足說,視頻中的王全璋又瘦又老,反應遲鈍,眼神飄忽,這更讓她擔憂丈夫到底遭到什么樣的酷刑折磨。

陪同李文足的還有709家屬王峭嶺、原珊珊及劉二敏。當局派了大批警察、特警在現場戒備,特務還跟蹤到她們到所住的酒店。

當天中午,李文足與王全秀被警察帶到監獄大廳107室,后一直待在里面,監獄領導跟她倆談了四次話,最后拿出一個事先錄制好的視頻給她們看。

李文足對大紀元記者說:“從視頻中看到全璋蒼老了很多,瘦了。他在說話的時候眼神飄忽,尤其是說完一句話,要想很久才能繼續說,反應遲鈍。”“這讓我想起了當年被釋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兩位律師。”李和平被關押期間遭受酷刑、被強行灌藥,吃藥后感到意識模糊、肌肉疼痛。他的弟弟李春富也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

視頻長度約三分鐘,視頻中王全璋說,他在監獄里面很好,領導對他也關心,監獄正在裝修,要等6月20日之后家屬再去要求會見。

李文足表示,“這個視頻讓我更加擔憂他現在的狀態,是很不正常的。對這個視頻也很懷疑,因為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拍攝的。”

“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她說,“我,李文足,不親自會見到王全璋,絕不罷休!”

她分析說:“王全璋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刑辯律師,他一直在堅持行使自己的權利。現在到了監獄,他很清楚自己的會見權,他跟我們分開了這么長時間,能不想念我們嗎?”“但是在這個視頻當中,他主動放棄我們去會見他的權利,這是很不正常的。他到底在什么樣的狀況下錄制的這個視頻,我覺得一定是在他們的威脅、酷刑折磨之下。”

李文足指,中共法律規定是一個月會見一次,很簡單的事情,家屬也是堂堂正正地會見。但它們把簡單的事情搞得這么復雜,又是全璋寫信、又是視頻,就是想阻止家屬會見,到底發生了什么?它們想掩蓋什么?

李文足表示,“這個視頻不能說明什么問題,因為我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拍的,沒辦法去確認。”“所以現在我唯一要堅持的還是我的會見權,我要立刻見到王全璋,我自己親自去見到他,當場確認。”

她希望外界多給予關注,盡快促成與王全璋見面。

身在美國的陳光誠律師此前也被關押在臨沂監獄有四年,對于中共近期向外界釋放的信號,他認為“視頻會見”可以制造太多的假象,使王全璋沒有辦法去表達自己真正想要說的意思。就算是面對面的會見,王全璋一旦談到實質的問題,揭露出中共對他的酷刑折磨迫害等,中共的人就會直接把他拖走。

陳光誠認為,王全璋被送入監獄后,在接下來的時間,當局一定會通過各種方式放出信息,但這些信息都是不可信的。從王全璋被送到監獄,到寫家信、視頻會見,當局是想表示王全璋身體沒有問題。

“這一切都是騙人的,中共它一貫是不遵守法律的。”陳光誠指,現在世界都已認識到中共對人權、普世價值的破壞,他希望國際社會能向中共施壓,并給予王全璋持續的關注。

王全璋律師曾代理過許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至今,“被消失”已超過1,400天。今年1月,王全璋遭中共天津市法院秘密審判,并以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4年6個月。

5月2日晚,他的姐姐收到山東臨沂監獄的通知書,稱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被送入此監獄。

當局送出的所謂王全璋“親筆信”遭到外界嚴重懷疑。姐姐王全秀按照這兩封信件所建議的“先讓姐姐見面”,于5月13日致電臨沂監獄要求安排會見,仍遭到拒絕。


圖:5月20日上午,李文足與姐姐王全秀,709家屬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等來到山東臨沂監獄要求會見王全璋。(視頻截圖)
大紀元記者洪寧采訪報導. 責任編輯:李穹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