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勿忘歷史 流亡海外紅二代披露中共鎮壓“六四”內幕

2019-05-15|来源: 希望之聲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一些在1989年的“六四”親歷者陸陸續續在海外披露了當年中共鎮壓“六四”的血腥場面和過程。近日,法廣刊登了一名親歷“六四”的流亡海外的中共紅二代披露當年中共鎮壓這場民主運動的內幕。

【希望之聲2019年5月15日】(本臺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一些在1989年的“六四”親歷者陸陸續續在海外披露了當年中共鎮壓“六四”的血腥場面和過程。近日,法廣刊登了一名親歷“六四”的流亡海外的中共紅二代披露當年中共鎮壓這場民主運動的內幕。

法廣5月14日發表了了對紅二代萬潤南的專訪。現旅居法國的萬潤南,是北京四通公司的創始人,也是前中顧委委員李昌的女婿。他曾深度參與了1989年的那場民運,被中共當局定性為“六四”民運的“組織者和策劃者”,從而被通緝,他于當年流亡海外。

一切都是從當年胡耀邦去世開始的。萬潤南說,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1989年4月15日去世,引爆了民眾的不滿情緒。學生開始寫大字報抗議,提出反官倒的口號等等。

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4月22日胡耀邦的追悼會上,處理得不錯,緩解了大家的一些情緒。但問題出在趙紫陽認為沒事了,去朝鮮訪問,讓李鵬代管中央工作。李鵬去向鄧小平彙報工作後,當局就發表了“四·二六社論”。

“四·二六社論”這是“第一個轉折點”,把愛國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這個調子一出來,就激化了矛盾。萬潤南說,直接後果就是“四·二七大遊行”。“學生不買賬,我們的愛國民主運動怎麼會是動亂呢?”

趙紫陽訪問朝鮮回來後,發表了紀念五四講話,堅持理性協商,在法制軌道上解決問題,緊張氣氛開始緩和,但5月13日學生開始了絕食。

萬潤南認為,另外一個轉折是5月16日趙紫陽與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會面。因為趙在會見時說,中共中央有一個決定,重大的問題,最後的決策者還是鄧。而且這段話被新聞直播出去了。這讓鄧處于非常不利的局面。

而且緊接著就有《五·一七宣言》,提出打倒中國的獨裁者、太上皇,矛頭直接對準鄧小平。5月17日,趙紫陽的智囊嚴家祺等人發表了《五·一七宣言》,指出中國當時所出現問題,是由於“獨裁者掌握了無限權力,政府喪失了自己的責任,喪失了人性”……又形容鄧小平是“一位沒有皇帝頭銜的皇帝,一位年邁昏庸的獨裁者”,並要求推翻“四·二六社論”,結束老人政治,獨裁者必須辭職。

但兩天後,中共當局在5月19日就宣布戒嚴,趙紫陽也下臺了。

萬潤南說,在這之前,他和四通公司幾乎沒有介入這場民運,他們全力介入這場民運也是在戒嚴之後。當時他的岳父李昌非常擔心發生流血衝突,希望他介入。李昌那時還找過很多人,包括中顧委的元老、部隊的退休將領,還直接找過趙紫陽和李鵬,希望避免流血衝突。

李昌找到萬潤南,希望他做學生的工作,適時撤出廣場,避免流血衝突。當時作為民企的四通公司和公司總經理萬潤南在大學生當中比較有影響,萬潤南先後去過十幾所高校演講。

據悉,萬潤南5月22日在國際飯店彩虹中餐廳,召集75所高校靜坐學生負責人開會;5月23日他們協商出臺了一份“撤消戒嚴,軍隊回去,學生撤離,恢復秩序”的《倡議書》。

但萬潤南透露:“當我們和學生初次接觸之後,海淀區委書記張福森24日(5月24日)凌晨兩點敲我的門,勸說我不要介入。他說在處理學運的問題上,看來趙跟鄧有不同的意見。他按照中共權力運作的邏輯 ,認為‘如果趙跟鄧意見不同,我們還是要支持鄧啊’。”

萬潤南還表示,中共鎮壓民運,除與鄧小平有關外,當時中共高層意見不統一也是一個主要原因,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鵬、姚依林等人支持鎮壓。萬潤南他們與學生協商的《倡議書》,也被中共高層下令不讓登報。

最後,中共下令對學生和市民鎮壓,中共改革派幾乎全軍覆沒,保守派全面上位。
中共掩蓋的“六四”歷史

1989年4月15日被視為開明派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引發大批民眾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悼念,後來在學生主導下,原先的悼念活動演變為要求政府對抗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給予新聞自由與結社自由等抗議行動,期間最多有一百萬人參與。

中共實際領導人鄧小平與其他黨內元老,決定以武力解決問題。6月3日晚間,中共第38集團軍在天安門廣場西方約10公里的長安街五棵松十字路口,開始向示威群眾開槍,之後坦克車逐步推進,對示威者大肆血腥鎮壓。根據多個當事人的回憶及海外媒體披露的照片,現場屍橫遍野、慘不忍睹。

這場鎮壓造成的死亡人數至今成謎,粗估至少三千人死亡,但根據英國在2017年11月解封的1989年外交檔案,中共國務院估計平民死亡最少一萬人。

“六四”慘案發生後,歐盟與美國開始對中共武器禁運,並持續至今。美國和加拿大當年專門對海外華人開設“六四”政治庇護簽證。“六四”事件之慘烈與影響波及之廣,由此可見一斑。

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同情示威學生,被迫下臺,被軟禁到2005年病逝。

直到今天,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在內的多個團體和當年在天安門示威的學生、倖存者和“六四”支持者,都在呼籲中共公開承認鎮壓學生的暴行、公開傷亡者數字、為“六四”受害者和家屬提供賠償,停止騷擾起訴活動人士,立即釋放要求平反及紀念“六四”被關押的活動人士。

但中共至今仍將“六四”定性為“政治風波”,認為使用武力是必要的,對於平反呼籲,始終充耳不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