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入監不足20天怪事連連 引發安全擔憂

2019-05-14|来源: 美國之音|标签:王全璋 709大抓捕 李文足 

王全璋律師是709大抓捕至今唯一沒有跟外界見過面的人。他今年4月底被移送山東臨沂監獄服刑,可是監獄以荒唐借口不許他的妻子李文足探監。更加離奇的是,李文足收到丈夫“時空穿越”的信件。李文足表示,她只有一個訴求,就是要見到王全璋。

王全璋家書“時空穿越”被稱“6G”網速

中國知名人權律師王全璋4月29日被移送山東臨沂監獄以來“怪事”連連。李文足5月12日在推特賬戶發布給丈夫王全璋的第三封信,信中說:“親愛的全璋,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沒哭,我高興的笑起來!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李文足在信中囑咐丈夫“下次無論什么情況,都不要忘了簽名寫時間啊!”

此外,外界注意到,王全璋所謂5月7日寫給李文足的信,落款處的名字沒有寫對,寫的是“全章”而不是“全璋”。至于信的內容,李文足在她5月10日給丈夫的信中提出了各種質疑。其中她寫道,猛一看很熟悉的字體,越來越陌生了。難道你練了4年書法嗎?猛一看很親密的情書,卻越看越疏遠了。好像你變成了隔壁老王。你好像不是被失蹤、被酷刑、與外界隔絕了四年,倒像是去黨校進修了四年!”

王全璋近四年前被抓捕以來,他的家人至今沒有見過他,王全璋是否還活著的擔憂一直困擾著他的家人。王全璋被移送到監獄之前,曾有律師說,見到過王全璋,身體狀況尚好。

至于幾封信是不是出自王全璋之手,李文足說,這并不重要。她的主要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盡早見到她的丈夫。李文足5月13日對美國之音說:“最近收到王全璋的回信,但是這個信上的大概意思也就是說,暫時不能會見。我認為現在是這樣一個情況,因為王全璋現在處于一個完全不自由的狀態下,關于這兩封信,它到底我怎么去看,或者說它的真假,這些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的。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要去馬上去會見王全璋。因為法律規定,他已經移送到臨沂監獄,就得馬上安排家屬去會見。這跟會見室裝修改造完全是無關的。”

李文足告訴記者,之所以不看重王全璋獄中來信的真偽,是因為當局謊話連篇,造假對他們來說是常有的。李文足談了一段同道家屬的經歷,這位家屬在丈夫出獄之前讀過一封有警察交給她的丈夫來信,乍一看筆跡像是她丈夫的親筆信。可是這位家屬的丈夫出獄之后,談起這封信時,他稱,完全不知道這封信的事情。

李文足強調即使這封信的確是她丈夫的親筆信,但是王全璋現在是處在一個完全不自由的狀態下,信的內容是否反映了他的真實意思,完全無法確定。

獄方借口監室裝修阻止家屬會見王全璋

王全璋在來信中提到,讓他的姐姐先去會見。李文足5月13日在推特上公布了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當天上午給臨沂監獄打電話,要求會見王全璋,監獄方面的答復。接聽電話的人員告訴王全秀,會見室裝修,她不可能會見王全璋。還說,他這是照章辦事。李文足的推文說,“看起來,他說的‘讓姐姐先見面’是騙人的啊!”

臨沂監獄多次以會見室裝修為由,不許王全璋的家人會見,依據的是哪條法律?前廣西南寧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知名人權律師覃永沛5月13日對美國之音說,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以監室裝修為名阻止家屬會見屬于違法的條文,所以不構成違法。“它不違法,而是監獄里面的一個借口。監獄的會見室很多,不可能一個會見室裝修,全部都裝修。是借口而已,沒有找到更好的理由,就拿這個借口忽悠。忽悠你們,忽悠家屬。中國的監獄本來就不把犯人當人,它不讓你會見,就找個理由,你又無法查證,也沒有法律能處罰他們,所以說,沒有辦法應對這種情況。”

覃永沛律師2018年5月18日被廣西律協取消律師資格,接著他擔任主任的百舉鳴律所在兩天后被強行關閉。成立于2001年的百舉鳴律所代理過多起敏感案件,包括徐純合案、秦永敏案以及法輪功信仰案等。覃永沛現在是中國律師后俱樂部發起人,繼續接案子。律師后是指被中國律協注銷執照的人權律師。

王全璋2015年709事件之后與外界失去聯系,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布將他“逮捕”,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王全璋代理過許多起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信仰案,被認為是最早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

王全璋被抓捕之后,當局拒絕家屬為他聘請律師,通過各種手段阻止律師會見他們的當事人王全璋,前后有近10人被迫退出為他辯護。王全璋被關押3年半之后,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對他進行了不公開庭審。轉年的1月28日,天津二中院“依法”對王全璋煽顛案進行宣判。法院認定對王全璋指控的罪名成立,判處他4年6個月監禁,剝奪政治權利5年。

推友關注王全璋安危

王全璋被移送臨沂監獄不到20天所發生的“怪事”引發推特中文圈推友對王全璋安危的關注。英文網刊《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的創辦人、主編曹雅學5月12日在推特發文說:“王全璋律師這封時空穿越、沒有署名、沒有日期的信,坐實了‘全章來信’的本質是當局操縱,甚至可能模仿筆跡,目的是欺騙文足不要在要求馬上會見。哎,都四年了,當局還用這種下流手段自欺欺人。”曹雅學當天的另一篇推文說,“中國當局如此急不可待乃至于漏洞百出的丑態,更令人擔心全璋現在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宜見人’。按說他們這么害怕輿論,王全璋要是身體正常,應該馬上安排會見。沒見到人,是死是活難說。”

曹雅學創建的改變中國網致力于揭示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

推友江穎怡的推文是這樣寫的,“三天兩信,709大抓捕快要四周年,但有一人至今未見外界一面。在中國,不只黨凌駕法律,現在連‘裝修’也是。”

劉曉原律師的推文說,“時空穿越”,妻子信還沒寄出,獄中丈夫就收到了。

美國之音5月13日和14日多次撥打臨沂監獄的電話,均無人接聽。

圖:中國知名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推特照片)
記者:陸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