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收到王全璋親筆信 卻疑似命題家書

2019-05-13|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李文足 王全璋 監獄 家書 反思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9年5月13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疑因中共受到國內及國際壓力,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王全璋從山東臨沂監獄發來的家書,這是王全璋自被中共秘密關押近四年后,她首次收到丈夫的親筆信。

5月6日,李文足再次會見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荷蘭的人權官員,呼吁西方政府向中共當局轉達她的訴求,公布王全璋被關押的近期影像,一個月內安排妻子、父母及近親會見。

李文足說,她11日給丈夫回的信,但丈夫10日就收到了,而且回了信。李文足表示,在過去幾年,她曾多次給王全璋寫信,但都石沉大海,今次是首次收到王全璋的回信,內容令她有更大擔憂。

信中的「王全璋」用完全陌生的語氣,稱「正在獄中反思犯下的錯誤」,還要求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視!李文足表示,看信的內容,丈夫好像不是被失蹤、被酷刑、與外界隔絕了4年,倒像是去中共黨校進修了4年!她說,自己必須去見丈夫,不親眼看見丈夫,她絕不罷休!

李文足在推特貼出自己給王全璋的回信。她說,早上收到你從臨沂監獄的信,坐在路邊仔細的讀著信,眼淚像斷線的珠子,灑落在手機上。可是讀著讀著,眼淚就收回去了。猛一看很熟悉的字體,越來越陌生了。

李文足公開自己給丈夫的第三封回信,嘲諷道:「親愛的全璋: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沒哭,我高興的笑起來!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

李文足說:「這4年,我分分秒秒擔憂著你的身體,時時刻刻想見到你。你不要擔心我『辛苦』,為了你,多少困苦我都會克服!信中說你比在天津看守所的日子好一些。這個我也相信,我覺得臨沂監獄不應該給709專案組當打手吧。」

最後,李文足又叮嚀王全璋說:「下次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忘了簽名字寫時間啊!」

李文足還在信中最后說:“你不回家,我不留發!”去年12月17日,李文足和709家屬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巖民妻子劉二敏,剃光自己的秀發,到北京最高法院抗議、喊出:“我可以無發,你卻不能無法!”

從李文足貼出的“家書”截圖可見,信中內容主要包括監獄環境舒適,王全璋身體狀況良好,監獄會見室裝修不讓李文足去會見,以及一些懺悔和反思。信中似乎沒有透露出四年未見家人,對妻子與孩子的想念。

外界普遍質疑,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的信件,可能是當局給王全璋的“命題家書”或“政治任務”。

維權律師劉曉原發推文說,從信件內容來看,很像是按監獄要求而寫的“命題家書”,但獄方以會見室裝修為由不讓會見,這不僅違法,還侵犯家屬探視權。

山東維權律師劉書慶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亦指,這封信肯定不是王全璋的真實意思表達,監獄方希望藉信件為“不準家屬會見”背書。

709案律師謝燕益律師對王全璋的信,談了自己的看法:

謝燕益寫道:通過書信的方式給外邊親屬寫信,這是它們慣用的一種做法。如果這個信件揭露了它們的罪惡,那就不可能傳遞出來,除非信件內容符合它們維穩的要求,符合它們消聲、掩蓋罪惡的目的。

現在它們利用山東監獄的所謂「教育」,讓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寫信,表達所謂「反思」等等;然後設置障礙,不讓家屬去會見,剝奪家屬會見權,都是它們為掩蓋罪行而不擇手段,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犯罪行為。

違背當事人的本意,讓他們寫出所謂「反思」,幫助它們維穩的背後,它們用一個犯罪行為去掩蓋另一個犯罪,不斷地繼續犯罪,根源還是因為它們對王全璋實施了酷刑,它們3年不讓律師會見,不讓家屬會見,剝奪王全璋的訴訟權,最後祕密開庭、祕密審判。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