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中美貿易戰的回顧和前瞻

2019-05-07|来源: DJY|标签:中美贸易战 

從2018年初開始的中美貿易沖突到現在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美國對中國商品的第一波加稅已經完成。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增了關稅,其中包括對價值500億美元的技術類產品加征了25%的關稅,另外2000億美元的其他商品加征了10%。鑒于中美雙方正在協商談判中,美國暫停對剩余的價值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

中美雙方在2018年12月初宣布休戰90天,兩國貿易代表團隨即開始談判。隨后川普政府又同意將90 天期限延長,爭取在2019年4月底或5月初達成協議。
1. 貿易戰暴露了中共經濟的軟肋

回顧一下一年多的中美貿易爭端,不難看出在貿易戰的初期中共的態度還是很強硬的,大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架勢。主要是因為中共自認為在中美貿易中占據了絕對優勢,多年以來中共通過廉價勞動力和政府補貼,以及操縱匯率盜竊技術等手段壟斷了世界中低端的制造業。中美經濟已經高度融合,美國離不開中國制造,美國制裁中國等于制裁自己。川普政府只是胡鬧,最終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對中共根本沒有辦法,于是對川普的加稅措施甚至有幾分蔑視。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發現實際情況根本不是這樣。

在“中興”“晉華”以及后來的“華為”事件發生以后, 中共開始意識到中美貿易沖突的性質已經開始變化,美國人手里的牌比想像要多也厲害的多,加稅只不過是美國對華整體戰略的一小部分,也不是最致命的部分。很明顯,切斷技術供應比加稅更對中共經濟具有危害性,因為美國一旦切斷技術零件的供應,中共的那些高度依賴外國技術的所謂“高科技企業”可能會立即休克。 于是,“厲害了,我的國”也突然變得不厲害了,靠剽竊外國技術的“中國制造2025”也不再提及了。可以說和美國打了多年交道以來,中共政權第一次有了危機感,這一系列事件也讓中國老百姓看清了中共國家控股經濟外強中干不堪一擊的實質。

目前中共就是用拖延的戰術來對付美國,試圖跟美國打一場“持久戰”,最終將美國拖垮。因為中共其實很清楚中共的真正的實力還遠不能跟美國比的。從美國方面看來,這場所謂的“貿易戰”其實早就開始了, 借用川普總統的話來說:“美國早就輸了”。因為中共幾十年以來一直都在以不公平的手段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大量盜竊美國西方的技術,搶奪美國人的工作,使得大量美國中小企業倒閉破產, 美國對華的貿易逆差也積累到了一個天文數字,不能繼續下去了。美國川普政府認為這次對中國的制裁行動其實是遲來的正義,是自衛行為,是執法(self defense, and enforcing the law),并非美國主動挑起爭端。

中共之所以采取“以拖待變”的策略實屬無奈之舉,鑒于同美國相比中共無論是實力還是道義上均處于絕對劣勢,所以只好用拖延甚至“耍無賴”的方法對付美國咄咄逼人的攻勢。中共試圖從美國內部的紛爭中漁人得利,寄希望于美國國內兩黨的建制派以及大公司硅谷等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將川普政府推倒,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美國方面看來,隨著第一波制裁的落實,也開始考慮下一步的行動。 美國很清楚,中美的國情不同,中共政權在中國有著對一切資源輿論的絕對控制能力,僅僅是加稅并不足以撼動中共的統治,因為中共會很容易地將這些負擔轉嫁給中國的老百姓們。這場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使人聯想起了曠日持久的朝核問題的六方會談,談了多年最后以朝鮮核武器研制成功收場。美國同中共的貿易談判也是一樣,在涉及到中共核心利益的問題上,中共和北朝鮮一樣是不可能讓步的。這一點美國也是心知肚明,跟中共打了多年交道的美國不會對中共的實質沒有認識。另外,即使是雙方達成了某種協議,其執行又是另一個問題。

事實上,只要中共政權存在一天,它在涉及到其政權根本利益的關鍵問題上就不可能做出根本性和實質性的讓步。迫于形勢,中共或許會做一些邊緣性的修改和妥協,比如購買一些美國商品來消減一下逆差,放寬一些外資準入的限制等等。但是,對美國期望的“結構性的改革”(structural reforms)中共是不會答應的,因為那樣無疑就是要中共易幟交權下臺。盡管如此,美國還是要跟中共談,美國這樣做無外乎是在給世界看,以爭取道義上的制高點,做到仁至義盡先禮后兵,也是為下一步行動爭取時間。在談判的同時美國對中共的制裁絲毫沒有減弱,繩索只能越勒越緊。
2.中美資金爭奪戰

這場貿易戰對于美國和川普政府而言,時間也不多了。 因為川普政府必須盡快解決美國國內的經濟問題, 尤其是失業問題。不然其上臺之初許下的諾言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只能是一句空話。而創造就業就需要將美國企業在海外主要是中國的產業鏈搬回美國, 這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據估算如果要達到川普的就業計劃至少需要4萬億美元的的資本, 才能創造出2000萬以上的制造業崗位,而這四萬億資金的一半以上要來自于中國,這就意味著中美貿易戰的背后其實也是一場資金的爭奪戰。

目前在華外資基本分成兩大類,首先是歐美等國的直接投資或合資企業,其次是日臺韓的在華企業。外資企業在整個中國經濟里占的比重很大,直接帶動的就業崗位就達4000 -5000 萬個左右,間接就業的人口近億。在華外企的主要通過提供技術和管理,利用中國的勞動力資源加工生產,再將產品賣到美國西方市場獲利。而在代工領域尤其以日臺韓企業為主。而許多在華的代工企業在生產安全和員工權益問題上也是劣跡斑斑,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給蘋果代工的臺企富士康集團,這家臺企曾經造成了員工一連13跳的慘劇。又比如2014年發生爆炸的蘇州昆山“中榮金屬制品有限公司”也是一家替美國企業代工的臺企,該企業長期忽視生產安全,結果釀成事故,傷亡慘重。

需要注意的是,中國對美雖然有大額順差,但是中國大陸對日臺韓卻是逆差, 根本原因在于日臺韓廠家在中國大陸利用中國的勞動力進行外包生產,由日臺韓提供零件技術設備進行組裝,然后貼上中國制造的標簽再銷往美國和其他西方市場。當然,這其中產生的營業額也計算在了中美貿易順差之中。其實在這個過程中利潤的大頭被外企拿走,其余部分被中共政府作為各種稅費拿走,到了中國勞工手里只不過是一點勞務費罷了。也就是說,中國對美的順差很大一個程度上是基于對日臺韓的逆差而產生的。另外中國本土企業也十分依賴日臺韓企業的技術零件,比如華為就大量使用日本韓國臺灣廠家的技術和零件, 所以中國大陸一直對日臺韓是逆差。近些年來日臺韓企業也一直在從中國大陸撤離,主要原因是成本上升,利潤空間下降。很多日臺韓企業早已開始把生產設施搬到了工資比中國大陸低的東南亞諸國。

但是,現在當外資從中國撤離的時候,他們面臨的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外匯。眾所周知,中國實行外匯管制,外資帶來的資本以及經營所得在中國大陸境內只能以人民幣形式存在,外匯由中共政府收走并兌換成人民幣。這些錢也就是中共巨大外匯存底的一個主要來源。雖然中共號稱有3萬億的外匯儲備,實際可動用的外匯其實根本沒有那么多。因為中共多年的揮霍,無論是“一帶一路”的無底洞工程,還是中企們在海外失敗的并購,以及各級政府官員的浪費貪污,還有很大一部分投資了美國國債等。這些活動都導致中國的外匯儲備幾近耗光,可支配金額可能只有區區幾千億美元而已。而且中共還需要這些錢進口必要的零件能源和糧食,作為其政權的“過河錢” “防老錢”。目前中國大陸銀行已經實行比較嚴格的外匯管制措施,連居民個人存進銀行的外匯有時也很難取出,可見其外匯短缺情況已經不是秘密。

所以當外資撤離中國的時候,他們不得不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把手中的人民幣換成美元。從現在的情況看,情況很不樂觀,中共當局有可能成為一個“老賴”。據報道已經有十幾家從華撤資的日本企業因拿不到外匯,而集體來中國打官司。這對于打算撤資的外企而言則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借用一句股市里常用術語來說,在中國的外企們已經被中共政權“高位套牢”,想割肉止損又有些不忍心,繼續套下去,只能越陷越深,真是進退兩難。
3.外資撤離中國已成定局

其實外資撤離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之前就已經開始,貿易戰只不過使這一趨勢加速。外資撤離的主要原因是中國大陸的生產成本上升,經營環境惡化,同時也由于中國經濟衰退造成的購買力下降,市場日趨萎縮。 眾所周知,中共實行的是一個涸澤而漁殺雞取蛋的經濟模式,經濟發展基本靠政府投資拉動,靠出口拉動,而不是像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那樣靠消費拉動。中國的財富的絕大部分都攥在中共政府手里,任其支配。中國絕大部分民眾沒有什么購買力,由于失業,高房價,低工資,匯率,關稅等諸多原因,大部分中國普通百姓并沒有能力消費從美國西方國家進口的商品。

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國經濟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也不是一個法治國家,中共控制下的經濟既不尊重國際規則,也不保護知識產權,不發展內需。中共歡迎外資不過是想利用外資創造就業增加稅收,同時也獲取相關技術,一旦中共企業掌握了核心技術外資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這樣一來,外資在中國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美國企業尤其是技術企業很多高度依賴中國市場,現在由于中國經濟低迷,這些一直看好中國的公司也被套牢。很多硅谷的技術企業不得不調低了今后的預期,股價也應聲而落。或許他們終于意識到中國并不是那個想像中的投資天堂,在華投資其實是有很大風險的,就好比依靠虛假的年度報來做的投資決定一樣,必將失敗。中國經濟泡沫的破滅也最終讓這些跨國企業血本無歸。從這個角度看,外資從中國撤資已經是勢在必行。

中共的經濟從本質上說是一個由國家控股的商品經濟,不是藏富于民,而是國富民窮。中國人民努力創造出來的價值都源源不斷地被中共政權這個無底洞吸走,成了其政權的運營經費, 無論是所謂“一帶一路”的投資,還是各種國企的收購,對外援助,更不用說用來維持中共龐大鎮壓機器以及擴充軍備的費用,都是一個個的天文數字。這些錢很大一部分來自于外貿,來自于在華外資企業的經營,也就是說中共政權同外國資本利益集團合股發財,通過壓榨中國底層民眾的血汗和犧牲環境換來財富供其揮霍和維持政權。在這個過程中受害最大最深的無疑是中國底層的絕大多數民眾們,是那些在生產線上勞作的收入微薄的人們,那些在建筑工地煤礦里做牛馬的人們。其次是美國西方的中下層民眾,由于大量中小企業倒閉,很多人失業,生活沒有了保障,導致精神萎靡,道德淪喪,繼而犯罪頻發,整個社會也處在崩潰的邊緣。
4.中美貿易戰的政治經濟背景

綜上所述,此次中美貿易沖突的背后有著其復雜的國際政治經濟背景,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共是一個寄生于自70 年代以來形成的國際貿易體系里的畸形產物,而西方國家多年來對中共政權的妥協,以及西方內部自由派左派政治精英的親共立場,都無形中幫助了中共政權在世界上的成長壯大。同時中共通過其對中國資源的絕對控制權,向全世界行賄討好,用中國巨大的商機市場將世界資本利益集團套住,形成利益共同體。中西利益集團的蜜月期在二十一世紀初中共加入世貿達到了高潮。其后又趕上911 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陷入中東泥潭。無論是小布什還是奧巴馬政府都沒有充分意識到中共對美國和世界的危害性,更沒有采取確實有效的措施來應對中共的威脅,直到川普上臺這一切才有了根本性的改變。

美國不太可能僅僅靠加稅制裁中共而達到其目的,美國如果想把制造業的產業鏈從中國撤出,必須得到其他國家的支持和配合。在國內層面上看,盡管穆勒報告的塵囂落下,美國國內反對全球化的和支持派之間的斗爭并未結束,而且有愈演愈烈之趨勢,美國建制派大公司華爾街硅谷等全球化既得利益者們也會不斷地掣肘川普。

可以預見,接下來美國的政治局勢可能是自內戰以來最為激烈復雜的時候,兩派的較量幾近白熱化。但是,建制派們無疑已經處于劣勢,而且也會像當年南方蓄奴派一樣敗北,無力回天。美國國內政治博弈的結果也將直接影響中美貿易戰的結果。目前看來,無論是川普代表的民粹派(Popularist)還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建制派都在中美貿易問題上口徑一致,民主黨建制派們為了避免在政治上的孤立,不得不在對華貿易問題上表達了同川普一致的態度,但是落實到行動上,尤其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時候,就可能不那么情愿了。
5.中美貿易戰的新階段

中美貿易爭端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截至本文發稿日,川普總統已于2019年5月5日通過推文表示美國將從5月10日起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稅率進行調整,由原來的10%增加到25%。 另外也將很快對余下的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 的關稅。也就是說美國將很快對中國對美出口的價值525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稅25%的關稅,這基本上就涵蓋了中國對美出口的全部商品。由此可見談判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進展,這個結果其實早在預料之中。美國已經啟動了一個全方位的戰略規劃全面徹底地對中共進行絞殺,直到達到目的為止。

接下來美國會對加大對中國企業的技術封鎖和限制,同時也會對中共在海外資產出手,重點打擊技術能源行業的中共國家控股企業甚至其高管。這無疑將對中共政府造成空前的壓力。其經濟機器面臨著休克停擺的危險,中共的耍賴打諢招數均于事無補,不得不開始求饒求和。

走上絕路的中共政權令人聯想起20世初的滿清帝國和一次大戰末期的俄國,巨大而腐朽,外強中干,處在崩潰的前夜,統治集團依舊醉生夢死,自欺欺人。應該說中共最壞的時刻還沒有到來,由于外資的大規模撤離以及技術的切斷,中共政權不得不面臨大量企業的倒閉潮。尤其是那些所謂高科技型企業和大型國企。接下來的失業浪潮將使中共政權疲于奔命,中共統治機器的鏈條也就變得越來越脆弱。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