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突變 習近平還有什麼高招

2019-05-06|来源: RFI|标签:特朗普 習近平 關稅 劉鶴 

特朗普正在把習近平逼向絕路,宣布周五起將把對華2000億美元產品關稅由10%提升至25%。這是傳統的商人戰略?或是逼中方簽署協議前的一個下馬威?或是自去年彭斯發表對華講話以來美國兩黨對習氏中國徹底絕望的反應?一個明顯的事實是,無論特朗普是因動怒而通牒或著力於長遠的謀略,擺在習近平面前的選擇不多,眼下最緊要的,就是派不派劉鶴去華盛頓?

破釜成舟強硬對抗

考慮到習近平的強人性格,在面對特朗普逼壓,中共黨內早就對其在貿易戰誤判存有批評的背景下,習近平一條道走到黑,對抗到底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最具體的做法就是取消劉鶴赴美行程。南華早報有關習近平推翻中國代表團的方案,聲稱所有後果由其一人負責的報道就很奇異,到底是顯示了習近平的強勢作風,還是又一次對美中談判作出了誤判,要示威?尚有待觀察,如果這家報紙援引的來源真實無誤,習在全世界都報道中美即將從現在起到月底前達成協議的關鍵時刻作出那樣的表態反而促使特朗普突然以猝不及防之勢宣布大幅度加稅,即,特朗普對習近平的最後希望破滅了?

習如果強硬應對,對習有利的是,強人地位坐實,贏得日益增長的民族主義者的擁護;不利的是,股市持續收黑,經濟復蘇遙遙無期,瑞銀預測的經濟增長率跌至百分之六的局面將難以避免。考慮到中國官方統計數字難以避免的水分,經濟增長率跌至6%以下可以說是一個恐怖莫測的深水區域,它可能意味著經濟長期不振的前奏,明斯基時刻加速到來的危險信號,一旦金融動蕩乃至最終崩潰,最後定然引起社會動蕩,一心保江山的習近平反而會走向自己的反面,中國夢成為他本人乃至中國人的一場噩夢。

忍辱負重委曲求全

這種說法也甚囂塵上,在持續拉鋸的中美貿易戰中,中國民族主義者們最怕看到“喪權辱國”這種局面發生。特朗普2月22日在白宮會見習近平特派代表劉鶴,僅僅因與特朗普座位面對面,便被左派教授孔慶東暗批劉鶴不如李鴻章,暗示中美協議將不如馬關協議,乃中華奇恥大辱! 但是,這次特朗普突然變臉,要在四日後提升稅率至25%,說是打臉或是對習近平的羞辱似也不為過。現在,除了官媒一字不報,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對華即將增加懲罰性關稅,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代表團仍然決定“冒著敵人的炮火”“在槍口下談判“?習近平有沒有做出這種巨大讓步的可能性呢,考慮到前面提到的經濟崩潰可能引發社會動蕩的因素,習不是沒有這樣做的可能性。最近幾輪談判顯示,中方一直在退讓,在讓利,在答應美方提出的越來越苛刻的條件。只是美方借鑒歷史教訓,最後在非要中方認同監督執行機制,並同時保留關稅懲罰機制以督促落實承諾時中方開始拖延時間。如果全盤接受美方條件,貿易戰中止之日指日可待,注意,僅僅是中止,動蕩局面暫時得以制止,但是習可能冒著將在國內威信大損的局面,這對一個準備長期執政的習近平來說很危險,從此習的光環不在,各種潛伏的危險伺機而來。香港東方日報3月22日的社論就已放言:美國無論如何不會把已加征的關稅減除,美國要求監督中國執行協議,由美國決定中國是否忠實地執行協議,中國若簽署協議,必然是澶淵之盟的現代版,即“喪權辱國”的同義詞。

拖延術

第三種可能性就是老戰術,以時間贏空間,拖延術。當然,現在看來拖延術已遭致特朗普痛恨,很難繼續做下去。怎麼辦,中方可能接受美國提出的保留懲罰性關稅機制的條件,以換取暫時停止貿易戰,然後進入一個打打停停的歷史性對抗局面,北京指望從這一短暫的喘息中喘過氣來?然而這種局面將會是一種不死不活難以持久的局面,北京或在時間的空隙中別謀他路,或者在這種拖延狀態中加深內部的分裂。

結構性改革從根本上來說將動搖中共的經濟制度,進而影響到中共的政治制度,讓習近平心甘情願的去做結構性改革幾乎不太可能。可是堅決不做,那就只好做好長期貿易戰的局面。從今以後,中美一切都將端上桌面,那種私下談判協商的形式不復存在,美國以透明對應北京的不透明,以長劍橫指對應習近平的曲線救國,歷史的轉折可能從此發生了。


圖:圖為中美代表團五月一號在北京舉行談判,其時普遍認為中美很快達致協議。最右手中國副總理劉鶴,中為美國財長姆努欽,左邊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