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試圖用“天下觀”重塑亞洲和世界秩序

2019-05-06|来源: VOA

隨著中國的日漸強大,它開始與美國爭奪在亞洲的領導地位。分析人士說,中國試圖用傳統的“天下觀”重塑亞洲秩序,希望在亞洲建立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的秩序,同時中國相信,天時地利在自己這邊。終有一天,隨著美國離開亞洲,自己會實現這樣的秩序。

習近平的外交政策無不源自“天下觀”

“一帶一路”第二次峰會前不僅剛剛在北京結束。分析人士指出,中國實際上是希望通過構建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來實現以中國傳統“天下觀”為基礎的亞洲秩序,甚至世界秩序。而“一帶一路”倡議在實現這個秩序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孫韻是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她星期三(5月1日)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有關“亞洲的穩定”的研討會上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為世界設定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受中國傳統的“天下觀”的影響。

她這樣解釋中國的天下觀。她說:“‘天下’概念設想的一個以強大的、道德上仁慈的國家或是文明為中心,或是由其主導的世界。在中國說來,就是建立一個‘中央王國’。軍事和經濟上的優勢是霸主構建和平與穩定的基礎,它可以通過威懾和強迫的手段來實現。在道義上的優勢,則通過以仁慈的手段提供公共物品來體現,而這一點又鞏固了其他國家對霸主的向往。至少,中國人是這么看的。”

孫韻說,“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實現這個“天下觀”的手段。她說:“雖然一開始是為了解決中國內部的產能過剩的問題,但是,從外面看,中國試圖以此展示中國的仁慈意圖,通過基建和資金來提供公共物資,最終是為了能夠影響‘一帶一路’沿途接受國的決策機制。”

她說,不僅僅是“一帶一路”倡議,其實,習近平上臺后的幾乎所有外交政策都源自這個“天下觀”。

有關“人類命運共同體”與“天下大同”類似的觀點在中國的媒體上也有體現。2018年8月,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的一篇評論文章說,“一帶一路”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提供新思路新方案。“……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實踐平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從我國改革開放和長遠發展出發提出來的,也符合中華民族歷來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國人懷柔遠人、和諧萬邦的天下觀,占據了國際道義制高點。”

中國目前對亞洲的理想狀態:中美共治

中國曾經尊重美國在亞洲的領導權,但是,史汀生中心的孫韻說,現在在“千方百計”地與美國爭端亞洲的領導權,而且中國也有明確的意圖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影響。

她說,在亞洲的重要熱點問題上,無論是朝鮮核問題、東中國海、臺灣以及南中國海,中國都在試圖削弱美國的影響力和存在。

對美國未來在亞洲的角色,中國曾有過明確地表述。2014年5月,在第四次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習近平提出亞洲的事情要靠亞洲人民來辦,亞洲的問題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的安全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這就是說,亞洲的事務歸根結底要由亞洲人拿主意。

孫韻說,不過,目前中國還沒有尋求將美國排除出亞洲。她說,中國把自己定義亞洲的大國,認為,美國應該遵守中國所設定的制度和限制。

孫韻還說,考慮到目前的現狀中國可能會接受“美中共治”的狀態。但是,未來是否能接受美國繼續在亞洲作為一個競爭對手則很難確定。

孫韻還說,中國人相信,美國正在衰退,無論是與美國自己相比還是和中國相比。他們也相信,天時和地利都屬于中國的。終有一天,美國會因為距離亞洲如此遙遠,會因對亞洲的承諾而拖累,最后會卷鋪蓋離開,而亞太區域國家會逐漸加入到中國的秩序中。

中國若主導亞洲,臺灣自治受損,南中國海國家主權受侵蝕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Glaser)在同一個研討會上也說,中國希望在亞洲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秩序,雖然不一定是中國王朝時代的“朝貢”體系。中國希望,中國的鄰居們接受中國的主導地位,不采取任何有損中國利益的方式。

葛萊儀說,中國正在采取軍事和經濟措施來實現這樣的目標。軍事上,中國努力增加突發事件發生時美國干預的風險和代價。經濟上,中國利用自己的市場、貸款和援助來讓周邊國家對自己產生依賴。

她說,美國政府目前的做法,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以及宣揚“美國優先”,都讓中國覺得自己有機會在美國和亞洲盟友之間插入楔子,同時也有機會為亞洲國家提供另外一種選擇。

不過,葛萊儀說,如果中國主導了亞洲,可能會出現下面的的三種情況:

第一,亞洲國家可進退的空間會越來越小,不得不迎合中國的利益。亞洲弱小國家保護自己利益的空間受限。

第二,在領土爭端問題上,很有可能按照中國的方式和條件得到解決。比如,臺灣不得不與中國達成協議,對臺灣的自治造成損害。在南中國海聲稱擁有部分主權國家可能被迫作出讓步,讓自己的主權受損。

第三,中國主導的亞洲也將弱化亞太地區的區域組織。中國一貫希望推行雙邊關系。在多邊組織中,中國也希望能獲得主導地位并主導討論的議程,所以東盟、東亞峰會、甚至亞太經合組織的作用都將會被削弱。

葛萊儀還說,中國并不滿足于只是亞洲大國。她說,中國的很多說法表明中國是希望成為全球力量的。比如,中國希望改革全球治理的方法;習近平在中共18大上表示,要向世界貢獻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以及中國“正在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等等。

中國無法主導亞洲

不過,美國《外交事務》雜志2月份的一篇文章說,即便是中國想主導亞洲,也無法實現目標。作者提出,僅是青藏高原以及喜馬拉雅山、以及塔克拉瑪干沙漠等這些自然阻礙的地理存在,就足夠讓任何國家決定在亞洲投射力量變得困難。

除了幅員遼闊之外,亞洲的文化也是多樣的。作者說,亞洲其他國家:俄羅斯、伊朗和印度等無不擁有自己的獨特文化,一旦感受到自己的利益被擠壓,他們應該會毫不猶豫地站出來反對中國。

作者說,中國周邊的14個接壤的國家,也會給中國帶來一定程度的壓力。從歷史上來說,中國被入侵的次數要遠超過中國入侵鄰國的次數。

作者還說,中國的軍力增長,中國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足跡已經喚醒了亞太國家,中國周邊正形成多邊的抗衡機制,對抗中國。最新的例子是美、日、印、澳四國在形成準同盟框架。

斯洋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