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之間的較量是文明的沖突嗎?

2019-05-06|来源: |标签:石濤 中美之间 文明的冲突 

我原來跟大家講過介紹過一些我個人能理解的蘇格拉底、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就是西方哲學的所謂三祖。三祖這個詞是從哪來的咱不知道,反正中文是這么說的,我個人覺得這個說法不合適。那都是很人文化,其實也不叫人文化,就是這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好像自己多有本事似的給人給挎了個框兒,對不對?蘇格拉底,誰見過他自己真正是什么樣兒,寫什么東西啊?沒人見過,都是柏拉圖用詩歌的方式記錄下來的,也就是說已經過了柏拉圖一手了。

柏拉圖當以詩歌的方式記錄下來的時候,蘇格拉底當年教他的時候是天天吟詩啊?不可能吧。所以當柏拉圖以詩歌的方式描繪的時候就已經改變了。那我們那個時候所謂改革開放40年前,現在都40年前了,想一想是因為太清白了,太什么都沒有了,太反面了,太反面的意思就是文革的一套太封閉了。

等到了76年77年79年之后,79年是跟美國建交,也是自衛反擊戰,那到79年之后逐漸國門打開了。所以就從手心轉到手背了,一看蠻不是那么回事兒,照著手心畫不出手背來。所以人們的眼界就煥然一新,那個時候能接觸到柏拉圖的概念,可是又跟那時候的年齡有關。

所以就是愛情與柏拉圖永遠給拴在一塊兒了,柏拉圖式的愛情。柏拉圖式的愛情呢,那時候就被認為是很純凈,很單純,就是沒有身體的接觸就是很純凈的。現在想起來真幼稚,跟精神病差不多。他的純精神的戀愛跟肉體的接觸,他給對立了。

而對立的本身,其實是今天人的偏見。人內在生命心理上的缺陷,帶來了人正常生命中他表現形式上的絕對化,對吧?濫交縱欲對應的是柏拉圖式的愛情,勾勾手指頭都沒有,對吧?遠隔千里書信往來,精神寄托,女孩子心里得留個小窗戶,留個小窗戶你把腦袋探出去,探不好掉下去摔碎了,還留小窗戶?根本就不那么回事兒。兩邊的人,你看那柏拉圖式的本身同樣是欲海難填,欲火焚身,對吧?

欲火焚身了,開始寫詩了,欲壑難填了,就抓耳撓腮了,一樣的,對吧?那邊的縱欲的亂來的就付諸于行動了,拍拍屁股走人了,完全其實是一樣的。但人為什么給弄出這東西來?人站在欲望的角度,搞不懂什么叫內心中的愛情和肉欲的縱橫。就我現在能理解的,其實他講的柏拉圖的那一套,是指生命的緣分內在的生命聯系。柏拉圖那一套他同樣表現在,他沒有物質上的接觸嘛,沒有身體的接觸嘛,他表現在一種超越眼見為實的物質的一切的內心的改變,他是真實生命中的一部分。你看不見,你看見了手心。

就是看見了人這塊肉,就等于是肉欲。那你看不見的是手背,但他跟手心是完全相生相克并生的。手背要不長這樣,你手心抓不起來,沒錯吧?那手背的這一面當你看的時候,我們只能說用眼睛看到的這一面,因為人都生活在這面,你就不能說另外一面。因為人要懂得另外一面,今天的人真懂得另外那一面的話,這個人就是純凈崇高的一部分的存在。他就不會縱欲了,他就懂得尊重了。

所以今天的人是絕對的肉欲化,嘲笑了柏拉圖式的東西。所以真正的愛情劇目它源遠流長,永遠存在,而且永遠讓他沒吃著。甭管是羅密歐、朱麗葉還是蝴蝶的故事,反正他這頭就沒得著。這塊肉死了,這塊肉死了沒得著,今天的人們就崇尚是愛情了。所以他顯示出這一面的生命本身的他的貪欲肉欲的一面,為什么?因為夏娃最開始犯了錯誤了,又把亞當給弄錯誤了,然后就逐出伊甸園了。

當逐出伊甸園,他們回不去了,這就是今天人類鼻祖產生的地方,然后就睡覺了,后來就生了該隱了,又生了亞伯,然后該隱就把兄弟給殺了。人的生命中的第一個兒子,第一個男孩就殺了他兄弟,是個殺人犯。妒忌兇殘,敢在神面前爭其不公,都是為了自己。那亞當、夏娃可產生在伊甸園上頭,所以他有另外生命的另外一部分。其實就是兩部分人的緣分,人的生命的源處,是跟人的魂魄相關。然后等到了柏拉圖那兒,到了后來人們學的叫柏拉圖式的愛情,是指人的生命中的另外一部分的緣分,你扯不斷。

你這邊的人,這邊的身體沒有能力切斷它,只能順應它受其煎熬。而夏娃犯的錯誤,誘發出肉體本身男女之間的相互的吸引,是肉欲的一面,成為了人的環境這塊肉。所以一個人的生命在男女之間的情感上,他有兩部分,他是由人自己人的生命兩部分構成的。而人們生活在現實的肉欲的環境中,所以把肉欲的結合作為一種崇尚,他美好的結合是跟緣分搭芡的。

他不是縱欲者,所以對女人,端莊,秀美,嚴謹,那是在某種程度上,正好跟當初夏娃偷吃果子的時候之前的狀況是一樣的,而去遏制吃了果子之后的樣子。吃了果子之后她去誘惑,那今天的人的放蕩,浪蕩,下賤,齷齪,骯臟,就這么來的,背離了神,對吧?所以不妨礙男女之間的結合,問題是你出自于什么樣的心態。而你一個心態就去玷污了自己生命的本來,而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是這個緣分牽的,落實在肉體上的結合,然后就生了崽了,每一個人都這么來的,沒什么樂的,大家都是爹媽崽子出來的,好像是安徽那一片的土話,就是說這意思,人就這么來的。所以那最開始的人,都不叫柏拉圖式的,他產生比柏拉圖早,柏拉圖也是他爹媽生的,是不是?所以他產生的更早。

那個時候的人就是亞當的概念,用無花果擋住了自己的下體。那樣的人自己就可以能夠產生生命。商朝的鼻祖,是他的母親看到了玄鳥懷孕的,耶穌同樣的故事。有人說不是,隨你便,愛咋咋,你愛是不是,對吧?原來咱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說那不是。

今天成年人有一個算一個,你夢里娶媳婦,夢里嫁漢子,你在這邊的身體上是有反應的,我問你是真的假的?是假的,你怎么那么亂七八糟啊?對不對?是真的,你怎么沒看著啊?他不就在揭示著我們生命自己有著另外一部分呢。有人說不對,醫學上不是這么解釋的,我跟你講就解釋這個問題的人,咱就說弗洛伊德吧。

他作為成年男人在夢里頭是不是干過其他的事?你問問他,他也不敢寫在夢的解析里頭。那個書不好看,看不懂,我沒文化沒知識看不懂。我看過,40年前看過,看得我暈頭轉向。你一說做夢,誰不得想自個兒?自個兒做的夢跟他說的不一樣了,不是那碼子事兒,這么解釋我也夠不著啊。為什么?

我夢里娶媳婦那是真的,只不過一睜眼就沒了,所以老想閉著眼,他醒了他也沒招兒。解釋這東西的那個人,他自己也控制不了,如果他真明白的話,他就能控制他自己,很簡單吧。一個機器,你懂得它的道理,你想怎么玩兒怎么玩兒,你不懂得這個道理的話,它玩死你,不就這道理嗎?還心理學家呢,對不對?心理學家自己回家也抓耳撓腮去。他看那女孩他心里動,騙人,騙人吧?這就是生命層面的限制。我說的意思就是用這樣的例子,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這是我們生活的過程,這是我們根本無法控制的我們個體的生命經歷。

它在提醒著我們,我們自己有著你看見手心看不到手背的另外一面。這手背的一切看起來不好看,你又看不著,它卻控制著手心,能夠做出各種動作,沒有手背手心是廢的,其實就是不存在的。手背不長成這么勾勾坎坎的,這手抓不起來。人不能聽從自己靈魂的這種現實這一面的,對身體的肉欲的這種約束,那人的肉體就是胡來的東西。所以當今天人們物質化的一切的時候,就變成真正是純肉欲的一切,是背離了自己魂魄的一切。這就是文明與非文明之間的根本性區別,它落實在每一個人的具體身上。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國之音:中美之間的較量是文明的沖突嗎?》,是人與高級動物之間的沖突。有朋友說了美國也有很多高級動物,美國的《獨立宣言》,它的憲法,明確講美國是在創世主的庇護之下,出現了今天的美利堅合眾國,他的國民是在創世主的庇護之下,他的創造之下所出現的。中國共產黨是槍桿子里頭出政權,是叢林法則,是以欲望橫行一切的完全超越與野蠻本身的,完全否定創世主的形態出現的國家體制。

所以你可以叫文明沖突,不是,人的神傳文化,與共產黨的超越魔鬼的文化的對壘,生命之間的對壘,那是真的。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在一個論壇會上明確講,中美之間的大國競爭是兩個文明之間的沖突。是,生命體制就是生命認知的沖突,完全是生命認知的沖突。在妲己進入宮中之后,妲己設計把包括皇后,姜皇后、皇貴妃,所有原來紂王身邊的他的女人全殺了,表現出女人的妒忌,對吧?那是肉體的本身,其實真正內在的是生命之間的沖突。

一樣的,在中美之間的沖突看到的都是人模狗樣兒之間的沖突,但它的內在是創世主,因為它的憲法就那么定的,《獨立宣言》就這么定的,創世主跟超越魔鬼站在魔鬼肩頭上的共產黨之間的對壘。這個說法遭到很多亞洲觀察人士的批評,他們認為這種看法反映了對中國本身以及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存在著根本性誤解,是一種種族主義的評估。什么叫種族主義?

共產黨人,中國人到了美國之后,大陸人來不來就是反對種族主義。你的自卑,內心中的骯臟跟下賤的概念,你的強取的概念。他不是你的,但你要搶過來,你要拿到一種理由。而種族主義的概念是在美國社會發展過程中,它將給予人的平等的權利,對人的尊重出現的種族主義的類似的一種說法和相關的法律。然后高級動物借助人的保護的法律去打擊人,來維護自己的縱欲。

一個女孩子,你們家有個女兒,十六七了,在家里天天換男孩,你當爹的敢打她嗎?這是我的權利,對不對?老爺子你看不慣,這是我的權利,美國法律有這保護。你是當爹的,你咋想呢?種族主義咧。菜刀給人做飯的,扭臉可以砍死人。一個利益的人,按照自己利益的需要,任意解釋菜刀是做飯的還是殺人工具。以他自己利益需要,這就是有些人利用種族主義的說法。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