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臺灣國安局證實中共在臺“同路媒體”散播爭議信息

2019-05-03|来源: |标签:石涛 台湾国安局 中共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這是咱們民間通常都這么說的。民間練武術那個他也這么說,你得下功夫啊,師父教你招數了,告訴你怎么著了,那你也得無冬立夏的,反正冬練三寒,夏練三九。數九寒冬下大雪,你就得到點兒就得練,到點兒就得練。練氣功的,晚上子時開始練。其實我后來理解到為什么很多人選子時?天、地、人,天生于子,對吧?開天開于子,辟地辟于丑,人生于寅,一天起始于子時。而子時是從夜里23:00到第二天凌晨1:00,它是首尾相連的。

習近平的“方得始終”,子時是那個原因,你想吧。而選擇子時練,吻合著天地人。但這東西就是民間的說法,我以為呢,這個東西是舊的東西,什么叫舊的東西?是7的定數里面的東西。那新的東西會超過它,不在乎時辰的。但原來的所有修煉的,北京話講甭管是筒子河也好,天壇的,地壇的,日月壇的,頤和園的,很奇怪頤和園跟圓明園那一帶練把式練武術練功夫的人少,那地方是什么?那地方是叫科學城,那地方都是科技公司賺錢的,玩電腦的,所以到頤和園跟圓明園那邊竟是甩手的跑步的,打胳膊踢腿兒的。

北京城真正練武術的,練功夫的,筒子河,筒子河在故宮邊上,景山,天壇,地壇,他真順著這條中軸線上走的,那為什么啊?沒人知道為什么,咱小時候就有這個。日壇跟月壇就少了很多,中山公園有,勞動人民文化宮也有。這都是中共后來改了詞兒了,而就是這沒改詞兒的地方人多。你說那個筒子河,你只能說那地方不要錢,空氣好,他為什么都攏到那地方,我講的是這意思,對不對?包括后海。后海現在凈是餐館、私人俱樂部、嫖娼賣淫,吃鮮肉的地方,全改了,全給毀了。所以那個地方你去,人家有練武術的,練這個,練那個,練太極拳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那關鍵就這個師父,那當然它也談不上宗教了。

其實我后來理解到,咱就說了希臘出現了哲學三杰,如果咱作為對比對比著這么說,人的哲學,人的理論,人的思想,人的觀念,人的觀點,這都是可以成文的,對不對?包括習思想,習近平叫思想,這個東西呢,如果我們對比,我只是比喻了,亞當夏娃被打出去之后,神跟他們說住一塊生孩子吧,生孩子之后在這圈里轉的,他們出不去圈兒了。為什么?神把生命之門給藏起來了,人家原文不是這么說,咱就這么通俗說給藏起來了,他回不去了。

所以思想也好,理論也好,特別是哲學,哲學讓人聽起來比較泛泛,很多人以此作為裝點自己很高雅、很紳士、很有內涵。內涵的腳底下直出汗,很有內涵的呀,瞎掰,他沒出圈兒,他在圈兒里頭。所以等到了馬克思就更邪惡了,他的哲學的概念是以人的貪婪為基礎,完全以這塊臭肉為基礎,就是我要你,你要我,我吃了你,你吃了我,我為了不讓你吃了我,我一定使盡所有招數吃了你,這就是馬克思。

信仰不是,信仰他的新概念,在任何一個信仰的留下來的東西,你看到的都是簡單的故事,在信仰的東西里面幾乎很少有因為、所以,他大多都是神指的路,老子指的道,對吧?如來佛指的經,三藏談天說地是為了度鬼,人都成了鬼了,最后人家說再出一把吧,唐三藏真的是這樣,談天有什么意義呀?給誰聽啊?那為什么他要聽啊?最后落在度杜鬼身上,知道什么是天,他得懂得什么是地,他才能突破天地,對吧?但誰見過啊?這是小說里這么說的,留下了今天的文化。

而偏偏就是《西游記》突破了語言,在世界各地翻譯成各種文字,大家都愛看,其實我眼睛里就是神的慈悲。神佛的慈悲,為今天的人奠定文化,奠定一個你能夠超越天地的自己生命的認識的文化。而今天的人到什么時候真正神佛出來,人不是人,全是鬼了。女人吃鮮肉,男人看外頭全是這個,這就都是鬼。所以在西方電影里充斥的都是色鬼,全是這種鬼的故事,在中方呢基本就亂來了,對吧?都跟肉餡似的,真的假的分不清。很多大陸人絞肉餡連真肉餡兒都沒有,里頭不知道摻什么東西,全在里頭干的。

為了活著而活著,為了欲望而活著,那其實這就是鬼的成分了。所以中國人講的那句話最對了,色鬼,色字頭上一把刀,人全死了,全成了鬼。那真正的佛法在顯,那他的概念是什么?他的概念就是人可以突破天地,他不在哲學中,更不在思想中。

凡是今天以哲學,以思想,以這種概念在教授著人或者說習近平思想在灌輸著人,要求人必須接受的時候,那就是自心生魔,與神佛對立。沒有這樣的概念、背景,他說不出來“我將無我”的話,所以他是被東西弄了,被東西整了,整的他大家看起來很自戀,但他屢屢犯錯誤,對不對?出了很多笑話,“精湛”說成“精甚”,對吧?“精甚細膩的工筆畫”,另外節目我說誰給他寫的稿子?這不胡說嗎?誰家詞兒這么用啊?對吧?這個“精湛”,他不會念叫“精甚”,然后叫“細膩”,這詞兒不能這么使的,這是沒文化,沒知識,沒有基本的書寫的概念。

中央電視臺給改了,新華社給改了,叫“精謹細膩”,那你跟老板講的話不一樣啊,你干嘛還登大頭條啊?你不是誠心嘲笑老板嗎?他王滬寧嘲笑他。你可以不提這段故事就完了,這句話你不提就完了。王滬寧公開嘲笑他,但是稿兒又是王滬寧寫的。第二天又說個稿兒,對吧?“五四青年節老人贍養”,他說個“老人瞻仰”,死人才瞻仰,對不對?瞻仰遺容。那老人在前頭去瞻仰的話,白頭發送黑頭發,死人的。那他沒覺得難,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老人瞻仰”,他念稿兒念的很慢,然后巴拉巴拉巴拉。

有人說他不會不懂“精湛”吧,因為“湛江”的“湛”是一個字。那湛江他在南海進行過大閱兵,海上閱兵,第一次。那個湛江就是南海海軍的基地,他從那兒出去的,他會不知道那字兒叫“湛”?這是我跟大家說,我說劉鶴不知道500萬噸大豆是有問題?還perday,每天買500萬噸大豆。他當時沒覺得有問題,他說的很真實。所以就把川普也給嚇壞了,500萬噸大豆,那咱農民挺高興的,川普自己都弄懵了,說這什么數啊,可能是真的吧。瞎話,把正常人都給嚇壞了。因為背后有東西整他,還是有機會,出丑是有機會,等這段時間整他它過去之后,那就沒機會了,那真的就老人瞻仰了,老人瞻仰什么意思?死人。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臺灣國安局證實中共在臺“同路媒體”散播爭議信息》,你看它一定亂來,它會在這種思想的角度、人文的角度、信息的角度去亂來。亂來什么?亂來,他認為他很聰明,很有手段,邪惡的東西利用人的東西,利用人的正常生活的環境,人正常生活的環境什么意思?他有道德的約束,有墨守成規的一種道德的堅守,對吧?但高級動物不是,是不擇手段的,所以它把人們的墨守成規的道德的這種堅守,不成文的規矩當成傻瓜,大陸人說老外傻瓜就在這里,對吧?老外有時候在路上看見有紙,他就低頭撿起來,旁邊那個嘀咕傻東西,那紙上如果不干凈的話,手多臟。

這是很正常的事,很簡單的生活,對吧?那利益的人會把道德堅守的人視為傻蛋,但他就叫高級動物,他不是人。國安局的高官二號證實,中共通過直接對臺陸媒、同路媒體提供特定的報道內容、方向,在臺灣散播假信息,就是給中華民國民眾洗腦。立法院外交委員會邀請了國安局、陸委會、國防部等就“中共政權假信息,心理戰之應對”做了專題報告。臺灣的“同路媒體”是中共散播爭議信息的方式之一,而在臺灣的媒體宣傳內容、報道方式和口吻,與中共對臺言論語調相同,在電子和平面媒體以及網紅。

明眼的人,其實我個人以為就是,在某種程度上就像我們那天說的,其實如果真正順應命理的話,你懂得修行的話,那人干什么壞事你一眼就看出來。壞人一定要說話的,攪和的人一定亂來的,一張嘴一說話,你就這么看著他你就知道。因為現在其實很多壞人,就像我剛才提到,習近平也好,劉鶴也好,說出一些令人瞠目結舌、不知頭尾的話,是因為背后有生命整他,那現在跟中共綁在一起的頭面人物很多人都會有這種現象,可能是好的,也可能不好的,那因人而異。但是背后一定有超過人的生命,就讓他出丑。但各自原因不同,可是在人的層面,你只要明白你說:完了,這爺們跟瘋子差不多。

“老人瞻仰”,你說是不是跟瘋子差不多,跟傻子差不多?所有人在網上都罵他是傻子。但他說的時候他說我不知道啊,我就這么念了,對不對?這是習近平剛念“老人瞻仰”,如果他明白的話,說念錯的話,對不起,“老人贍養”,不就完了嗎?這是正常人誰都會念錯字的。但“老人瞻仰”巴拉巴拉念下去了,這就是事兒了。這就跟劉鶴似的,500萬噸大豆,川普說500萬噸?對,perday每天。你perday,你就嚇命了,他劉鶴就嚇命了。他不說perday,那叫口誤。他一說perday,那叫完蛋。聽話聽音,鑼鼓聽聲,他反映出生命的內在的原因。

臺灣國民黨立委在質詢中要求國安局公布這些“同路媒體”的名單,但副局長說,同路媒體問題確實存在,有本地的各類媒體、網紅的、什么樣的都有,但他拒絕透露名單。因為這東西牽扯到國家安全問題,牽扯到他正常處理的問題。透過各種渠道買臺灣網紅、粉專,各種詞兒都有了。國民黨立委說不講清楚,就是假新聞,是制造假新聞的人。那這個人,共產黨的話。

這種質地很簡單,你老公外頭跟個女人喝茶呢,你信嗎?你得證實,那我也是聽說,對不起,我先把話給你說開了,我聽說是這么回事兒,別介意,可能是假的。今晚上吃飯,你今天看你鬧心不鬧心?就是這東西,對吧?就是這種東西它胡攪蠻纏,我眼睛里就是胡攪蠻纏,有些東西是那么回事,這就是替共產黨說話,對不對?有人說他沒什么不可說的,沒關系啊,妲己進你們家了,你說她是女人是狐貍?就這么點事兒嘛,你說她是女人,你愿意接待嗎?她是狐貍,那你老公怎么著啊?瞎扯。

利益的人一碰到自己利益他立刻就完蛋,他認為沒碰到自己利益的時候他牛叉大了。臺灣總統表示,中共利用社交媒體散布假新聞,在臺灣制造對立,試圖通過假新聞干擾臺灣上個月剛剛結束的“九合一”的選舉結果。咱們剛才說了習近平自己講的“精甚細膩的工筆畫”,結果王滬寧控制的新華社說了叫“精謹細膩的工筆畫”。你說誰是真的誰是假的?你說誰是真新聞誰是假新聞?所以立委那都是瞎掰。

《北京持續打壓,只會把臺灣越推越遠》,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學者講的。他這里主要是講的,北京還在花錢買臺灣的這些只剩下一些有外交關系的國家。所羅門群島考慮承認北京,斷絕跟臺灣之間的關系,現在這是17個當中的1個。所羅門群島不是現在就出現傳說,2017年就有,2018年也提到。

2018年多米尼加布基納法索和薩爾瓦多先后與臺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所羅門群島的消息是否預示北京展開新一輪爭奪臺灣邦交的努力?我覺得這都無所謂了。你把17個都給他,臺灣沒有外交,然后跟美國恢復外交關系,你看他什么樣?當他往那邊打的時候,就打到了美國周邊,就這么點兒事兒,對不對?都給你,你買吧,出價你買,全給你,不撐死你王八糕的對不起你,小樣兒,你消化得了嗎?其實就這么回事兒。

用錢買的東西,他要能看得起才怪呢?就像我說的,女孩子買鞋,買的時候她可高興了,回家就扔了,一樣的東西,對不對?這是“精甚”的做法。都那樣了,都可以這么平鋪直述的說出那種話來了,自己傻,但是還把自己當成精肉在賣,對吧?所以家教不好,才出這種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