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金正恩俄羅斯之行的兩大失落

2019-04-26|来源: DJY|标签:朝鲜弃核 制裁朝鲜 普金会 川金会 

興沖沖帶著一行二百多人、坐火車二十多個小時奔赴俄羅斯遠東地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4月25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短暫會晤后,卻有些落寞地離開了。如果從與其在中國所受的熱情款待和禮遇對比看,從峰會的結果看,金正恩的失落是很明顯的。

要知道,金正恩訪俄是希望在第二次“川金會”失敗、朝鮮并不想徹底放棄核武器以及完全依靠北京的情況下,尋找到解除對朝鮮的制裁、抗衡美國并獲得經濟和能源援助的新辦法。因此,金正恩將目光轉向了俄羅斯。是以在金正恩見到普京后的第一句話就是:“早就夢想前來貴國了。我領導國家已經7年,終于能夠來俄羅斯。”

可是,對于夢想終于成真的金正恩,俄羅斯的招待卻似乎顯得有些漫不經心。首先到火車站迎接金正恩的俄方官員的級別并不很高,主要有海邊疆區州長格熱緬科、外交部副部長莫爾古洛夫、俄羅斯駐朝鮮大使馬采戈拉以及遠東及北極發展部部長科茲洛夫。

隨后,金正恩一行并沒有被安排在什么高檔飯店、賓館,而是被安排在遠東聯邦大學宿舍樓。大陸有媒體報導稱,遠東聯邦大學內共有5棟招待外國貴賓的高級宿舍樓。每棟都有幾間總統套房、近百間房間,基礎設施先進完善,絲毫不輸五星酒店。每一棟都至少可以住200人。據報,金正恩下榻在1號宿舍樓,與普京的會晤地點相當近。不過,有網友卻透露,這所大學的招待所和俄羅斯其它大學招待所并沒有什么不同,其實還是十分簡陋的。其實想一下也可以明白,一所遠離莫斯科的大學招待所為何要建那么多豪華宿舍樓呢?充其量是條件還不錯。

至于為何金正恩一行要被安排在大學宿舍,估計與俄羅斯不愿負擔這么多人的費用、朝鮮自己又負擔不起有關。雖說俄羅斯的民主很不完善,但至少在表面上,為了避免輿論抨擊,俄羅斯政府也不敢用公款隨意支付如此龐大的費用。

而在安保方面,雖然俄羅斯警方在1號宿舍樓安排了5輛警車、幾十名軍警警衛,但校內仍有車輛在該宿舍樓前通行,校內所有授課也正常進行,且學生宿舍樓也沒下達“門禁”,學生們仍可以自由走動。金正恩是否有“不受重視”的感覺?

除了住宿外,讓金正恩不爽的是4月24日晚,普京臨時取消了預定的歡迎晚宴,說是另有安排。朝鮮代表團只得在宿舍樓一樓餐廳吃自助餐,紅菜湯、餃子、大面包、紅腸。此時的金正恩是否預感到此行并非如其所愿?

果然,在第二天的會晤前,說好的歡迎儀式也因為普京的車隊姍姍來遲一個小時而泡湯了。

這與金正恩在天朝北京四次訪問時受到的禮遇簡直不可同日而語。金2018年三次和2019年一次訪問,都受到了中共高規格的接待。如其去年3月第一次訪問,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親自到火車站迎接和送行,中聯部部長宋濤更是以邊境城市丹東為坐標迎接和送行。在其抵達后,北京部分地區戒嚴,國賓車隊迎接。習近平則為金正恩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歡迎晚宴和演出,出席晚宴的還有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總理李克強等高層。訪問結束后,滿載著一車的禮物離開。

第二次訪問在大連,北京仍為金正恩舉行了盛大的歡迎晚宴。第三次訪問北京,王滬寧、宋濤親自前往機場迎接金正恩。而今年1月金正恩訪華,正逢其35歲生日。王滬寧等高官再次親自迎接。根據朝鮮官媒公布的照片,北京當局為其準備了盛大、豪華的生日晚宴,晚宴后還有文藝表演。韓國《朝鮮日報》10日報導,金正恩此次訪華過程中,與習近平的會談時間僅僅只有1個小時,但吃飯的時間卻花去6個小時。

如此落差明顯的待遇,訪俄的金正恩如何能不失落?而俄羅斯的輕慢其實也是在給華盛頓和北京看。好大喜功的北京似乎又被打臉了,如果中國人知道這其中的差別,又會作何感想呢?

金正恩的另一大失落是“普金會”的結果是,雙方既沒有發布什么聯合聲明,莫斯科也沒有公開承諾向朝鮮提供經濟援助,以減輕朝鮮方面的制裁壓力。雖然普京表示支持恢復關于平壤核計劃的六方會談,但同樣不愿意朝鮮擁有核武器的俄羅斯,也不會罔顧聯合國的制裁協議,即只有在朝鮮棄核的前提下,才能解除制裁。

正如幾日前川普總統所言:“在朝核問題上,俄羅斯與美國有著完全一致的立場。”普京對金正恩的禮貌性接待或許也在向華盛頓傳遞這樣的信息。失落的金正恩估計又得不情不愿地向北京求援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