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在全國監控所有敏感人群

2019-04-16|来源: |标签:石濤 监控 敏感人群 

在星期日的時候,美國著名的這個高爾夫球大師賽,老虎伍茲令人難以置信地從落后很多的背景之下,竟然翻盤得了冠軍,而且他年齡大,他已經四十幾歲了。高爾夫球賽呢,不是原來想象說那么輕松的,是相當體力的,就看你比賽的這種層面了,應該是身體上相當體力的。

在多少年之后,他才再一次榮登這種大師級的冠軍獎杯,他大概拿的是第十五座。而他總體的這個網球,這個高爾夫球賽的這個職業球賽的冠軍,拿了八十一個,成為高爾夫球賽歷史當中第二個拿獎杯最多的,距離第一個只差了一個,他再多拿一個,兩個人就持平了。但是他當時的比賽呢,從星期四到星期五落后很多,到了星期六他一下就追到第二位。但是第一位呢,領先者還是超過了他兩個球。那作為這種職業比賽來講,超過兩個球很多了。結果到星期日呢,他竟然連續追了兩個球,而對方卻多丟了兩個洞,所以他最后拿得了冠軍。

給我的感覺就是說,很吃驚的,但我原來見過他類似的這種表現,在壓力之下,在那種巨大的壓力之下,因為所有全場的人就看他一個。而在星期六,在電視評論中已經意識到他有可能創造歷史,因為沒有過,有可能創造歷史,所以把他推得也蠻高的。那在這種壓力之下他表現出來那種,用習近平的話叫“無我之境界”,人的話只能叫專注。而他的專注的那種概念呢,對比另外一個球員,那個球員拿兩個耳塞把耳朵全堵上了,他為了專注。那是個方法,但不是境界。老虎伍茲確實在比賽中能表現出那一份眼睛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與他交流的只有球桿跟球,能看出來,在其他人的身手中不具備。其他人,你可以在臉上看到他的焦慮,他的成功,他的喜悅,他的一切都可以看到。而相比之下,老虎伍茲呢就很淡漠,對于他的成功與失敗很淡漠。他一直打到最后一關取勝,他才很開心的。

在記者會上問他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一點,就是他沉默了幾年,因為他的身體原因,其實是當初經歷了離婚,他失去了對孩子的撫養,因為他應該是吸毒了,然后又去戒毒所。那他的年齡當時已經達到接近40歲,對于一個頂級的高爾夫球員而言,對他挑戰太大。因為要連續四天整天比賽。很多年齡大的人是跟不上的,所以在他的球賽中有老年組,有壯年組,他是因為身體跟不上。

我看過一些他高爾夫球賽的職業球員,跟那個足球運動員一樣,要進行體能訓練,他有條件嘛,那些人掙錢嘛,有完整的這種體能訓練的這種設施在他自己家里,相信老虎伍茲也有。后來他說為了準備這場比賽,他準備了半年,有關他的身體的恢復呢,當時他說我現在已經累的渾身都是酸的。而觸及到他為什么這么做的時候,他意思就是戰勝自己,他沒有任何說法戰勝別人。無論他個人的好壞,像個人的生活,這是一個正常環境,人們在大環境的概念中人們的思維的概念。

這是在今天中共品質之下,太多人根本不具備的東西,沒有能力具備的。他在講他準備的一切,就是能夠戰勝自己,他也相信能夠戰勝自己,為什么?他想見他孩子,很想見他孩子,他要在他孩子面前做個父親,不能丟人。也有女記者問他,幾年前他離婚的時候,那個女方應該是瑞典的一個世界級的模特,那雙方發生沖突,就跟他個人品行相關,他吃藥失控,后來他去了戒毒所。

這么一個人他反過來,一個成功的人走向墮落之后,他只能戰勝自己,別人幫不了他,他在戰勝自己,再重新回到球壇,然后在這種比賽中他能夠控制住自己的任何的情緒,他也承認在球賽中有些球打得太臭了,不該犯那種錯誤,他同樣犯了,但是不去影響他。這是某種程度上他的出現他的氛圍,有一種背后的,你讓我說就是一種天意唄。如果你承認有定數,那這個定數的本身就代表著每一個人的出現,有著他背后的天意,有著背后的使命,或善,或惡,或個人的性格的表達。

因為他的矚目,因為他的出名,給其他人在現實環境中出現一個類似典范的東西。吸毒的人太多了,有名的人吸毒的也太多了,那吸毒之后很多人戰勝不了自己。他自己的過程演繹出這么一份東西,而最后呢,他想見他孩子,作為父親不想在孩子面前丟人,我聽起來是那樣的意思,很具有說明意義。所以在前天晚上星期日的下午,網絡媒體、英文媒體都被老虎伍茲占據了,都在談他的成功,不可思議的成功。

那川普因為他自己有高爾夫球場,他自己也打嘛,他連續發了三個推文來祝賀老虎伍茲的成功。他稱他是一個偉大的運動員,也是講能夠戰勝。所以戰勝自己,你不會傷害到其他人。而把別人作為競爭對手,作為敵人的話,你某種程度上,你的內心就是個貪得無厭者。戰勝自己,他其實是一個生命的過程。那戰勝別人是巧取豪奪,坑蒙拐騙的,一個生命品質將會受到傷害的一個生命過程,那是自然的。因為當你要戰勝別人的時候,你一定想辦法,而不是改變自己,改變自己太難了,弄個陰招把對方毀了太容易了。

所以中共講了一個詞叫革命,殺了別人,我就成了。每一個人都是革命者,在不同的環境中,不同的氛圍中,這是今天中共害人的地方。那如果反過來說如果這個東西被人都能看出來,這是完蛋了,共產黨完蛋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在全國監控所有敏感人群》。

我剛才說了戰勝別人,以別人作為目標,采取任何手段來控制別人就是邪惡的,就這個。早在去年我們就跟大家介紹了,在新疆所做的一切將很快在全國范圍內干,就是這個,對吧?人臉識別機,人臉抓拍識別效果展示,社會化什么工程,什么各樣的平臺。這東西是公開來的,這些人當成自己的技術,這是一個場合了,當成是自己的技術在炫耀著自己的能力。他的愚蠢、無知跟聰明都在這里頭,這就叫害人,他不懂這叫害人,這是今天的中國,大屁股崛起之后,只想他占有別人和玩弄別人,別人不干,怎么辦?給他栓起來,對吧?你看那電影里很多演的性奴給他栓起來,一樣的,完全一樣。

中國已經把廣泛用于新疆的人臉識別擴大到全國地區,為了及時發現敏感人群,運用人工智能人臉識別進行種族辨別,首案、個案已經有了,你看,所以中國是個監獄。對等的一個消息,這個網上一爆就過去了,說中國要撤銷這個戶籍制度。戶籍是一種歧視了,撤銷戶籍制度,為什么?

人們說這是一種進步,不是,因為他有了這技術。當他有了這個技術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習近平的奴隸,在馬云的配合下。你們之間沒區別了,因為中間他會加上一層叫人工智能。連那光棍娶老婆都可以一萬多塊錢買一個了,那還有啥了,家家都給你放三個,有胖的有瘦的,有年齡大的有年齡小的,你玩吧。這是咱們在去年節目中就說一定是這么走,這是侮辱人,滅絕人性的表現。

習近平自己講了“我將無我”,就他自個兒,可不是啦?“我將無我”用人嘴說是極其魔鬼式的表達。那是境界,對吧?解釋過那是境界。“我將無我”是沒有欲望,沒有貪婪,不受任何身體上的誘惑的干擾,從而見知自己生命的真性、本來、元神,那才展現出智慧。“我將無我”那不就正好是反的嗎?對吧?所以他是邪惡的。

紐約時報:技術已經轉到杭州福州和福建全省,三門峽執法部門使用這種技術,一個月進行了50萬次,看看居民中有沒有維族人?杭州,阿里巴巴在的地方;溫州,習近平主政的地方;福建,習近平起家的地方。這是個笑話,對吧?這完全就是個笑話,但是個真實。16個省將近24個警局,2018年開始使用這種技術。陜西省去年有一套計劃叫做能夠支持臉部識別分辨維吾爾族人。

我樂是因為什么?老外,如果白人進去的話,我不知道他怎么分辨?識別少數民族,這完全是歧視。既是一種歧視又給漢人、中原人一種優越感。這種優越感就是歧視別人對不對?而他的優越感的本身,就是在現實環境中,你死了我就能夠活命,出賣的文化。沒跟你說嘛,哥們一出事,這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他。遍布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有中國人在,這個東西永遠存在,而且隨時隨地。

當你去罵別人告密的時候,你就是告密者。在很多情況你本身就是告密者,因為告密的本身這種基礎的一切是在利益上。維護利益的,一定是騙子。任何人在生活的環境中都會有著利益上的沖突,維護自己利益只能欺騙,掩蓋真實,很多反共的也是這個,所以中國太多的大陸人被共產黨完全毀掉了,毀在生命的認知上。云從科技創新公司就是用來識別人臉的,如果一個維族人最初生活的一個社區,20天內會出現6個,就得報警,你看?那漢人是不是就有優越感?這不就是奴隸制度嗎?但他覺得他很優秀。

這不就是奧斯維辛集中營嗎?而每一個監控者,每一個這樣的識別的本身的人,你就像當年納粹一樣,但他在掙錢,所以這是摧毀人的。摧毀人包括這些創新的人。一龍科技、曠視科技、商湯科技(商湯科技講的是這個紂王)、海康威視(海康威視是當年胡錦濤的兒子),所以這是雪亮工程、天網。商湯科技女發言人說不清楚這種技術被用于種族識別,是商業,而不是政治的解決方法,我們關心公民個人的福祉和安全,而不是關心監督群體。

我覺得就是個笑話,不是政治解決方案,我剛才說了你娘生你的時候,得拿通知書,你爸想種地的時候,不能隨便下種子,這就是今天的中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