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清明節的傳說 (下)

2019-04-13|来源: 希望之声粵語台|标签:清明節的傳說 介子推 

清明節的傳說 (下)

(接上文)
左鄰右舍除了解張,誰也不知道她們的去向。解張雖感嘆這母子倆的高義,但心中還是不平。于是自己寫了一個小短文,懸掛在晉文公的朝門上。近臣呈于晉文公。文公展開一看,寫的是:

“有龍矯矯,悲夫其所;數蛇從之,周流天下。龍饑乏食,一蛇割股;龍返于淵,安其壤土。數蛇入穴,皆有寧字;一蛇無穴,號于中野!”

文公看了這個短文,大吃一驚:“哎呀,這是介子推在埋怨我啊!這是我的不是了!”趕緊派人去找子推,子推已不在了。文公再問,解張說:“這書不是子推寫的,是我寫的。子推恥于邀賞,背負老母,到綿上深谷之中隱居去了。是我不愿讓他的功勞被埋沒,所以就寫了這個短文替他說話。”文公說:“虧了你寫這個,否則我幾乎把子推的大恩大德給忘了啊!”遂拜解張為下大夫。當天駕車,解張為前導,文公親自到綿山,訪求子推。

只見峰巒疊疊,草樹萋萋;流水潺潺,行云片片;林鳥群噪,山谷應聲;哪里有子推的蹤跡?衛士找來幾個農夫,文公親自詢問。農夫說:“數日前,曾有人見一漢子,負一老嫗,息于此山之腳下汲水解渴。之后又背著老婆婆上山而去。如今誰也不知道他們哪里去了。”

文公命停車于山下,派人搜山,好幾天也沒找到。文公有點生氣,對解張說:“子推就這么惱恨我嗎?聽說子推特別孝順,我若派人點火燒山,子推一定會背著母親出來了。”于是晉文公命令軍士于山前山后放火,火烈風猛,延燒數里,誰想到大火燒了三天三夜,直至熄滅,也不見介子推母子出來。眾人上山一看, 發現子推子母相抱,死于一棵燒焦的大柳樹之下。

晉文公望著介子推的尸體大哭,發現介子推脊梁堵著個柳樹樹洞,洞里好像有什么東西。掏出一看,原來是片衣襟,上面題了一首血詩:

割肉奉君盡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終不見,強似伴君作諫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憶我之時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無愧,勤政清明復清明。

文公見了,更加感念,不由痛哭流涕。將血書藏入袖中,然后把介子推和他的母親分別安葬在那棵燒焦的大柳樹下。

為了紀念介子推,晉文公下令把綿山改為“介山”,在山上建立祠堂,并把放火燒山的這一天定為寒食節,曉諭全國,每年這天禁忌煙火,只吃寒食。每當寒食節,家家插柳于門,以招子推之魂。文公說以此“志寡人之過”,記住自己的過錯。

第二年,晉文公領著群臣,素服徒步登山祭奠子推。行至墳前,只見那棵老柳樹死而復活,綠枝千條,隨風飄舞。晉文公望著復活的老柳樹,像看見了介子推一樣。他敬重地走到跟前,珍愛地掐下一根柳枝,編了一個柳圈兒戴在頭上。祭掃后,晉文公把復活的老柳樹賜名為“清明柳”,又把這天定為“清明節”。

好,聽眾朋友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兒了,您聽完這段故事,有何感想呢?真心感謝朋友們收聽我們今天的欄目,希望您能夠喜歡,再見。

讓我們下次空中再相會。

撰文:紫君

配樂:選自天音網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