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女巫捕風捉影 幽靈逐漸現身

2019-04-10|来源: 【新纪元周刊】|标签:通俄门 民主制度 猎巫 特朗普 奥巴马 

美國首都華盛頓沼澤的女巫獵捕、近兩年的“通俄門”調查,幾度捕風捉影,終于偃旗息鼓、宣告結束。過程中,從沼澤中冉冉升起的幽靈,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邪靈,正逐漸的現身,露出了原形。

當美國(奧巴馬政府)司法官員認定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有通俄嫌疑,后來又有干預司法的嫌疑,以及俄國涉嫌干預美國的選舉,對這樣的懷疑,美國民眾的確有擔心的權利。因為這涉及到美國民主制度的基石,也涉及到國家安全。對此進行調查,由特別檢察官穆勒領銜,社會皆予以認同。既然司法部有證據,認為值得調查,那就查個水落石出也好。

但是,當司法部長巴爾在公布的穆勒報告摘要中說,調查報告認為特朗普總統本人、他的競選團隊和任何相關的人,都沒有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與俄羅斯串通以干擾大選,美國社會正義人士的反應,民眾正常的反應,應該是松了一口氣,清楚的知道他們的領導人是可信的,他們的制度沒受到威脅,他們的選舉完整而有效。

令人奇怪的是,美國社會左派、許多民主黨官員和民意代表,及眾多的左翼媒體,卻對此如喪考妣,格外沮喪,對穆勒報告的結果甚至不愿承認、不敢正視。這真是非常的奇怪!難道這些人希望美國總統是一個受俄國人擺布的玩偶?難道他們希望美國的民主體制受到破壞?本來應該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事情,為美國慶祝,卻成了他們的哀號!這究竟是怎么回事?這些左翼官員、主流媒體和“深層政府”(deepstate)、華盛頓的沼澤泥洼,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不是很清晰了嗎?

別忘了,民主黨人和左翼媒體,一直是對特別檢察官穆勒持有正面看法的,相信他會秉公辦事、公正調查、獨立完成司法部長交代的任務。在特朗普更換司法部長、更換聯邦調查局局長的時候,民主黨人都大聲疾呼,要保護“穆勒”,保證他的調查不受干擾,能夠持續進行。

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個人資質,應無可挑剔。他的全名是羅伯特?斯旺?穆勒三世(RobertSwanMuellerIII),生于紐約,有普林斯頓大學文學士、紐約大學國際關系碩士、弗吉尼亞大學法學博士的背景,參加過越戰,曾出任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副部長和聯邦調查局局長,他在FBI的任命參議院兩黨議員98票支持,無人反對。其資歷和經驗足以擔任調查的職責。

特朗普說,穆勒調查“是個恥辱;這是個以失敗而告終的非法拆臺。”的確是這樣。穆勒在近兩年的調查中,動用了19名民主黨的律師,40名聯邦調查局特工,發出2800多張傳票,與500個證人交談,執行近500個搜查令。對特朗普來說,他問心無愧,所以他才沒有受到干擾,而是在上任兩年內強力、成功的推動著他的一系列議程。他多次告訴美國人民,這是典型的“獵巫”(witchhunt)、這種五百年前歐洲人在大規模的歇斯底里的時候,去捕捉女巫的行為。

但是,華盛頓的左翼勢力為什么要去制造這個恥辱,為什么要去非法的拆臺?這僅僅是因為2020年的總統大選?還是另有企圖?特朗普觸動了他們的哪一塊奶酪,才讓這些勢力大動干戈?

捕風捉影的獵捕女巫行動結束,特朗普還沒心思去乘勝追擊,他的支持者和盟友就已按耐不住,要向政治對手“宣戰”了。保守的福克斯新聞主播漢尼提準備向每一個濫用權力的政府官員、每一家撒謊的新聞媒體、每一個撒謊的國會議員問責;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的南卡議員格雷厄姆表示,會要求司法部長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對獵巫的緣由進行調查。正義力量如此的攻勢之下,人們可以預見到什么呢?那就是隱藏在左翼政客和主流媒體背后的幽靈,就不得不逐漸的現身、現形了!

這個幽靈,就是民主黨內的社會主義勢力,也是人們熟知的、曾經“在歐洲徘徊”的共產主義幽靈(來自《共產黨宣言》)。美國民主黨如今已經不是杰佛遜、羅斯福和杜魯門總統時代的民主黨了。雖然有個別理性的、頭腦清醒的領導人如國會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Pelosi),她會提醒民主黨人忘掉穆勒報告,不要想著去彈劾特朗普,但民主黨的主流,現在已經被極端的、左翼的力量所挾持,走向了一條違背美國傳統、偏離保守主義價值觀、趨向早已日薄西山的社會主義的不歸路!

美國FBI前局長科米,奧巴馬時期的司法部長林奇,這些掩蓋了克林頓電子郵件丑聞的官員,和希拉里?克林頓,及今天的桑德斯和奧-寇太茲,他們的共同點是什么?作為美國首都的“深層政府”(deepstate)、華盛頓沼澤的要角,他們的使命,就是推行其社會主義綱領,復辟共產主義幽靈。特朗普對他們來說,實在是一個攔路虎和絆腳石,必須除之而后快。即便穆勒報告證實了特朗普的清白,他們也不會去認可,而會在他們的不歸路上繼續狂奔。而與他們沆瀣一氣的美國主流媒體、左派媒體,在正常人眼里,他們應該向特朗普道歉,為他們兩年來的抹黑、造謠、無端猜測致歉。但他們根本不會這樣做。

特朗普每一個兌現的競選承諾,從退出一系列國際組織到給中產階級減稅、取消奧巴馬全民醫保、從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撤軍、讓最高法院回歸保守,都是對左派社會主義道路的痛擊;通俄門指責得以洗清,更鋪平了特朗普2020連任的道路,敲響了美國社會主義的喪鐘。

其實,美國人民應該拷問的,不是特朗普是否有“通俄”的嫌疑,而是希拉里和奧巴馬是否有“通中(共)”的嫌疑!如果考慮到從華爾街到財政部到基辛格,這么多擁抱熊貓的美國政客和掮客,他們私通中共、替中共背書,才是美國真正應該警惕的問題。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