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編輯危志立被捕 妻發起“面具男孩”活動聲援

2019-04-10|来源: 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0日】(本臺記者蕭晴採訪報導)長期關注湖南塵肺病工人群體的大陸《新生代》編輯危志立,上月底被深圳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妻鄭楚然10號接受本臺採訪時透露,危志立在獄中經常受到警察辱罵、恐嚇。而她本人日前發起“面具男孩”聲援活動,堅持為丈夫維權。

鄭楚然在採訪中表示,她聘請的律師範標文在4月8日成功會見到危志立,得知他目前雖然沒有受到刑訊逼供,卻經常遭到警察辱罵;警察還曾恐嚇他,聲稱“不會輕易放過你”。

【錄音】律師有成功地兩次會見過他,他的身體狀況是還好的,說還沒有受到身體上的刑訊逼供,但是有經常受到警察的辱罵,說他被工人利用,說他很蠢,這些都讓他覺得很困擾。他在裡面因為是新進去的人,所以他也要比其他人晚上多值班,所以他的睡眠時間也會少了一點。

鄭楚然向本臺介紹,危志立是在上(3)月20日凌晨在回廣州父母家的路上,被深圳市坪山區公安分局警察攔截、拘捕。當時警察強行將人帶走,而沒有給兩位老人任何交代。

【錄音】他父母就說,當時有警察上門把他們弄醒,跟他們說:你兒子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了,我們要帶回去給他洗腦。然後他們也拒絕告訴他父親他是什麼罪名、因為什麼事情而被抓。在接下來的6天裡面,我們都沒有收到刑拘通知書,也沒有警察告訴我們危志立被關在哪一個看守所。終於在26號的時候,警察有給我們打電話說,危志立是被關押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罪名是尋釁滋事。

鄭楚然講述,危志立從中學起,就非常關心底層工人的生活及身體健康狀況,他的出發點只是想幫助工人渡過難關,因此,她非常支持丈夫的工作。

【錄音】然後我們有請律師去會見,我們就得知他被抓的原因應該是跟幫助塵肺病工人追討賠償這件事情有關的。危志立他從中學開始就非常關注底層的一些勞動者的生活狀態,因為他的祖輩還有他的父母都是工人,他就從小就很知道工人的辛苦。他在大學的時候有看到學校宣傳的一些小冊子,是跟塵肺病有關的,他就覺得非常的感觸,就覺得他們(的經歷)非常的慘,所以他就也去參加了一些調研,是跟塵肺病工人生存狀態有關的調研,他非常的關注,而且他想要為他們做一些什麼東西(事情)。所以在我們看來,他做的事情完全是合理合法的,也沒有擾亂什麼公共秩序。

在危志立被抓後,大約有近百名湖南塵肺病工人準備去深圳聲援危志立,但在張家界火車站遭到警方攔截。隨後,警察上門看管監視,不讓工人出門。

鄭楚然也表示,雖然在替丈夫維權的過程中,需要不斷戰勝自己的恐懼心理,但她依然會堅持下去。同時,她也希望通過法律程序,為丈夫討回公道。

【錄音】在我尋找小危的過程中,我是覺得有很多位置(手續)是違反法規的,(比如)就是我們的家屬在人被抓走之後,在24小時、48小時之內都沒有找到這一個人,讓我們耽誤了最好的給他請律師的時間。而在這一個過程中,其實我們耗費了非常多的心力,比如我就是因為這件事就沒有辦法繼續我自己的工作,甚至我是又維權、又上訪啊,這一些事情都給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擾。當然我也會非常的恐懼,比如我會害怕他在裡面會不會受到刑訊逼供,我也會害怕我自己因為聲援我的丈夫,而被採取更加可怕的一些對待,這一些都是我非常害怕的。

此外,與危志立一起幫助塵肺病工人追討賠償的同事柯成兵,以及《新生代》主編楊鄭君,也遭當局拘捕。其中,楊鄭君於今年1月初被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罪羈押,至今一直未被允許與律師會見。

鄭楚然說,她于日前發起了“面具男孩”的聲援行動,就是她和另外三名分別戴著危志立、柯成兵、楊鄭君面具的網友,在廣州街頭拍照,假裝他們自由地行走在景點、公園等場所,一起吃著雪糕、玩著遊戲。鄭楚然表示,她會每天上傳一張“假裝自由”的照片,直到丈夫恢復自由。
鄭楚然日前發起“面具男孩”的聲援行動(網絡圖片)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蕭晴 報導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