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刺激房地產經濟 戶籍惡法被迫放寬

2019-04-09|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戶籍 制度 取消 城鎮化 公民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9年4月9】(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禁錮中國人60多年的惡法——中共戶籍制度出現重大轉變。4月8日,中共發改委印發通知要求在多方面實現“新型城鎮化”,其中包括年內將全面取消人口100萬至300萬城市落戶限制;人口300萬至500萬城市則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等。

這項名為“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文件共分6大項,強調“城鎮化是現代化的必由之路”,要求“加快農村轉移人口市民化”,要求各地按照“尊重意愿、自主選擇”原則,以農業轉移人口為重點,兼顧大學和職業院校畢業生、城市間轉移就業人員,加大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推進力度。

這項通知還要求,今年底所有義務教育學校要達到官方規定的辦學條件“20條底線”要求,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的政策。

據了解,目前常駐人口超過500萬的城市有13座,北上廣深為超大城市(常住人口1,000萬以上),天津、重慶、武漢、成都、南京、鄭州、杭州、沈陽、長沙為特大城市。

這意味著,除了這13個城市外,其它城市都將全面放開放寬落戶限制。分析認為一大批二線城市受益最大,包括西安、蘇州、合肥、濟南、青島、大連、廈門、寧波、昆明、石家莊、南昌、福州等城市。事實上,今年3月18日,河北石家莊已率先實施零門檻落戶。

發改委此次通知指出,深化“人地錢掛鉤”等配套政策。有分析指出,人口的增加,必然帶動土地指標和財政指標的增加。因此,土地指標的增加對很多二線城市以及大都市圈周圍的三四線城市是一大利好。未來房地產市場發展的重點也在這些城市。

中共於1958年制定了「戶口登記條例」,確立了一套嚴格的戶口管理制度,包括常住、暫住、出生、死亡、遷出、遷入、變更等7項人口登記制度,均被分為「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兩大類。

在1950年代到1980年代,中國實行計劃經濟政策,由此個人物資實行全民配給制,並依賴戶籍管理制度進行配給管理。全民配給制中,戶籍所劃定的占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業人口被排除出除糧食外的配給。

中共又在對農產品的統購統銷中,通過剪刀差的方式剝削農民。農民和中國農村因此長期處於貧困狀態。中國3億6千萬農村戶口持有者,從此成為二等公民。

2014年9月,《財經國家週刊》引述報導,長期以來,占人口總數達80%的農村居民,只享有社會保障支出的10%左右,而占人口總數20%的城市居民,則享有社會保障支出的90%。

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張玉林向媒體提供的數據顯示,自1986年到2000年的15年間,中國約有1.5億左右的農民子女,未能完成初中教育。然而僅1990年代的10年間,中共對農民徵收的各種「教育集資」、「教育附加費」,約在1500億元以上。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總結說,「身分限制就是把農村人口『框』在一個地緣、血緣關係裡頭。」

2018年新年期間,經濟學博士、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發文說,戶籍制度限制了農村發展,造成6千萬留守兒童,4千萬留守婦女的嚴重結構性扭曲。

《解體黨文化》一書認為,中共通過「戶口」進一步控制社會。「戶口」、「暫住證」相當於西方國家的「綠卡」、「短期工作簽證」,只不過限制對象是本國人。這對於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的中共政權來說,可以說是極大的諷刺。

在戶籍制度帶來巨大問題和廣泛怨忿60多年後,如今雖然中共聲稱要改革戶籍制度。然而單純的開放戶籍制度讓留守兒童成為流動兒童,就能有效解決長期以來由戶籍制度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嗎?

有專家分析認為,農民工舉家入城負擔重難解問題。而且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沒法完全放開戶籍制度。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中國對常住人口500萬以下的城市,放寬、取消落戶限制,是為了推動城鎮化進程,不過戶籍制度的松動是有限的,“低端人口”要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落戶并不容易。

“中國長期以來還是計劃經濟的思路,控制人口也有慣例依賴。總體上來說,大多數所謂‘低端人口’,特別是農村進城打工的人,他們要落戶還是很艱難的,不是那么容易。很多地方都有限制,比如說要有大專學歷。”劉開明認為近年來,北京、上海沒有放松落戶限制,反而一直在收緊對流入人口的限制。

北京一名不方便署名的知識界人士表示,這并非一個以惠民和民生為目的的政策,更多的考量還是要維護土地財政和房地產經濟。如果是從民生和惠民考量,那一定是要從公民待遇,城市勞資,科技和文化的人才優惠,優惠土地政策這些最基本政策的舉措來考量。而《通知》則不予涉獵,那么這個所謂的全面取消戶籍限制對真正城市所需要的人才和民眾并沒有太大意義。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表示,目前中國經濟下行,解決房地產泡沫問題是主要原因。另外,中美貿易戰下,很多外資企業撤離,導致大量農民工回鄉,解決這部分人的出路。

常年關注中國戶籍制度的北京律師程海表示,中國現行的戶籍制度是違法違憲的。持有居民身份證的中國公民,有權在中國國土任何地方居住、工作,戶口只有登記、申報居民常住信息的用途,不應該成為限制公民自由遷徙的工具。而1976年,中國國務院和中國公安部出臺了限制戶口自由遷徙的規章制度,人為設置障礙,把戶口變成了限制人們權利的工具。

在程海看來,戶籍本身應該是不附加任何利益的。目前有北京戶口的人,在當地買房、買車、開滴滴的權利,不是特權,而是其他“北漂”一族本該享有的,但被人為剝奪的權利。程海認為,中國對常住人口500萬以下的城市,放寬、取消落戶限制,是為了刺激經濟,特別是房地產市場。

“城鎮化”是總理李克強上任以來的施政重點。早前,北京清華大學的“北京城市實驗室”團隊指出,隨著經濟人口增長放緩,目前有近千個中國城鎮正面臨“城鎮收縮”的現象,若官方不作出調整,恐將出現美國“銹帶”的衰退景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