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忠狗四兒-陰器(41)

2019-04-07|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忠狗四兒

我在烏魯木齊時養了幾條狗。辛卯年蒙恩遇赦回鄉,一只取名叫四兒的狗,戀戀不舍的跟著,趕也趕不走。竟然一路跟隨到了京城。一路上,四兒守護行李箱子甚嚴,不是我親自上前,就是家里的僮仆都不能取出一件東西來。如果不理睬它,稍微靠近箱籠,四兒就會像人一樣的后腿站立,發怒咬這個人。

一天,要翻山過辟展的七達坂,達坂譯成漢語就是山嶺,七達坂意思就是說這山有七重,曲折陡峻,稱為天險,很難翻越。我的輜重行李一共有四輛車,一半在嶺北,一半在嶺南,天已漆黑,不能全都翻過山去了。四兒這只狗就獨自臥在山巔,左右守望,看護行李。 一見有人影就疾奔過去查視。

我特意為這個四兒寫了兩首詩:

“歸路無煩汝寄書,風餐露宿且隨予;夜深奴子酣眠后,為守東行數輛車。”

“空山日日忍饑行,冰雪崎嶇百廿程。我已無官何所戀,可憐汝亦太癡生。”

記得就是四兒當年的這件實事。回到京城家中后一年多,一天晚上四兒被毒死了。

有人說:“家里的奴仆們嫌四兒守夜太嚴,所以用計把它殺死了,卻推說是盜賊把它毒死的。”這是想當然吧。我收葬了四兒的尸骨,打算給它起個墳,立碑題字“義犬四兒墓”;然后再雕四個家奴的石像, 在各自胸部刻上他們的名字,讓他們跪在四兒的墓前,這四個人是趙長明、于祿、劉成功、齊來旺。

結果有人說:“把這四個家奴安置在四兒的墓旁,恐怕四兒不愿意。”于是我就沒有這樣做。 僅僅在這幾個家奴的住室上題寫了“師犬堂”這幾個字。當初,翟孝廉送我這只狗的前一天,我做夢夢到已經去世的仆人宋遇給我叩頭說:“知道主人從軍萬里,現今來給您服役。”

第二天就得到四兒這只狗。因此我很清楚這是宋遇轉生的。可是宋遇生前為人十分陰險狡詐,是群仆的魁首,為什么生作狗了反而如此忠心耿耿了呢? 難道是他自己知道正是因為前生造了惡業墮落為狗,悔過從善了嗎 ?也可說是將功補過了。

------------------
陰器

古代用于葬禮的器物,叫陰器。后來人們又做紙車紙馬用于葬禮。孟云卿寫的《古挽歌》中說:“冥冥何所須?盡我生人意。”

意思就是人死了到了冥間,不知道還需要什么嗎?這些不過是盡我們這些活著的親人的心意罷了。 借此來使自己的悲痛稍減。可是我的大兒子汝佶病危時,他的女兒讓奴仆為他焚燒一匹紙馬, 汝佶本來已經斷了氣,卻又蘇醒過來說:“ 我魂魄剛才出門,茫茫然的不知道該往哪里去。遇見老仆人王連升給我牽了一匹馬來,送我走。遺憾的是那匹馬是跛足,顛簸的很不舒服。”

那個被指派焚燒紙馬的仆人一聽哭著求饒,說:“是我的過錯。點火時不小心弄折了一條馬腿。”

還有我的六堂舅母常氏,在她彌留之際,嘴里喃喃自語說:“剛剛去看了新房子,挺好的。就只是東邊的墻壁損壞了,沒有辦法了嗎?”

旁邊守護的人過去查看她的棺材,果然發現左側有一個洞穿小孔。那些做棺材的木匠和監工還都未曾發現這個洞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