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終審庭裁定用自己電腦不構成“不誠實取用” 香港將掀翻案潮

2019-04-05|来源: RFI

在過去,有人假使用自己的手機或電腦進行偷拍行為,或從事任何一般性違法行為,香港律政司都一律控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而且一般都能將嫌犯繩之於“法”,但終審法庭4日在一宗裁定中,變相判處律政司過去慣用的這條檢控“萬能鑰匙”,已經不再萬能,因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範禮全撰寫的判詞指出,使用自己的電腦,不能構成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在這宗裁定下,被控上述罪名的一家小學4名教師泄露試題案,所有被告維持罪名不成立。

由於終審法庭的裁定具有法律援引先例地位,而過往不少此罪的定罪案件涉及使用自己電腦,法律界人士相信,勢將掀起翻案潮。終審庭的裁定亦曝露了法律漏洞,例如在私人地方偷拍的罪行無罪可告。

終院5名法官一致駁回律政司司長針對4名無罪教師的上訴。法官範禮全撰寫的判詞指,《簡編牛津英語辭典》對“取得”的定義不是指一個人使用自己的裝置,“取得使用”(obtainaccess)應指未獲授權下使用電腦,若解讀為使用自己設備,法律的詮釋和文字的定義相互只會是格格不入。前立法局文件顯示立法目的是針對犯罪者使用他人電腦犯案的情況,法例界定電腦罪行時,都是涉及使用或誤用不屬於犯罪者本人的電腦。判詞提到,若當初立法時寫下的條文為“使用電腦”(useacomputer),便不太可能出現如今只限於取用他人電腦的較狹窄詮釋。

對於律政司上訴時指,1993年立法時未能預視多種使用電腦犯案的情況,包括上載色情影片到互聯網、發放載有虛假資料的電郵等,若採用狹窄詮釋會損害法律打擊電腦罪行的效用,終院認為過闊的詮釋會衍生出其他超越立法原意的罪行,更指出律政司看來想法庭協助保護一項有益的政府政策,但那不是法庭的職能,法庭不會因覺得某種目的有益,就把法律解釋成符合該目的。

4名教師泄露試題案,律政司去年遭高院駁回上訴後,已急煞停同類案件的檢控,截至昨天仍有11宗警方案件及2宗廉署案件,要等候終審結果才可處理。律政司4日稱尊重終院裁決,判決有助澄清法例條文和法律觀點,會與執法部門聯繫,檢視是否繼續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提控,或改控其他控罪。律政司提醒,大部份針對現實世界的法例,如盜竊、欺詐等,均適用於互聯網上犯罪;而本案的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仍對非法入侵或取用他人電腦等行為有效力。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告訴蘋果日報,終院判決達到撥亂反正的效果,他批評警方和律政司過往一直貪方便,沒仔細考慮涉案行為本身是否犯法便“用這條萬能鑰匙去檢控”,令條文越擴越闊,遠離立法原意。他反問若某行為本身不犯法,“為何涉及使用電腦就變成犯法?”以本案為例,若老師憑記憶記下或用菲林相機拍下試題再向外宣揚,過程便不涉“取用電腦”,足證控罪不適合用來控告泄露試題行為。

圖:香港法院網絡圖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