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力推動信用分制 分析稱不切實際且有害
圖為中國網絡關於社會信用黑名單報導圖片(網絡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4月3日】(本臺記者劉瑩綜合報導)近年來,大陸自上而下推動信用分制度,這也正在成為中共維穩政策與手段,向政治監控泛濫蔓延,有分析認為,大力倡導社會信用體系不切實際,而且有害,容易造假、尋租,產生許多弊病。

4月2日,中央社報導指,蘇州“桂花分”、杭州“錢江分”、廈門“白鷺分”、福州“茉莉分”等,這些都是地方政府對市民信用評價的體系。

中國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已有約20個城市訂立評分指標,和入學政策、圖書館服務、租房優惠、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等掛鈎。

報導引述財新網報導指出,許多評分和個人信用沒有關係,而且容易造假、尋租,產生許多弊病。

報導稱,然而,有別于當前國際上將徵信訊息主要應用在金融活動和商務往來,中共地方政府收集的個人訊息和應用領域遠超過此範疇。

今年3月,杭州地鐵規定,逃票3次會納入個人信用資訊檔案;去年10月,北京規定在室內公共場所吸煙,除了有高額罰款,還會把處罰訊息納入個人與工作單位的信用資訊檔案。

報導引述專家意見認為,把交通違規納入個人信用評分,是對當事人二次處罰,既沒有法律依據,和信用也沒有關係。反過來說,因不想在個人信用里留下紀錄,當事人交通違規而行賄警方“銷單”的可能性更大。

報導引述前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副主任汪路曾撰文指出,大力倡導社會信用體系的負面作用之一,是給一些行業監管者不作為、推卸責任的借口,他直言,“指望社會信用體系或徵信體系可以包治社會百病,這不僅天真,不切實際,而且有害”。

此前,自由亞洲電臺3月25日報導,近日,中共共青團中央和清華紫光合作,推出一款主要針對年輕人的信用評級手機軟件,為所有的使用者進行社會信用評分。

報導稱,這款應用的開發者不願意透露他們是根據什麼樣的方法來計算信用分數的,並否認加入了比如是否中共黨員或團員等資料。但開發者強調說,有關的信用分數,將對使用者未來在找工作、申請學校、購買房屋和貸款方面帶來影響,甚至也會影響到年輕人找對象。

在美國的網絡評論人士李洪寬認為,這是極具中共特色的信用機制。他說:“它是仿效了美國的三大信用公司,利用共青團這套系統,在中國也建一個信用體系。”

原北大經濟學教授、現旅居美國的夏業良認為,給青年人信用評分,只是中共當局控制年輕人,尤其是控制大學生的一個新手段而已。

據海外中文媒體去年11月報導,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已造成逾千萬中國民眾無法買機票,數百萬人不能搭火車。

報導稱,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繼續在很多城市擴展開來,覆蓋越來越多的人群。北京市當局去年11月公布“社會信用體系”細部計劃,預計在2020年底前實施,目的是全面監視其2200萬居民的生活,將“不值得信賴的人”列入黑名單中,並讓其“寸步難行”。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社會信用制度推動結果侵害人權、人民隱私,而且讓有權力的官員掌握所有人的隱私,甚至濫權侵害中國每一個公民,中國公民“毫無防備、毫無抵抗、毫無申訴的機會,狀況實在太慘了”。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