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公開支持許章潤的學者增加 中共當局加緊封鎖

2019-04-03|来源: |标签:石濤 許章潤 中共當局 加緊封鎖 

在昨天節目中提到這個三仙姑,我們就說起黃河陣。實際十二金門呢,元始天尊的十二弟子都毀在了黃河陣里面。黃河陣是這個云霄、瓊霄跟碧霄,又叫三仙姑,是正神來的,他們的哥哥是趙公明,也是正神來的,毀在那里面。后來我當時順口說我說其實表明就毀在了色欲里面。三仙姑后來就主持了人間女人生孩子、婚姻。趙公明,后來是武財神,對不對?哥哥是財,妹妹是色。而他們兄妹在整個通天教主的弟子中都是人,不是獸,而且他們的境界非常高。三霄姑手里面叫混元金斗,就是混沌時期出現的,就是宇宙剛開始的時候有的,就這么解釋,就是這意思了。

還有一個叫縛龍剪、金蛟剪的。金蛟剪,十二金門當中沒有任何人能夠打得過。而趙洪明手里面是二十四顆定海珠,后來成為了佛家里面的二十四層天。所以元始天尊的十二金門,對于他們倆誰都打不過,對于這兩撥都沒打過。趙公明落在了福建,落在了兩個散人手里面,就是落寶金錢,會飛的小金錢兒。至高的神仙,就差一步就出去了,就差半步,他就出去了。

他的二十四顆定海珠,就是他留在手里頭就是為他能夠修出去。偏偏落寶金錢把二十四顆定海珠給他打下來。貪財的必在紅塵中,消耗掉你的一切。黃河鎮,十二金門進了黃河陣全廢了。十二金門里面的大徒弟廣成子修了1500年,老子進入黃河陣之后,先看到廣成子躺在地下,鼾聲如雷,說1500年全廢了。修行的人,犯色戒一毀到底。而三霄姑在我眼睛里是一個女人。

云霄,有著她內在相當善良的一面,所以云霄在動手的時候,她一直是勸阻的,包括她的哥哥,最后云霄也并沒有被老子殺掉。二妹妹瓊霄是隨波逐流的,大姐說的也對,小妹說的也對。碧霄那是最狠的,三妹是最狠的,情欲最深,替哥哥報仇,拿著金蛟剪,跟這個混天斗就去殺老子殺他們的師伯,說你師伯,我也毀了你。

女士們別介意啊,我們講的是男人齷齪的太多了,所以你別往身上套,我們講的是那個故事里面的道理。女人出于情色什么都敢干,上敢捅破天,下敢戳穿地,所以她的力量無窮。而她的妹妹,她的中間的二姐是無所謂的。所以在現實環境中,你會看到很多女士怎么樣都可以,你同樣可以看到有些女士很賢惠,你當然也可以看到女人心賽蝎毒。所以,她只不過表現出在這個環境中不同的品質。

不是我們對和錯,男人對和錯,女人對和錯,而是當你的魂魄進入了這個身體的時候,這個身體本身有這種類似的東西,對吧?有這種類似。所以她干嘛用三仙姑,她其實是一個女人,一個女人身上的三種典型的品質,這三種品質,不同的品質都可以把男人毀了。因為那十二金門全毀那里了,毀完之后老子給他們救出來,老子用自己的功力再賦予他們一些能力,但這十二金門經歷過這樣的一個過程之后,他們等于是凈化掉自己的進化的過程。

如果他們不需要凈化的話,他們沒必要遭此劫難。元始天尊身邊的大弟子,身邊的弟子,就沒有遭此劫難。所以又是個凈化的過程,封神演義太有趣兒了。咱們講的是故事,那今天的人,今天我們現實中的人,能趕上共產黨,就相當于我們的魂魄掉進了那十二金門,掉進了黃河陣。黃河是中國的代表,寓意著今天的故事。我依然認為只有在生命上,你只有能夠拜對了師父,你才有機會,瞬間有這種感悟。

黃河代表了今天的中國,我們今天遭遇的磨難,今天在中國社會就是淫蕩統治著上下,從而造成了今天每一個人,家庭的一切都是從上至下的破碎,但是同時呢,又是巨大的機會。所以很簡單,拒絕中共,就像在黃河陣當中。當你拒絕中共的時候,就像他們遇到了自己的師伯救他們一樣。那十二金門已經成了凡夫俗子了,鼾聲如雷了,他們的師伯進來救他們,他們也不知道。

地獄的門向你敞開的,門戶大開,首都機場,對吧?然后中央電視臺穿一褲衩,然后人民日報社,頂天柱,就這個。今天的人我們就掉在這個環境中,所以呢又是個進化的過程。那現實中你會看到共產黨的邪惡。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么說的,許章潤公開信批評了習近平,清華大學表忠心把他給開了,全都給干掉,就是任何不能開班,不能教學生,不能這,不能那,估計沒工資了。那一石激起千層浪,那他是知名的學者,敢言的學者,學者本身手無搏雞之力,他靠自己的知識和他自己對生命的認識而串聯起來的文化,來支撐著社會的整體的故事。那他們個人有著他們個人的這種,面對中共,他們敢發出聲音來,已經相當不容易了。因為在中國的社會中,有一個問題就是,其實真正的人的文化已經被摧毀了,你不用講什么北大清華的,對不對?

就像我跟大家講,為什么叫真正的人的文化摧毀了?一個人來到海外,已經成為牧師,敢去給別人講授宗教,開講堂,給人講這些宗教,結果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先說自己是中央黨校的哲學系的博士,你不嚇死人那?就這樣的人,他都分不清中共是魔鬼的,你如何去講解神?不就是一個知識嗎?不就是瞎顯擺嗎?不就是跟那個有錢人穿了一個十萬美金的西服一樣嗎?對吧?吹牛皮嘛。

是吹牛皮的方式嘛。什么都沒有。所以我講的意思就是他不是不想,而是在中共的體制之下被人家摧毀了生命的認識。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又不乏很多朋友,他的魂魄的一面呢,他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從而以他自己的角度發出拒絕中共聲討中共的聲音。

我以為包括很多知名學者也是這樣。那許章潤這件事情呢,是相當觸動的。給我的感覺有點類似2015年的709事件,那是律師,那是完全針對律師。這個呢是完全針對學者。那針對學者的打擊,是跟推廣習近平思想有關,這是對等出現的兩個,對不對?習近平思想實際是王滬寧做的,那作為眾多的學者,其實意識到它的邪惡,只要一打共產黨就會打到他身上,因為習近平思想成為了黨的核心。這就出現了相互之間的對壘,所以對那些學者出現了打擊。

大多數知識分子對許章潤遭到打壓保持沉默。但也有學者公開表態,反對整肅,聲音遭到了當局的鎮壓。絕大多數保持沉默。所以這是我們說的,共產黨講你是個知識分子,你的存在就像北京圖書館里面的藏書閣里面的一副塵埃一頁破紙。你有知識,卻沒有任何生命價值,你把自己存在了首都圖書館里面,中國最大的圖書館里面,來表現你擁有占了一份額,自我欣賞,茍且偷生。所以共產黨惡心你們叫知識分子,不會叫你們是文化人的。因為文化是把知識串起來,糖葫蘆,北京賣的糖葫蘆,對不對?

如果山楂一個個弄糖,就成了漿糊了一大堆了,得把它串起來,然后蘸上糖稀,零下一度二度擱外頭一豎,賊香,賊好吃,那就叫文化。單個的果子什么都不是,它叫果子,它不叫糖葫蘆。糖葫蘆,人們一聽,小時候一聽吃糖葫蘆,過年似的,吃不起家里頭。說你吃點山楂,不吃,太酸了。所以這是知識,那個呢是文化。那共產黨壞啊。

獨立學者榮劍在推特上發表照片,推文是昨晚許先生的后援團,一些知識分子。而海外的媒體轉載了清華大學法學院的教授勞東燕的文章:心情很郁悶,本院一名同事因之前發表的公共性言論遭到停課處理,又得知本校的一個學生向學校校紀委舉報思修課老師上課的內容與相應言論,兩則消息未得證實,但看來并不是無中生有。舉報制度是出賣人性的,最下賤的。

共產黨以誘惑與獎勵,來獎勵那些舉報者,連那街頭賣淫的女人你都不如。陰險,狠毒,蝎毒般的心態,蝎毒般的什么都是襲擊的,都是人看不著的,卻可以置人于死地的。為了你一口的痛快,所以我說那是人嗎?他完全活在了這一面。但這是中共體制中大肆鼓勵的,為什么?瘋了,不是人,這都不是人的行為。老師在上頭講課,對吧?尊師敬友,那是人。他在教授你知識,他在教授你文化,你卻把他踩死,為了得上三塊錢。

有人說那男人出去淘氣去,女人上街買什么張小泉剪刀,那碰上狠的不得當香腸,她給你切成一段一段的,因為你自己就是廢物。所以這不叫什么傷天理,他懂得天嗎?今天有多少人懂得天?對吧?如果他懂得天人合一的話,多少取名字的,給自己的商鋪取名字的敢用天,敢用地,敢用皇上,敢用神仙,改用那名字?他懂得天的時候,他敢用嗎?有天還沒人呢,是不是?多少有知識的人我起個護號,我做買賣,上頂著天,下頂著地呀?吹牛皮,上嘴唇頂著天,下嘴唇頂著地,你把整個都給吃了,天地都吃了,都在你嘴里了,這個東西就是這樣的。所以無知就是力量,無知是指沒有生命的知識。所以你會看到這些人的淺薄,兇狠和下賤。

之前發表的公共性言論,遭到停課處理的人就是許章潤。勞東燕博士的文章,相關部門的做法完全不能認同,任何時候用權力壓制公共性言論的做法,都不可能具有基本的正當性。你看,多文化啊,我覺得真是不容易,但他是一種凈化的過程。你要看到,這樣有知識的人知道它不對,還和風細雨的去進行反抗。和風細雨的反抗,怎么說呢?就像聊齋里面的那些被擄走,就是被那些妖精鬼怪狐仙兒給壞了的人。

還和言細語地說你別這么做啊,不好啊,真的不好啊,這么說的。那榮劍說許章潤在清華受壓,數千名教授居然無動于衷,只有幾個老師公開表示譴責,必須向這兩個教授表示致敬。數千個教授居然無動于衷,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共產黨員,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是高級動物,因為他們大多數都失去了人的理念。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在中國社會中,如何搞民主?未必有人知道。民主的社會是跟生命關聯的,而不是一個單純的社會形勢,對吧?南方的房子,他習近平在在福建的房子屋頂是那么做的。到了北京的屋頂,四合院兒的屋頂是這么做的。兩邊有著本質的差距。

任何一個東西都是由當地的生命文化跟相互關聯的。民主的社會制度同樣跟每一個個體者他的宗教信仰直接相關的。而中共的體制把人全殺了,全變成高級動物了。所以這樣的人來到了海外,同樣是偷雞蛋換雞蛋,換蛋的有的是,同樣的大聲喧嘩。昨天還看見說吃那個自助餐,他那搶的蝦,搶了這么大一摞,他吃不了扔了就走,什么道理?用權力強奸女人,提著褲子就走,錢都不給,沒伺候好我,男女都是這樣的,這是中共黨文化中把人毀了。

這樣的人如果占有相當比重的話,當進入民主社會的時候,整個全都崩潰了,那高級動物滿街跑啊,對不對?家家都成了公共痰盂了。那就只能拼全力拼實力了。其實從這樣的具體事件中,你都可以看到這些。中國人生存智慧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明哲保身,你看?這不是智慧,中國人生存的聰明中,奸猾中,利益中,是明哲保身。

生活在智慧中的人,他是懂得那個事情的發生有著因由,所以他不管。生活在一個無神論的環境中,他懂的是奸詐,所以沉默。我以為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各掃門前雪不是今天的事情。

毛澤東當年呢永遠殺掉5%,永遠有5%是敵人,殺掉5%,讓他們去震懾,目標不在那5%,目標在那95%。我曾經也承認暴虐橫行時沉默是堅守的底線,目睹狀況沉默底線終究還是太低了,沉默代表的根本不是中立而是順從,而順從是沒有底線的,在對方緊逼之下,自己一方只能步步后退。

我覺得這就是今天的現狀了。這是生命認知分不開時的一種外在的表現,但這件事情極具代表性。極具代表性的意思,他表現出即使是反共的,在中國的學者中,高等學者中,她是法學院的教授,她在生命認識上也就不過如此,所以可以看到共產黨,在人的角度來講是不可戰勝的,人只能與神同行。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