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美貿易談判為何爭論不休

2019-04-02|来源: |标签:石涛 中美贸易谈判 

今天聽說這個Gplus就是Google的社交網站關門了,應該是今天,我在推特上看了。我個人當然得有這個Google賬號了,原來在我印象中從Gplus本身出來之后,其實一直,他用強迫的辦法,你要想進入,比如像YouTube的賬號啊,其他賬號,你只能先進入Gplus。那YouTube,Google做得很成功了。因為YouTube是Google買過來的,他當年大概花了20億吧。

很奇怪,推特上有個人也問說很奇怪。谷歌這么強大的公司,這么優秀的公司,他做不好社交媒體。當時Google做Gplus是因為Facebook,后來出了推特,那當然再后來有不同的社交媒體。但是Gplus呢,就做的有點上不去下不來。有人說他像推特,有人說他像Facebook。我個人的角度呢,我覺得就是谷歌曾經動用了他相當大的力量。

你比如說,你要修改任何東西,你自己賬號里的任何東西,你必須在這個Gplus里做,這個是很厲害的。因為你說用谷歌的賬號,有多少人用他的Email賬號?通常的道理都會說很容易在這個基礎上起來,他為什么起不來?但他的其他產品又完全可以起來,可以獨霸這個世界。

我個人的角度說,在他的在他的其他產品的背后,有著他時代的使命。其實就我個人來講,現在如果我們說使命來說,使命有著他背后生命的因素。你說神的因素呢不太合適,有他背后的生命因素,才叫使命,那使命通常是褒義詞,就是是正的。維護道德的,維護人的道義的,維護人間的生命的真實的。那其實真正的原因就是背后有著他生命因素。而現在的精英文化是強調人這一面的創造。那共產黨呢走得就更絕了,到了這一面呢連創造都不創造,它創造的一切都是偷搶騙。

有期節目跟大家說了,其實是我剛剛知道的,這個朋友講的故事我覺得蠻滑稽的。其實在臺灣、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都有一種日本人做的這種cheesecake,就是一種小cake,就是一種小蛋糕。很有名,它味道很特別。原來呢,在旅游雜志上,在一些旅游的網站上,加拿大多倫多,說第一你要到那去旅游,第一選擇的食品就是這個,你得嘗這個蛋糕,十塊錢一個,永遠賣十塊錢一個。那個店呢早晨7:00開門,到晚上11:00,永遠排隊。那你說覺得不合適了,反正絕大多數人去買的時候排隊。

一人只能買一個,想買倆,你還得再排一回,照顧后邊的人。沒有廣告,什么都沒有,沒看過他做廣告,什么都有。那這個東西呢,其實在新西蘭,在澳大利亞都有,日本人做的。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地方說了,我剛剛聽到一個朋友的故事,他認識的一個人就在加拿大多倫多也做cheesecake,也做這種。他吹什么牛皮呢?說那家我認識如何如何,很熟的,他有幾家店。

后來我聽著聽著呢,我說不對吧,那個原來他只有一家,后來這一年多來在幾個主要的商業區,他買了地方,包括多倫多最高檔的那個shopping中心,他買了個店鋪,租了個店鋪。當這么一分開的時候開了五六家店,那個地方就不太排隊了,我說這是真的。他說不是,我跟你說我那個朋友是在這家店干過,而且把那個秘方都給弄出來了,所以呢,就自己挑擔單干,人家也開幾家店。我說你看大陸人做生意都這么做。他說真的,味道是一樣的。

我想說的意思,大陸人在正常的創意角度和生命角度來講,什么都沒有。但是在抄襲,我們通常講叫山寨大國,他為什么山寨?他都表現出生命惡的品質,全都表現出生命惡的品質。擁有使命的人,他擁有創造力是因為他的背后的因素,你可以講是他靈魂的原因。但另外跟他對立的一定是破壞的因素,一定是最大限度滿足人的利益的。那偷和騙呢,對很多人而言是有著一種非常特別的味道。搶呢,搶就是勢力了,共產黨的一種表現,殺人跟這東西是一樣相關的。但偷和騙呢會維持你表面的關系,極其陰險。但在大陸人的環境中,到處是偷搶騙的。偷雞蛋,騙雞蛋,塑料袋,什么都有,什么都往家拿。

這東西拿回去干嘛?往那一扔,到處都是。所以這是我想說在現實的環境中他為什么出現這個因素是因為共產黨洗腦的概念是隔斷了人們他的利益的追求,隔斷了人們生命使命,就是生命的那種靈魂的源處的根脈。但他又存在,所以另一層面,維護著共產黨的偷騙,但是呢,在自己明白的那一面就是生命的明白的那一面,他知道共產黨的惡。有錢的用錢買路往外跑,有權的用權趟路往外跑,這個沒錢的什么勢力都沒有的,用自己的技術,技術移民嘛。再不成就跳飛機偷渡,能跑都往外跑,所有人都在往外跑。說你為什么往外跑啊?哎呀,我孩子在外頭受教育,要受點好的教育。

我說你孩子在外面受完好教育,那現在在西方社會讀完大學,失業的有的是,根本找不著工作,對吧?你在北京在上海玩一玩,那錢就嘩嘩進來,因為北京的錢是印的,美國的錢是按照規矩做的,對吧?你這么容易掙錢,你兒子長大了不也就是一個掙錢嗎?因為你的仕途不就這個嗎?你干嘛還讓他出去?哎呀,你不知道,咱得開開眼界,看看人家是怎么生活的。

你看,有錢到處都是。可是呢,你到倫敦牛津街,這群英國佬太窮了,埋汰人家。但是大陸人一出來就埋說咱到英國得喝下午茶,那是紳士。別傻瓜似的,你以為就在前門樓子那兒喝點大碗茶,那叫牛飲,就是飲牲口,牲口喝水不叫喝水叫飲。

兩頭話都讓他說了,所以你可以看到這是同一個人他的交錯。他的交錯的意思就是說,人的一面,人的本來的一面,跟他的利益的一面,被隔斷的利益的一面,在他身上很有機的結合在一起。一句話,高級動物跟人在現實的環境中的交錯。

但為什么那些人要把孩子弄出來?共產黨講究的是灌輸,灌輸是什么?欺騙,強奸,對不對?它要始終保持灌輸阻擋人的靈魂的一面,是假的。你的快樂建立在強奸的基礎上,男女通行。從幼年五六歲就開始被這樣的對待,但它扼殺不了你的本性,所以人們自然的本性會往外跑,利益的也好,表面上會有各種理由。但實際是他生命內在的一種歸屬,在人的層面的表面歸屬遠離超過魔鬼式的邪惡。

《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我以為這本書講述了更多的是現實人的環境當中,包括正常社會當中的很多魔鬼的行為,它們的存在也就烘托出超越魔鬼之邪惡的共產黨的理論。那共產黨理論是馬克思出來的,對不對?它也是從那兒出來的。所以它是一種超越的,但當它是超越了本身的時候,它的邪惡沒有根脈,但它極其邪惡。有朋友問我濤哥照你這么說,共產黨是不是也是使命的?

是。我個人聽過一些,怎么說呢?從個人理解的角度吧,今天的人有那么大福分,才攤上了共產黨的存在。他福分有多大,超過魔鬼,魔鬼給予的難都不足以給這些人予身體的一種凈化。那是凈化,對吧?你看古書中,電影中都是這么說的,那是凈化的過程,我以為就這么回事。所以反過來,咱剛才說的是Google,Google的背后,Googleplus的背后,他想展現自己的能力。我們今天看到的結果就是,如果神不讓它存在,如果更高級的生命不讓他存在,他就做不成,其實是有這原因。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美貿易談判:“積極信號”背后的舉步維艱》。我覺得都有點像笑話了,因為在上一次談判結束之后,川普再次延長了90天,那已經延長一個月了,延長了90天之后,那現在往哪去呢?哪也不知道了,沒結果。第八輪談判結束,雙方均稱談判取得進展,然而海湖莊園簽署的停戰協議一直沒有定論,到底什么因素發出積極信號,又最后沒有共識。

大家要看明白,咱講過一句話,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川普在第七輪談判結束的時候明確講過,即使延長最后期限,那最多也不會到一個月,他自己的原話。今天4月2號,愚人節都過去了,川普已經失言了。為什么失言了?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有人說他為什么就不那么干?那是啊,他有他的考慮,對不對?有的女孩子說為什么你不嫁給他?是,她也想嫁他,她有難言之隱啊。

這事兒誰都想這樣想那樣,對不對?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明擺著的事兒多了,問問自個兒,對吧?明擺著的事兒多了,有幾個明擺著的事兒你辦成的。美國貿易代表星期四抵達北京,星期五全天磋商。財長發了推文說,在北京進行了具有建設性的貿易對話。這句話就完蛋了,你說都要簽協議了,還叫有建議性的,那等于活沒干。

最新的進展主要是在文本上做了一些修正,現在也不叫修正,很有趣,他在文本他們的談判都是英文進行的,所以最后的文件都是英文的。結果是在第八輪談判的時候,他們在考慮如何翻譯成中文,要一個字兒一個字兒的翻譯,保持是原意,一個字兒一個字兒地翻,你說他狠不狠?為什么這么翻?跟小偷跟騙子簽合同,美國人明知道,所以要拿合同去約束,就不給小偷和騙子任何機會,是這原因。

那主談的呢又是一生就做律師,從里根年代他就搞這個。他搞這東西也明白共產黨有多壞,所以他就得弄細了。原因呢中間出了岔子,在中文的文本中,中共刪掉了一些內容,中英文不是對應的,被美國人發現了。你說還干這種事情,他習近平都溜溜了,劉鶴可能比他大,干這種雞賊的事情。

在這種文件的背景之下,他這么干的,華爾街日報登的。大家還不明白共產黨是什么東西兒,還不明白今天的整個世界環境是什么樣的環境?這就是跟偷搶騙的人去簽協議說你別偷了,別搶了,別騙了。那就在簽這個協議的時候他還偷還搶還騙。所以這是共產黨的品質,我們一直在講它的品質。你跟黨走你就是這東西,你一定是這東西,一定的,要不然你跟黨走不了,他是這么回事。

德新社稱,大幅增加進口,華盛頓期待中國拿出舉措更好的保護在華的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結束強行轉讓技術。你看還是這個。中國準備對外企的開放云計算市場作為對美國的讓步,要雙方有一攬子計劃當中的一部分。

路透社說雙方在避免強行轉讓技術上取得了空前進展。取得了空前進展,就是兩會時那個法律通過了,對吧?美國人他只能按條款嘛,所以人家通過了一個法律,不就算進展了嗎?其實就這么點兒事兒。星期五,摩根大通跟日本的野村在中國投資了證券,分別為摩根大通證券(中國)和野村證券,針對美方要求中國開放金融市場所采取的舉措。這是被逼無奈做的,對不對?做出樣子看看,我覺得就這么回事兒。

4月1號起對原產于美國汽車和零部件繼續暫緩加征關稅,這是貿易戰的內容,這就叫積極的內容,那你也不能說不積極,對吧?但是呢,成功的把2000億中國進口美國的產品從10%增長到20%的關稅的時間成功的拖后了三個月,應該是拖后三個月。原來定的時間,最早定的時間1月1號,這個很成功。

周小川談中美貿易談判:正在出現越來越多的積極信號。你說這合同能簽嗎?永遠積極,永遠不簽,永遠拖下去,拖給誰?拖給華為的時間。但是呢,很有趣,華為就在3月底出事的。英國政府跟美國的微軟發現了他的后門,這就是我說的到時候他就死,到時候就死。川普海湖莊園說談得很好,但只能接受一個很棒的協議。

我個人覺得你會看到逐漸逐漸在這個問題上,川普應該明白,人家不要協議,人家一定爭取協議,但內心是拖出來的,拖時間。美國參議院的財政委員會的主席格拉斯利說,川普將在4月底跟中國達成協議。但白宮官員說不受時間限制,可能數周或數個月沒錯。你看沒錯吧,對吧?2月底,3月底,4月底,都是他們說的。2月底,習近平要見川普在海南,川普不見。3月底,這是川普自己說的。

現在4月底說不一定。你看,就這點兒事兒。你問小偷跟騙子他的目的是偷騙,所以其他你不用考慮,承諾什么都不用考慮。所以要從生命品質上來認識。為了一個單詞交涉兩個多小時,就這么回事。我覺得沒什么可這個那個的。這里面反映出來,美國人本身,美國貿易代表本身,對中共生命品質的認識。他想用他的權力,用他的職責,盡最大可能封殺掉共產黨可能鉆空子的地方。

南華早報:中方擔心被美方欺負,你看?上來就用欺負這詞兒,對吧?有人說呢喪權辱國條約,其實就是這樣。習近平面臨的是這個選擇,所以他不想把這個帽子及早扣在自己腦袋上,那劉鶴幫著他去拖這件事情。白邦瑞,中國問題專家,他說中方最擔心的是中國受到欺負,做出了不恰當的讓步,我們可以看到這種論調。

而庫德羅講說,在談判第一天進展艱難,第二天中斷后,那美國貿易代表呢,斥責中方,要求其回到談判桌上。而在接受CNBC采訪時又說在一次會談期間,對劉鶴提出了嚴厲的警告,中國未來表現的會更加強硬,不會接受美國的要求。

另外一篇文章就是《鴉片戰爭的苦澀歷史籠罩中美貿易談判》,這是一種氛圍,這是一種說法,隨著時間的推移就是這樣。因為習近平自己沒有退路,那沒有退路呢,那現在看來會逼著他反,但是他的中心就是只要你川普不把稅加到25%,我就硬,硬到你一加稅我就慫。那東西,就這么回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