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司祿之神-泥娃娃(40)

2019-04-02|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文昌司祿之神

算命先生虞春潭,他給人推算,大部分都很靈驗。又一次他去襄陽、漢陽一帶游歷,與一位讀書人同船,兩人相談甚歡,十分投機。

時間長了虞先生發現這個讀書人不睡覺也不吃飯,心里懷疑他非仙即鬼。夜里暗中問他。

讀書人回答說:“我既不是仙也不是鬼,是文昌帝君治下的司祿之神,有事到南岳去。因為和你有緣,所以能夠聚在一起盤桓幾天。”

虞春譚問他:“對于命理算命,我自認為理解頗深,懂得很多了。可是有一次我推算某人應當大貴,可是竟沒有靈驗。您是主宰功名、祿位的,一定知道緣由吧。”

讀書人說:“這個人的命本來是應該大貴,但他太過于熱衷做官,所以就被消減了十分之七。”

虞春譚說:“熱中做官,也是人之常情,為什么冥間對這個懲罰這么重呢?”

讀書人答說:“凡屬熱衷于做官的,其中強悍的必定會倚仗權勢作威作福,必定陰狠而且剛愎自用;而那些個比較軟弱的則總是要想方設法保住自己的官位,這樣的人一定是心地險惡而且深藏不露。還會仗勢作惡,保住官位,一定會導致他們勾心斗角,爭寵斗勝,互相傾軋,一定會排擠別人。至于到了排擠這一步,那就會根本不看這個人是好還是不好,只論是不是與自己是一伙的,即黨同伐異;也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該做的,只看對自己有沒有好處。這樣的人做了官,那壞處弊端說都說不完哪。你說的那個人他的惡行是貪婪而且殘酷,他的壽命都要消減,何止是祿位訥!”

虞春譚記住了這位讀書人的話。過了兩年多,那個人果然死了。

---------------

泥娃娃

我(紀曉嵐)兩三歲時,經常看見四五個小孩,穿著花衣服,戴著金釧,和我一起玩耍嬉戲,他們都稱我‘弟弟’,很喜愛我的樣子。等我稍大時,就不見了。后來我把這事告訴了先父姚安公,父親沉思好久,忽然想起來了,說:“你前一個母親生前一直沒有孩子,很是遺憾。就叫尼姑用彩色絲線拴了神廟里的泥孩兒帶回家來,放在臥室內。她還給每個小泥孩都起了小名,每天還都給他們供上果品,就像喂養孩子一樣。她去世后,我叫人把這些泥孩都埋在后院了。你見到的那些小孩子,一定是這些東西。”

父親擔心這些東西日久成妖,打算讓人把它們挖出來,可是因為年頭久了,記不住埋在什么地方了。

前母就是家母張太夫人的姐姐。有一年適逢前母忌日,家里祭奠之后,家母張太夫人睡午覺。 忽然夢到前母用手推她,說:“三妹太不經心,怎么能叫小孩子玩刀呢?”

家母夢中愕然一下子驚醒,就看見我正坐在她身旁,手里玩著家父姚安公的革帶, 掛在上面的佩刀已經出鞘了。

家母和家里人這才知道靈魂回家接受祭祀是確有其事。所以古人才說侍奉死人要象侍奉活著的人一樣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