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支持許章潤的學者增加,當局加緊封鎖

2019-04-01|来源: VOA

盡管中國大多數知識分子對許章潤遭到打壓事件保持沉默,但有些學者公開表態,反對當局整肅他。這些聲音也受到當局壓制。

中國獨立學者榮劍在推特上發表照片,推文是“昨晚,許先生的后援團。”其中有些知名學者,包括筆者采訪過的人。

博訊網等海外媒體轉載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的文章,文章開頭說:“最近心情沉郁而又憤懣。先是得知本院的一位同事,因之前發表的公共性言論而遭停課處理;之后,又得知本校的一名學生,向校紀委舉報思修課老師的上課內容與相應言論。兩則消息雖未得到官方的證實,但從各個渠道的反應來看,應該不是無中生有。”

這里說的“因之前發表的公共性言論而遭停課處理”的人,就是許章潤。

勞東燕博士的文章結尾說:“對于相關部門與學校因公共性言論而處分教師的做法,我完全不能認同。任何時候,用權力壓制公共性言論的做法,都不可能具有基本的正當性。如果認為他的觀點有問題或是不夠正確,請使用說服、論證或者反駁的方式。”

此前,研究政治思想的民間學者榮劍曾表示,許章潤在清華受壓……清華數千個教授居然無動于衷!目前只有郭于華、楚樹龍老師公開出來表達對許先生的聲援和對告密學生的譴責,必須向這兩位教授致敬。

關于“沉默的大多數”,勞東燕教授寫道:

“中國人的生存智慧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明哲保身。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各人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說的都是相同的道理。這樣的生活哲學能夠大行其道,在很大程度上,大概是被險惡的環境逼出來的。每個人都想要保全自己,這個完全能夠理解。

“我也曾經認為,在暴虐橫行時,沉默是堅守的底線。然而,目睹這幾年的狀況,我開始意識到,沉默的底線終究還是太低了一些。說到底,沉默代表的根本不是中立,而是順從。而順從是沒有底線的。它意味著,在對方的步步緊逼之下,己方是在步步后退。”

但另一方面,中國有關當局封鎖那些支持許章潤的聲音。根據中國新聞界名人高瑜的說法,清華大學教授郭于華告知朋友們:“章老師(章詒和)、許老師(許章潤)和我的名字被封禁,微信上只要出現全名就根本發不出去,中間加杠都不行。同時我的微博被禁言,百度搜索全面封殺,微信公眾號也發不出任何文章。”

不過筆者在美國“百度一下”“郭于華”,看到一些結果,其中有些就是關于她的。郭于華曾在媒體上發表文章《哪有學者不表達?》聲援許章潤。這個標題是仿照許章潤的文章標題《哪有先生不說話?》。

文化學者章詒和曾為許章潤說話:“我們每個人都勇敢站出來的話,清華校方不可以肆意妄為吧!”作家章詒和幾年前由于著作被禁而成為新聞人物。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批評清華當局的層層加碼的做法說:“中國的事情往往是,上面定個調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下面執行時很可能會過火,因為怕執行力度不夠,自己要擔責任,所以這種心理往往會出問題。”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高鴻鈞表示:“我的同事被無端停職停課,或僅僅因為他的言論,于法無據,并使所有的教師都處于恐怖中。在法治國家,言論自由是公民的憲法權利,也是一項基本人權。我以一位教師名義,抗議校方的做法。”

2018年7月,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在日本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批評中國當政者,稱2017年以來中國政治與社會倒退,提出警惕“極權回歸”、制止“個人崇拜”、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實施官員財產公示的陽光法案、以及平反“六四”等八項建議。

當時美國之音一項網上問卷詢問讀者對這篇文章的態度,推特上的7274名投票者里,80%選擇“完全同意或者基本同意”,5%選擇“完全反對或者基本反對”。在本網的9000多投票者里,表示同意的比例高達95.2%。

今年3月傳出消息,許章潤被校方停課停職接受調查。

丁力

圖:北京清華大學主樓(美國之音拍攝)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