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征漕之案-里婦新寡(39)

2019-03-31|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征漕之案

這是田白巖先生講的:康熙年間,江南發生了一起征漕案,有好幾個官吏因此案伏法。數年后,伏法的官員中有一人的鬼魂降乩到他的朋友家里,自己說正在冥司狀告某公。

朋友驚駭的說:“某公是個遵循法度的好官,而且他做兩江漕運總督是在你們這個案子之前十多年的事情,為什么無緣無故的告他呢?”

只見那鬼魂在乩壇上又寫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個案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在起初剛剛有了一點兒苗頭的時候,如果他能夠嚴查,革除一個官員、流放一兩個小官吏,就可以消隱患于未然。我們也就不至于后來伏法殞命了。可是某公為了博取忠厚的名聲,等于是養癰不治,看著那個膿瘡長起來,結果最終潰爛流膿,我們這些人犯法被殺。我們害國殃民,伏法應該,不可以仇恨執法者。溯本追源,不告他還告誰呢?”

寫完這些,那個乩就不再動了。也不知道九泉之下,冥間是怎么判的案。

《金人銘》書里寫道 :“涓涓不壅,將為江河;毫末不札,將尋斧柯。”

說的就是禍患初發時如果不加以杜絕禁止, 就會釀成大禍。 古時圣人真是很有遠見啊。

這個鬼所講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后世評論說:對人的不良行徑給予忠告,加以警戒,甚至懲罰,以免他做出大壞事,以致違法被殺。這實際上才是對人的真正的好,可謂慈悲。可是當今又有幾個人能夠明白這個道理呢?

------------

里婦新寡

村子里有個女人剛剛死了丈夫。一個輕佻的家伙賄賂這個女人的鄰居老太太,給他從中勾搭牽線。夜里這個家伙就溜進了寡婦的房間,關門要睡覺時,忽然燈變綠轉暗,縮小如豆,接著爆然一聲,紅色的焰光四射,形成一個直徑二尺左右的光環,有鏡子那么大。光環中間映出了一個人的臉,竟然是這個寡婦剛剛死去的丈夫。這兩個男女嚇得驚叫并排撲倒在床下。家人聽到動靜吃驚的起來查看,這一下這兩個人的奸情敗露了。

有人說:“那寡婦失節的不少啊,為什么唯獨這個鬼有靈?”

我(紀曉嵐)認為,鬼有強弱,人有盛衰。這是個強鬼,又加上這兩個人心神不穩,處于衰勢,所以這個鬼就能夠作怪了。

其他那些含恨九泉之下,冤怨惡緣糾纏數世也得不到解脫的,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并不是如世間所說的,‘人死如燈滅’、隨著形體死亡神魂也就煙飛灰滅了。

也有人懷疑說:“這是妖物假托亡夫死鬼而作怪。”

這也可能是有的。然而妖邪不會無故而興。它是因人而作怪。也可能是那陰魂的怨毒之氣,感召而成怪,邪魅就會乘機假托作怪。不然,陶嬰之室,(陶嬰的家里)怎么就沒聽說有黎丘之鬼來作怪呢 ?

「黎邱鬼」是一種善于倣效人形,以迷惑人的妖精。陶嬰,是春秋時期魯國的一家姓陶的人家的女兒。年輕守寡,自己撫養年幼的孤兒,以紡線織布為生;魯國人聽說了她的事情,敬仰她的節義,托人來求婚。

陶嬰知道了,自己作了一首詩名為《黃鵠之歌》,來表明自己的守節不再嫁的心志。魯國人知道了, 都不敢再找人求婚了。 {事見漢劉向 《列女傳·魯寡陶嬰》。} 后世的人就以“陶嬰”做為婦女貞節的典型。

紀曉嵐這里的意思就是:由于自己不正,才招來鬼魅;不然,春秋時期魯國的節婦陶嬰家里怎么就沒有出現那個鬼魅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