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國際社會言論自由的最大威脅

2019-03-27|来源: DJY|标签:中共 罗马日报 新闻自由 意大利 

這是國際舞臺上極為罕見的一幕!

3月22日上午,當習近平在羅馬奎里納萊宮與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舉行會談時,中共駐羅馬使館新聞辦公室負責人楊翰(譯音)竟然對正在現場采訪的《羅馬日報》負責亞太事務的女記者朱莉婭?龐皮利進行恐嚇。楊翰幾次要求龐皮利必須“停止說中(共)國的壞話”,并稱“我很清楚你是誰”。當龐皮利認為這很可笑而發笑時,楊翰重復說:“你不能笑。你必須停止說中(共)國不好。”當龐皮利要對方出示身份時,被楊翰拒絕。隨后龐皮利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楊翰再次走近她,要她“放下手機”。

這起事件發生后引發了意大利政壇的強力反彈。意大利前教育部長杰爾米尼(MariastellaGelmini)指出,這是中共對意大利新聞自由的嚴重干預。她說:“新聞自由是我們的民主基石,也是任何民主國家的基石。一個使館的高級官員對僅僅在盡自己職責的記者施加言辭暴力,并威脅要她放下手機,是不能容忍的”。

其實,這只不過是中共干預和破壞國際社會新聞自由的冰山一角。

3月25日,德國之聲中文網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輸出“傳媒新秩序”威脅全球新聞自由》的報導。報導說,無國界記者在24日發布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在透過規模龐大但又極其縝密的計劃,以簽約、持股、并購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將他國媒體的報導轉向對中國有利,把“中國式新聞學”輸出到國外,意圖建立“傳媒新秩序”。例如泰國最大報《新暹日報》跟中國《南方報業》開啟合作、新西蘭《先驅報》被中國新中傳媒收購、香港《星島日報》和臺灣《中國時報》被親中商人收購后立場轉向。媒體在引進中國資金之后,不只報導內容更多的取材自中共官媒,正面報導篇幅增加,就連取材方向都受到影響。

中共在干預和破壞國際社會新聞自由的同時,也在干預和破壞國際社會的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

據自由亞洲報導,中共已不滿足在中國實行審查制度,他們正將審查延伸到整個西方國家,特別是盯準華裔人口逾5%的澳大利亞。中共廣電局已對澳大利亞出版、但在中國大陸境內印刷的書籍,列出禁止“目錄”和“黑名單”,凡觸及中共官方設定的“雷區”,將會被禁止印刷。即使這些英文出版物是澳大利亞作者所著,面向的讀者群也為澳大利人。

《無聲入侵——中國如何將澳大利亞變成傀儡國家》一書的作者漢密爾頓,不久前在社交媒體披露了禁止目錄和“黑名單”,其中很多是中共當局不喜歡的異見人士。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權觀察”3月21日發新聞稿說,目前,全球許多與中共政府有關系的大學,或者有著大批中國留學生的大學,都長期存在著研究中國的學者被拒簽、校園的監視和自我審查等問題。2015年至2018年期間,該組織曾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和高校學生學者進行了上百次訪談。許多受訪者表示,他們修改了教室內外的言論,因為擔心被拒絕進入中國或失去項目資金,給中國學生、學者或其家庭成員帶來問題,或者冒犯惹惱中國學生、學者。來自中國的學生則因為擔心他們的講話受到其他中國學生的監督和報告,而在課堂上保持沉默。

另據《華爾街日報》3月21日消息,一家名為VIPKID的中國青少兒英語教育機構,自去年秋天起,要求外教不能討論政治敏感話題,并使用合乎中共政府要求的地圖,違者被中止合同。報導說,VIPKID在美國、加拿大雇傭了6萬多名老師,并正在尋求價值5億美元的投資。

上述事實表明,中共以其從中國人民身上榨取的血汗為經濟后盾,利用民主國家制度上的某些漏洞,正在把手伸向世界各地,明目張膽的干預和破壞國際社會的言論自由,已構成了對國際社會言論自由的最大威脅,充分暴露了其爭奪世界霸權的野心。

遺憾的是,國際社會目前還沒有普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更缺乏系統和有效的應對措施。正如一些有識之士所呼吁的那樣,言論自由是民主國家最根本的自由,如果這個底線守不住的話,以后一切都守不住,妥協到最后,就退無可退了。因此,國際社會決不能為了一時的經濟利益置普世價值于不顧,繼續容忍和放縱中共對言論自由的干預和破壞,像對華為那樣待其侵入西方通信業良久后再進行抵制。

一言以蔽之,為了捍衛民主的底線,現在是國際社會對中共明確說“不”的時候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