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不對等“媒體戰”輸出海外威脅全球新聞自由

2019-03-27|来源: |标签:石濤 媒体战 威胁全球新闻自由 

習近平現在應該是在法國,他先到了尼斯。因為有時差的問題,在今天呢,習近平在法國的最后一天,但他將遭遇馬克龍的一個特別的做法。馬克龍把德國的默克爾跟歐盟的主席容克,都給弄到巴黎愛麗舍宮。以歐盟為代表,他以歐盟作為一個基點要跟習近平談判。這個做法是受到了意大利做法本身的刺激。

習近平用錢買,那歐盟是各個國家相對松散的這么一個自由市場,開放市場,人的社會中的交往便利為基礎的這么一個聯盟。中共出于自己的需要用錢去買,去買那些在這個環境當中相對比較窮的這個國家,來打破歐盟本身。歐盟有著共同的價值觀,人們的價值觀對于中共的封殺,這個做法等于把馬克龍給弄急了,馬克龍現在牽頭,一切都以歐盟作為背景來對壘習近平,他公開的。

我節目中曾經說習近平有本事你也跟川普學,扭臉走了,我不來了,我走了,我不跟你談了。他沒有,到我做節目的時候還沒有。去了尼斯吃了晚宴,然后在這個尼斯的地中海沿岸,在傍晚,走了一圈,那地方很漂亮。但不知道他趕上天氣怎么樣,尼斯的傍晚很美,非常好看。但是馬克龍確實發表了相當強硬的說法,他不能接受也不允許中共用錢把歐盟分裂了,所以他做出了這么一個動作。而在此之前,意大利呢就是伸出了橄欖枝,他其實投其所好,投習近平之喜好。在這個媒體上,咱也不知道怎么整的,是花錢買的,還是干嘛?在媒體上去贊揚,盛贊習近平,拍馬屁或者說拿嘴甜乎人,我覺得是有可能的。

他這么干,這么干的原因就是為了要錢。但其實他沒多少錢,20億歐元那,他簽了一些意向書。一帶一路簽的是意向書,歐盟的國家幾乎簽的都是意向書,但在意向書當中他沒有什么法律約束,他會有一些實際性的操作。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習近平太需要這么一份東西,在一帶一路的他的整個的這個涵蓋的項目中,包括5G電信網絡,包括鐵路,5G鐵路,基礎建設,還有港口建設,所以都是在這種最基礎的東西,但是呢,他會落在了所在國的國土上。

意大利去要這份東西,是因為意大利太窮,但是他在簽意向書呢,卻明確把5G給排除之外。而對港口的投資呢,主要是熱那亞,也相當有限,而其中本來要簽大概30多項到40項合同。結果他實際大概簽了29項,有20項被擱置了。就是意大利他自己也遭受到來自歐盟,法國,德國的壓力,他往后退,但是他一直堅持呢,就是說我有我的態度,我有我的做法。

但是另外一個概念就是凡是向中共低頭的,你看西班牙發生的事情,我注意到凡是向中共一帶一路低頭的,需要中共錢的,習近平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些國家。咱原來講過用錢買的女人不可靠,用錢買的女人也沒有尊嚴,一樣的,意大利基本就是這樣。所以在他的過程中,在羅馬時出現一個故事。《羅馬日報》一個記者,她去采訪相關的事情,結果被中共外交部的新聞高官隨同習近平采訪時,卻直接走過來向他發出警告。

人家沒理他,不知道他是誰,他卻向女記者發出警告,說你不要再寫中國不好的報道。女記者不知道他是誰,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說。沒跟你說嗎?共產黨的男人他不是個男人,二椅子都配不上。二椅子都配不上的意思就是,那東西動手術,他不動手術都這樣,干的那種齷齪的事情。這女的就說那你是誰呀?對不對?這是意大利,這是羅馬,這不是北京,你是誰呀?他又不跟人說他是誰。我的話就是混蛋加上王八蛋,這男人都是這東西。然后那女的就樂了,就樂他他嘲笑他。然后他就你別笑你就不能寫中國不好。

這都是什么東西?談不上家教的問題,完全就是一個高級動物沒栓繩出來了,所以這成了笑話。那意大利的媒體也就相應的報道蠻多的。這本身事是個笑話,這不是正常人的行為在這種禮儀下。但是我們看到在過去的環境中,不同的環境中都有。所以我剛才說了,被習近平能用錢買的,沒有一個他看上眼的,他下屬的官員一定埋汰。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共輸出“傳媒新秩序”威脅全球的新聞自由》。是,所有中國的媒體都受共產黨監視,我覺得監視這詞兒就太那個了,那叫監視嗎?那叫黨的領導。我覺得用詞很那個了,那不叫監視,監視是你還有自由了,人家叫黨的領導。在里頭,那你這些記者們不被黨睡了之后大家都不是一體的,是這個,比那黑道的狠多了。

無疆界記者作出最新的報告,透過規模龐大極具嚴密的措施,將中國式新聞輸出到海外,建立新秩序。是,我覺得大家要明白的概念就是他用的錢在家里印的就行了,印完就花,這是習近平花的錢。美國總統沒這能力,法國總統也沒這本事,就他們家有這本事。但這事兒就惹不起了,不好辦了,對不對?他說那好了,反正我中國如果經濟崩潰死了,大家一塊死,反正你也禁不住,我就玩命印,其實就是這個。

大家想的很高,你不用想太高,就是這個,對不對?你們都怕我倒了,川普也怕我倒了,所以我就印,我就有錢,反正誰知道幾時死啊,他自己也承認了。那就是生命在這個過程中他的歸屬問題。對外宣傳中國的正面形象,大力擴張自己的企業,另外一方面簽約持股并購,把其他國家的報道全都收購了。我們跟大家在之前我就說,我說你看有些中國媒體那一看就是大陸人寫的東西。德國之聲同樣有這個問題,德國之聲其實這個問題很嚴重。具體人會很容易被錢賣掉,很容易。

六四之后中國政府了解到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是政府建立正面形象的阻礙,采取收購媒體的新概念。泰國最大報紙跟南方報業合作。新西蘭的《先驅報》被中國新中傳媒收購。《星島日報》和臺灣的《中國時報》被親共的商人收購。我覺得是這么回事兒,這個東西見多了,有時候碰見的時候就開個玩笑,我說你的存在就是個笑話,你擠兌人,我沒擠兌你,你的存在就是個笑話。你比外頭平常那個說因為這個原因、那個原因,個體原因都不一樣,你害人咧。艾滋病人想害人,他也是一個一個害,你一害就害一群。你掙那錢點錢還不夠人家艾滋病害人的。

熟悉中國傳媒的這個人叫張計劃和一個在英國衛報曾經工作過的人叫林慕蓮。我不知道具體的,看起來像是華人。他們被采訪時表示:我們看到非常協調的計劃,當中共當局資金雄厚,現在西方媒體都為資金短缺而苦,所以資金進來就受歡迎,用錢買。紙媒本身受到巨大沖擊,而社交媒體帶來的一個全新的概念,造成了媒體的本身的敗落。就連川普自己用推特,帶動了整個美國的政壇,很多人都用推特。推特就是新聞,他完全擺脫了媒體的存在。

就像我們做節目,我同樣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川普的說法,不用再透過紐約時報,然后再翻譯成中文,中文媒體再曝,不用,根本不用。而在我們節目中,其實我個人都意識到,很多中文媒體在翻譯西方媒體的文章中,改變了他原來的東西。大概一兩個月前就跟大家分享過這概念,他為什么改變?這個人的思想觀點,很多大陸人來到海外做這行,為了賺錢,為了仕途,為了發展,他就是干這行的,他又會英文,他會俄文,他就進了這個報業去翻了。

當地的很多這個電視臺就是大陸來的,原來做新聞的。他往那一站一說話,你一看就是大陸的。那這樣的電視臺,它是以多元文化的概念出現的,但實際是什么?共產黨來了,就這個,你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它就是這個。因為現在的人,我以為就是現在的人本身對這些妖魔鬼怪都缺少辨別力。

就像紂王一樣,多大本事,但他看見狐貍,他就不說自己老婆是狐貍,他不這么說,對吧?他就說老婆太漂亮太妖艷,太能滿足他。利益嘛,這里頭講的很清楚,利益嘛。誰都喜歡錢嘛,所以就來了。在用錢的過程中,人們自然失去了對生命品質的判斷,或者說,他不愿意那么去判斷。他覺得反正你把錢給我了,那我就用,對不對?人們幾乎不會過問怎么樣的勢力跟他有關系。北京非常擅長利用這樣的做法,媒體才會愿意接受中國的資金,派記者到中國接受觀察等等。

是。在全球增刊美國的《華爾街日報》,英國的《每日電訊報》,法國的《費加洛報》,德國的《商報》,日本的《每日新聞》都會收錄相關的東西。都被《人民日報》給收錄了。我以為看中國媒體其實包括一些自媒體,是共產黨的觀點。投其所好,什么叫投其所好?今天的人都太利益,太希望發達,很不好的一個概念。所以他去迎合那東西。

怎么說呢?就是他希望那個媒體去報到他希望的,而他自己的希望本身卻是一種齷齪下賤放蕩的東西。而中共今天走的一切就是放蕩下賤,他就能吻合在一起,所以你就會感覺到它的力量很大。我個人依然是這么說,就是真正共產黨崩潰的時候,人的層面會看到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根本戰勝不了它。

官媒的國際化,他文章寫得太長了。官媒的國際化,很典型的,中央電視臺配了五套節目,同時間進入北美、歐洲,花大錢價錢進入北美跟歐洲。美國已經把他定格為是外國代理人,他也必須登記,那他的人呢,前半個月前突然被國內招回去了。這種定格是顯示相當明確的,但更多的西方國家沒有這種定格。他就把一種文化說出來。我看過他的電視臺,一個新聞臺,一個就是類似經濟臺,一個是中國文化吃喝玩樂臺,一個就是這種民俗的東西。

全是英文的,沒有任何一句中國話,而且你聽人講的英文那簡直是就像從孩子長起來的,然后他招募了太多都是當地的人。你根本看不出來任何別的,就像你會感覺到這是香港的,國際社會嘛,這是香港人在做或者怎么樣,你會感覺到非常的北美化。但他的所有新聞的管制權來自于中宣部,而這種潛移默化大規模滲透整個國際社會。

臺灣政治大學的專家叫嚴震生,他說在非洲當地的新聞,無論有沒有自由,中國都具有極大的優勢。威權主義統治的非洲國家,新聞媒體本身就沒有自由,而被中共買斷之后就更直截了當。是。而中國大手筆邀請世界各地的媒體記者到中國學習新聞,以獎學金的方式附加免費旅游,但要親中立場。

加拿大駐華大使就是這么做的。所以你也看到為什么很多黑人來到中國留學反而給錢。所以中共的做法超乎了人們政治新聞的做法,超乎了一個國家的概念。不是的,它完全對內對外都是傷及毀掉人的生命本身的尊嚴。它就是一條:錢、欲望、貪婪、占有。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