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李元華:佛州統促會突解散 看中共正被世界孤立

2019-03-26|来源: SOHCRADIO/希望之声|标签:李元华 统促会 和统会 楊蒞中共海外統戰員 和平統一促進會 

今年2月,美國佛州一樁非法嫖娼案意外牽出當地一名女華商楊蒞,其接近美國總統川普政府高層以及川普家人并合影,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隨後案情急轉,媒體發現這家按摩店(SPA)的前女主是中共海外統戰人士,該女子被曝光後,僅成立2年多的佛州中國(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於3月11日突告解散。

據悉,45歲的哈爾濱人楊蒞於1999年赴美留學,她在華人微信群里面注明的身份是「成功的華裔女性企業家丶國際活動策劃人」,實則為擁有6家按摩水療院的老板。從2015年開始,楊蒞多以一個名為「女性慈善基金會」的機構頭銜行事,楊蒞自稱是該機構主席,佛州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曲顯芹則為該機構的創辦人。同時,楊蒞的另一個隱蔽頭銜是中國(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佛州)副會長以及美科協南佛州分會理事會副理事長。

2017年12月2日,楊蒞組織一群華裔美國人和中國公民參加在紐約曼哈頓Cipriani餐廳的川普募捐活動。

2018年3月22日,楊蒞的社群網站帳號Cindy Yang曾分享一張她與川普的合影,合影場合是佛州「海湖莊園」(Mar-a-Lago)的募款餐會。

楊蒞和她的丈夫龔祖斌在2017年創辦GY美國投資公司(GY US Investments LLC)。公司網站介紹自稱,提供公共關系服務,幫助美國企業在現代中國市場建立和擴大其品牌形象。中國商人想要出席川普的活動,只要捐一萬美元,就能與川普合照,捐5,000元可出席餐會。

按照美國選舉法,只有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被允許向美國政客捐款,外國人只有在不付款的情況下才能參加政治籌款活動。如果楊邀請中國商人參加活動,幫他們買票,然後由他們付費的話,楊可能涉嫌充當外國捐贈渠道,這是法律不允許的。

美國國會民主黨周一已要求聯邦調查局調查楊蒞的活動。

本臺就此事件及其後效應訪問了歷史學家丶首都師范大學副教授李元華。

記者:在海外,與中共使領館有關聯的活動中,我們經常可以聽到統促會的名字,這個統促會是干什麼的,能談一下它的背景嗎?

李元華:『世界各地的和統會或統促會,其實全名就叫作和平統一促進會,那麼它跟中共的統戰部,包括所謂的僑辦丶中共一切跟外界有關的對外交流協會等,這都是它的直接上級單位,實際就是統戰部,那麼再往上就是政協,中共政協主席就是中共統促會會長,所以它是從中共最高層一直延伸到海外的組織。它打的名義是和平統一臺灣,但它所做的事和承擔的任務并非如此,中共是想通過這麼一個所謂的名間組織把所謂的海外它認為可以組織或控制的華人華僑統領在它之下,在當地歸它使領館管,實則歸中共中央統戰部管。而統促會之下還有一幫人,他們負責統領當地的注冊過的華人華僑的一些團體,這些華人華僑團體有些是真正的華人華僑團體,但是按照中共所謂的規定,你要想到中國大陸得到承認,你必須到中共使領館注冊,所以這些華人華僑團體是雙重注冊的,中共實際上是強迫這些團體在使領館注冊的,它是直接統轄這些華人華僑團體的,但由於無暇管理,所以交由統促會來統領這些華人華僑團體。實際上,在中共官僚體制上,它有嚴格的上監下限,有所謂的組織關系的,因此和統會或統促會其實就是中共的一個滲透海外或者希望把中共專制極權或其共產邪惡輸出海外的最前沿的一個組織。』

記者:楊蒞中共海外統戰員的身份被曝光後,為何佛州統促會突告解散?

李元華:『實際上是在挖富商嫖妓這個事件中看到這些人(楊蒞等人)跟美國的川普競選團隊和他家人有頻繁交往,美國媒體一開始的關註點是以為挖到一個大寶,但是挖著挖著就發現這些人並非對美國的某個政治人物或政黨感興趣,而是願意拿錢去接近美國的那些政要。實際是想通過政治粉絲的名義向某個政黨輸送資金,和美國的一些政要取得聯系,希望通過與美國政要的一些聯系最後直接影響到這些政要,如果他們當選,可以以捐款名義給他們輸入一些金錢從而左右對華政策,這是他們想要的。所以中共很懼怕這條線路被美國媒體或美國政府深挖下去,所以它趕緊把這個組織解散,解散以後它可以說我不存在了,那大家就可以淡化這件事,如果美國媒體深挖下去,那中共整個這種滲透的一套系統就盡顯無遺,所以這是它最害怕的,因為它做的事情其實都不是正當的,有些東西可能違法,他們自己當然知道做過哪些。往下深挖肯定會曝光,所以它趕緊解散。比如澳洲也有類似的,當地和統會澳洲理事會會長黃向墨事件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人屬於代表中共幹預澳洲立法,受到澳洲情報組織ASIO的指控,事件曝光後,澳洲政府拒絕了他的澳洲公民申請,並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權,也拒絕他再入境澳洲。這表明在西方國家也有自己的一套法治,無論你是誰違反了法律就會遭到制裁。』

李元華:『中共最早在做滲透的時候,它是在鉆西方國家民主的空子,它以為把中共官場的那一套賄賂文化拿到西方世界就可以各個擊破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政要,所以它實際是頻繁的丶從各個角度接近他們。手法包括利用西方政治人物頻繁和民眾接觸的機會,讓其海外代理人接近未來有可能成為重要政治人物的人,給他們提供他們所奇缺的財力和人力。比如,在競選的時候,需要很多的宣傳資源,其實這些華人未必對這些政治人物感興趣,中共是利用他們接近那些政要,然後許願他們回鄉之後的一些便利,比如在海外與政治人物的關系,利用這種關系回到國內撈錢,把這條路子給他打開。其實在中國大陸生活的人很難想像在西方社會,任何一個選民和選舉人都可以有一個近距離的接觸甚至合影 。海外的政治人物要想選舉成功,他就必須頻繁的去接觸他的選民,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你幫他助選或參加他的餐會,跟他合影等互動都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是有些華人就趁機把這個弄到中國去,表現他有多大的人脈,有些中國大陸的人想尋求海外發展的機會,正好遇到這種所謂有海外人脈關系的人,他就願意出一些資金為到海外鋪路,各取所需,中共就是希望通過給這些代理人在國內的好處然後幫它服務影響西方民主社會的政治人物,這是它的一個基本套路。』

記者:楊蒞因參與川普競選團隊的募捐活動并合影,并利用合影幫自己的公司撈錢,由於涉及中國商人捐款是否合法的問題,民主黨也準備調查楊蒞,對川普或美國的影響是什麼?

李元華:『民主黨的關註點實際是現今西方政黨體制裏面發展的一個不正的路。雖然它在法律道德和媒體監督下去做了一些事情,但如果是真正想通過一種政治行為讓美國強大的話,不管是共和黨或者是民主黨都應該站在美國利益上去考量這個問題,最後才能得到民眾的真正支持和選票,而並不是說想通過挖一個大寶,然後通過一個事件把誰搞下去,這種作法並不是一個正當的途徑,那麼這個問題被媒體迅速挖掘出來,也是兩黨在剿鬥過程中某一方願意深挖,但深挖過程中得到的結果也未必是它想要的。中共貿易戰中,川普對中共的態度是近幾屆美國總統中最強硬的,而且他站在的基點是美國利益,讓美國再次強大,他是站在這個基點上去處理美中關系的。中共的做法不單單對某個黨丶某個人去下手,它盡可能的接近所有政黨,因為它也不知道誰會贏,因為民主國家兩黨輪番執政非常正常,它不可能壓一個寶在一個黨上面。今天看到楊蒞是在與共和黨接觸,再深挖下去,很多中共代理人並不僅僅是為一個西方政黨提供資金的,比如上面提到的和統會澳洲理事會(ACPPRC)會長中共商人黃向墨就曾經向澳洲兩大黨共捐款270萬澳元。她並沒有政治主張,她能接近你就接近你,她的基點是‘我要替中共賣命,我要把中共的政治意圖施加給你美國政治人物。’』

記者:在海外大部分華人都是勤勤懇懇,但也有少部分華人趨炎附勢,為了達到個人的某些利益幫中共在海外的機構做事,由於他們不是主流華人,對於西方價值觀了解有限,因而有可能中共叫他們做的一些事情違反了西方國家的法律,比如楊蒞,現在就遭到美國民主黨的調查,類似楊蒞這些華人的下場?

李元華:『各國國家通過類似事件都要反思一個問題,中共改革開發30多年來一直主張“一切”向錢看。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即使身在海外,但沒有真正與這個世界接軌,這個接軌是指從人類的文明角度去接軌,如果懷著中共灌輸的‘我有錢就可以胡作非為’的思想,所以有些人來到國外做了一些生意賺了一些錢,當年回到國內可以炫耀,但現在來講再回國,他發現他認識的人現在可能是一個貪官,有可能是一個官商勾結的商人,已經比他有錢很多。他可能想‘我當年出國,這么光耀,現在我變得沒有錢了。’所以一旦他站在這個基點考慮問題的時候,他也想走偏門搞所謂的迅速致富,這正中中共的下懷,中共趁機就給你開了一個方子:你替我做事,我給你利益。那有些人就信了中共的鬼話,上了它的賊船。在民主社會,你上了這條賊船就是一條不歸路,因為這畢竟是一個民主社會,它是講法制的。很多中共讓做的事情其實都是違背民主社會的普世價值的,甚至是違反所在當地國的法律的。有些人是永久居民,有些人是已經入了籍,有些人是準備入籍的,那麼他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其實結果是很可悲的。如果你真的觸犯了法律,最後出事,中共是不會替你承擔責任的。它只是把你一推,一解散,當年你熱火朝天成立什麼會,中領館的總領事也來祝賀一下,在海外的中文新聞媒體再在中國大陸給你報一下,你好像在海外很風光,今天你剛一出事,它立即就解散了,為什麼?它怕被曝光。從每一件出的事,你當時怎麼為中共賣命,中共怎麼對待當時為他賣命丶為他做事的人的作法時,會看到中共實際上只要是你不再能夠為他做事賣命,沒有了利用價值,它就會拋棄你。那些曾經上過中共當的人,在當前的形勢下,要學會看清形勢,走回正道,返回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就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記者:華人面對這種問題應該怎麼做?

李元華:『其實在海外華人群里面為中共賣命的人是極少數,但中共總是用一個孤立事件捆綁所有海外華人,把你說成是一個整體,中共甚至最想中國人把中共做的惡行惡事說成中國如何如何,所以在世界大背景下去剿共的時候,也就是在對這個邪惡專制極權展開圍剿的時候,它慣用的套路就是說‘排華’,其實根本不是。海外華人和中國大陸的華人最應該明白的一點就是這種人在被曝光說明那麼多中共貪官包括中共高官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海外受教育,把他們的財產挪到海外,因為他們知道在中共的那個環境下,是性命不保丶財產不保。他們都明白一點,無論今天他職位多高,明天的他都可能成為階下囚,都可能成為這個邪惡勢力惡斗的一個犧牲品,所以他們都清楚的明白這一點。那既然他們都在往外跑,而你已經來到了這個正常的社會,為什麼不去走這個正常的路,像其他人一樣正常自然的生活,你做生意發達了,你就過你發達的日子,你說我做一個勤勤懇懇的上班族,做一個平靜社會的自然人也是很好的。 而并不是像中共宣傳的,你有錢就是老大,就可以胡作非為。你如果把視野放在金錢這個錢眼里,你思考的緯度就會出偏差,你就有可能失去寶貴的未來。』

記者:全球大趨勢是在看清中共雄霸世界的那種野心,包括由美國引領的對華為的圍剿丶法國總統馬克隆讓歐盟看清中共本質等一系列事件,中共是否正在越來越被孤立?

李元華:『中共的野心是逐步在暴露的,之前西方的一些政治家對中共存在一種幻想,就是希望通過經濟的發展推動中國的政治變革。但是這麼多年以後,經濟有了一定的發展之後,它不但沒有向民主社會普世價值這方面靠攏,而是它想通過經濟實力反過來控制或影響自由社會,這個時候一些政治家意識到他們的責任。意識到不是國與國之間的問題,而是一個邪惡政權,一個信奉邪惡主義的政黨對於世界文明的一個挑戰,大家都站在這個高度去看這個問題的時候,包括中共自己也感覺到了全球在圍剿它。所以它再想通過以前的那種小恩小惠丶通過拉攏一派打一派,通過給某個國家行行騙,因為這麼多年大家跟它打交道的時候都知道,中共說一套做一套,比如為了解決當時的問題給你一個大訂單,過兩天又不信守了,給你一個承諾,幾年後一點沒兌現,逐漸人們就認識到這個問題。因為在西方社會,人們是極看重信用的,而中共是最拿信用不當回事兒。因為它就是以謊言發家的,它根本不知道西方社會看重什麼,但當西方社會都在逐漸認識到中共的利用金錢利益誘惑控制西方世界的時候,中共就幾乎走到末日了。』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葉佩青 敬慈采訪報導

圖片:2015年11月22日,南佛州科協CASEC舉辦感恩節聯誼會,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李強民(前排一)再次出席;後排左一為楊蒞。(來源:在美華人之聲網站圖片文章,FreeWeChat存檔)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