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日記】華人在林肯中心觀《神韻》後 發表的熱帖引人深思

2019-03-20|来源: 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3月20日訊】人在海外,感覺中國來的的文藝演出永遠是邊緣化的。主流的舞臺,多被歐美歌劇芭蕾一統天下、獨領風騷,而中國國家級文藝院團來演出,即便是梅葆玖、於魁智、李勝素這級別的大腕出場,也要靠中國使領館到處拉人頭贈票,且現場觀眾為清一色華人華僑留學生充面。華人堆兒裡鬧騰一番,難道這就叫中國文化走向國際?這就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曾幾何時,劉曉慶前往美國洛杉磯舉辦「個人影展」,仔細一瞧,原來是唐人街的華人自己攢的。曾幾何時,李谷一前往法國、荷蘭舉辦個人音樂會,後電視採訪中得知,原來僅限於當地華人社團自娛自樂。

中國的藝術和中國頂級藝術家,難道就這麼不被國際接納?難道都要靠動用軍費公款去維也納金色大廳、悉尼歌劇院鍍一番金,然後回國再高調宣傳「唱響金色大廳」、「轟動悉尼歌劇院」等等?

前幾日,筆者在世界頂級演藝盛地——紐約曼哈頓的林肯演藝中心觀看了具有濃郁中國特色的《神韻》演出,顛覆了以往的認識。該演出系旅居美國紐約的中國藝術家奉獻,主旨是宣傳5000年的中國文明,復興被政治腐蝕和破壞的優秀文化傳統。

對《神韻》的節目,耳聞已久,在溫哥華就處處看到他們的廣告。網路上則看到很多採訪,一個個金髮碧眼的外國觀眾交口稱讚,把最富讚譽的詞彙都毫無保留地獻給了這個演出。筆者知道這是法某功學員的作品,但是驚訝他們能有這個實力。因為沒有看過,總有這樣一些疑問:

第一,神韻藝術團是旅美華人自己建立的非營利民間藝術團體,僅有十幾年的歷史,和中國文化部直屬的眾多院團相比,它的演出水平能有多專業呢?

事實是,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演出,全是在各地數一數二的劇院,包括紐約的林肯演藝中心,倘若水平充其量就是唐人街社區業餘水準,恐怕也難登如此多的世界頂級藝術殿堂。

第二,《神韻》演出全是中國歌舞,包括古典舞、民族舞,還有中國器樂,如二胡獨奏,等等。在西洋歌劇芭蕾一統天下的歐美舞臺,這些傳統中國節目在國際上能有多大的票房號召力?是不是靠到處送票維持?

還真不是。《神韻》所到之處,的確是一票難求。今年一月他們在林肯中心上演了十天,銷售一空。三月又來上演十天,我訂票的時候,週三下午2:00這場已經還有三十幾張,而林肯中心的DavidKoch劇院一共有2586個座位。

第三,《神韻》的觀眾是不是以世界各地華人華僑為主?

還真不是。我在林肯中心的時候,觀眾至少99%都是非華人,白人居多,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種佔少數,亞洲人模樣的零零星星見到幾個。正因為華人太少,排隊入場時有華人觀眾看到我跟見到了老鄉似的。

第四,《神韻》網路廣告中那些接受採訪並表露讚賞和仰慕的外國觀眾,是不是都是托兒?

還真不是。因為很多人都是有相當社會地位的人,要麼是政界要人,要麼是芭蕾舞團藝術總監、首席獨舞,要麼是奧斯卡金像獲得者,要麼是權威級的評論家或記者。報導《神韻》演出成功的,不僅侷限於法某功的自媒體,而包括《紐約時報》、《百老匯世界》和CNN這樣以中立、客觀著稱的主流媒體。

有很多人一聽說筆者來看《神韻》,就即刻表示非黑即白的政治立場,其實大可不必——這些人已經帶有根深蒂固的思維定勢,腦洞關閉,很難改變,其實他們興許還沒看過《神韻》。

筆者既不是煉功的學員,也不人云亦云跟著去和他們唱對臺戲。人家也沒惹我,我也不覺得人家「邪」在什麼地方。我所知道的都是媒體強行灌輸的,而評說他們的媒體,網上一搜,無非是兩派——一派是貶他們的,另一派則是他們的自媒體。筆者拋開政治,為的是去親自感受一下他們的演出和美國觀眾的反饋。

林肯中心有三座主要建築,中間是大都會歌劇院,左邊是紐約市立芭蕾舞團駐紮的DavidKoch劇院(原名紐約州立劇院),右邊則是紐約愛樂的駐紮劇院。《神韻》演出在DavidKoch劇院,這個劇院以上演芭蕾為主,擁有2586個座位。

劇院外就看到了演出的海報。

一進劇院大廳,此時距離演出開始還有將近一個小時,就已經人頭攢動、絡繹不絕。放眼望去,除了現場銷售紀念品和發放節目單的工作人員有些華人面孔,觀眾幾乎是清一色的白黑各色人種。

手機上訂了票,到票房那裡只需要報一下姓名,工作人員便把正式的票交到你手裡。

大廳兩側,一邊一個攤位,銷售《神韻》紀念品,價格適中,感興趣的美國觀眾還真不少。

隨著演出開始時間逼近,大廳裡的觀眾越來越多,只見現場的觀眾一個個興致高昂。

富有中國特色的絲巾、工藝品、明信片,在美國觀眾眼中都是充滿神秘東方情調的至寳。

你能說這些人都是被人送票而來的嗎?其實送票不是好事。只有自己花錢了,才會對人家的演出更為重視。現場我聽很多人的閒聊,很多人都是一家子來的,大多是兩口子來的,他們很早就嚮往《神韻》的演出了,能盼到今日,可謂欣喜若狂。

有意思的是,在紐約我看了很多戲,說幾點開演,絕對幾點開演,不延遲半分鐘。所以,當演出前十幾分鐘還有觀眾陸續入場的時候,不用擔心,到點了絕對不見遲到的。若有遲到的,也會被攔在門外。

臨近演出開始,此時劇院樓上樓下四層基本上座無虛席。

我旁邊坐著一個衣著艷麗的80歲老太太,為看《神韻》把她最漂亮的皮鞋穿來了。散場時她還問我道:「你認識他們中的演員嗎?」我回答:「不認識。」

演出過程中,現場沒有一聲手機鈴聲,整體上觀眾素養確實比較高。我觀察到,美國觀眾並不是對中國文化沒興趣;相反,他們簡直如癡如醉。他們不喜歡的是政治掛帥的黨文化;他們喜歡的是真正的中國藝術。我們從小司空見慣的水袖舞、蒙古舞、二胡獨奏等等,在美國人眼中都充滿了魔力;我們耳熟能詳的《西遊記.女兒國》、《梁祝》等故事,美國觀眾都充滿了童真般的興趣。

幾十個年輕演員天衣無縫的表演和高超的舞蹈技巧,令觀眾折服,以至於紐約頂尖的評論家都說《神韻》是迄今為止他看到的「最壯觀的演出」。

回家的路上筆者不禁思緒萬千——今天真為是中國人而自豪。中華文化走向世界,大有前景,但是只有當文化不再淪為政治的工具,藝術家不再受「不求藝術有功,但求政治無過」的壓抑和束縛的時候。論弘揚中華文化,依我看,一個《神韻》演出,就勝過500所孔子學院。人家的成功,是不是值得學習借鑒呢?

圖源:DJY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