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違憲 勝算幾何?

2019-03-07|来源: |标签:石涛 華為 起訴美國政府 

昨天偶然翻了《封神演義》——有朋友說,濤哥,你可有日子沒講《封神演義》了——隨便就看到云中子到了朝歌,最后削了劍,然后如何如何。等他還沒離開朝歌的時候,他就看見妖氣從朝歌城上深宮中又升起來了。然后他就到了司天臺,在照墻上,題下了詩:“妖氣穢亂宮庭,圣德播揚西土。要知血染朝歌,戊午歲中甲子。”意思就是商朝要完,劫數已到,周朝要復起。

商朝要完,其實那前后還有20多年呢。本來他下山,希望能延長一點,不會起大作用。他意思就是,即使聽他的,它也能延長一點,能夠使商朝有機會。也就是說不至于死在紂王之手。給我的感覺,你只能這么解釋。

但是,天命不可違。最后一句寫的是時間。我想說,他把東西寫在了司天臺,而司天臺是干嘛的?司天臺是原來皇宮中專門去觀天象的官。其實到周朝后來建的靈臺,周文王在演繹出《周易》之后,回到西岐建的靈臺,類似。

文王建的靈臺,紂王建的露臺,它是對著的。露臺搜集了當時民間所有的財富,而靈臺卻由民眾們自己往上搭的。當時周文王是說,他不愿意勞民傷財,結果老百姓自己愿意去幫著主公去做。其中比較特別的就是,他要挖地,結果出來一個尸骨。讓文王非常的悲劇,非常痛心。他就不想弄了。后來,散宜生勸他。他就把這個尸骨放在了高處,因為低處是陰的,放在高處是對死者的尊重。

所以這是對應來的。

文王靈臺觀天象,他演繹出來的《周易》來統治整個周朝。天地人是一體的。而紂王不是,紂王攬進了所有的財富,而且在這個過程中,等于是欺詐了當時商朝所有的民眾,而他享受的一切,在露臺上去博得妲己的歡心。而妲己請來的狐貍,好象是39只狐貍,裝成神仙,在露臺上喝酒。

當人們轉向奢靡的時候,全都是動物。當人們能夠順天意的時候,你看到的是對人的生命的珍惜。

而云中子當把那首詩題在司天臺上,結果就在同時間,司天臺的官他看天象也看到了妖氣。然后他就上書了,那是三元老臣了。跟紂王說,不好,看到了妖氣。希望紂王能夠潔身自愛,去讒言,禁色欲,如何如何。是由商容遞進去的。因為是老臣嘛,本來紂王他也很尊重。他說,都是好話,都是善意。也沒關系了,反正你奏完了就完了。

妲己不干了。妲己說,前頭走的那個老妖道,就是惑眾之言——指的是云中子。然后說,這個人就是結黨營私,就是當時害妾身的云中子的黨徒。他故意妖言惑眾,故意要跟紂王作對。他的真正的內心是看妾身不順眼,這個人是壞人,他要讓整個百姓能夠動蕩起來。他故意造成社會的動蕩,從而促成朝廷的不穩。他才這么說的,他胡說。

紂王就把他給殺了。

所以維穩這個詞,是民眾的呼聲與妖言惑眾的說法,是妲己最早說的。現在的共產黨用了。而他殺掉的是誰,殺掉的是司天臺的大臣。

司天臺,天地人,你可以說主管迷信的,主管命運的,能夠探索命運的,與神與天與地接洽的官。所以一個朝代的崩潰,首先是神明與迷信,首先是反的。反在這點上。它要一層一層一直反到人。但它的一切是殺人,它以民眾的利益之名去殺人,自古就是這樣。只要有妖精就是這個說法。

所以共產黨現在說的話,當初妲己用的是完全一樣的。你看《封神演義》就這么寫的。

而中共的邪惡,它把人的信仰殺掉之后,就象妲己毀掉司天臺的主官一樣。它以迷信的說法,毀掉這一切,愚弄百姓。所謂愚弄百姓,就是百姓們只注重利益和占有,卻缺失了跟神明跟自己靈魂接洽的途徑。斬掉信仰其實就是這個。

而孟晚舟很梗。孟晚舟昨天出庭了,但出庭的本身,她又穿了一身紫,戴個紫帽子。昨天當我看到那個報導的時候,我就逗了。這孟晚舟非常喜愛紫色。這里頭一定有原因。這個原因就是我們通常說的,迷信。

孟晚舟這個案子走起來,是比較熱鬧。庭審沒有多長時間,大概只有十幾分鐘,她延期引渡庭審到5月8號,所以一下延下兩個月。這是她真正的想法。

就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是2月28號川金會崩盤之后,我那天節目中說了,我說你看,以今天為點,后面出事。

3月1號,華為展開整體的戰略攻勢,大廣告,買記者,孟晚舟狀告加拿大政府三個部門,都在其中的。然后中共政法委對兩個加拿大人以間諜之罪如何如何。然后還把加拿大的一個油菜籽的公司,說它產品有毒,不進口了。然后開放深圳的總部,在歐洲建立兩個展覽中心。它是全范圍的。

而2月28號,也是巴塞羅那的全球電信大會結束日,所以電信商電信大會是行業內部的,從3月1號,它對外展開整體的全面攻勢。

它現在聘請一些著名記者,希望能夠到華為工作,年薪20萬美元。這是路透社報的。所以它展開了全面攻勢。

而最新的攻勢,是昨天夜里,在孟晚舟出庭完了之后,大概2、3個小時,北京時間3月7號,華為的輪值董事長宣布狀告美國政府。

BBC的文章:《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違憲美國“入侵我們的服務器和郵件”》。

【這家中國科技公司周四(3月7日)發表聲明指,美國國會“未能提供證據支持它的禁令”。

華為表示,他們是在得克薩斯州一所聯邦法院發起起訴,挑戰美國《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NDAA)第889節的合憲性——該節在去年8月由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列入法案,禁止聯邦政府機構及其合約合作方使用華為服務和設備。】

也就是華為起訴了川普。在北京時間3月7號這一天。

我覺得蠻有趣的,這里面是對川普最大的諷刺。去年,川普封殺了中興,習近平自己找他,川普又放行中興,罰了13億,前后交了13億美金。

今年,圍繞著華為一直沒出頭,川普傳說中的東西一直沒出來。你沒出來,人家先告你,告的是他啊。因為這是美國政府拿出來的禁令,由國會通過的。也就是說,等于習近平跟川普撕臉。所以川普如何應對?現在在貿易協定本身最后階段還沒簽。以川普的性格,會不會由此而出現中美之間的對壘呢?有可能。因為很明顯,沖著政府去的。

國防授權法案,是在政府拿出來東西之后,是由國會來通過,成為法案。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解讀成,是習近平跟川普的談判。因為川普后面本來要拿出中興跟華為的全面行政命令,他以叫國家緊急狀態法案出現,結果他沒拿,人家先打他。

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要不了多長時間你會看到,這是習近平跟川普翻臉。在此之前,就在這個事之前,2、3個小時,川普剛剛說,被人證明,金正恩實際在朝鮮重新樹立遠程導彈的發射架。川普沒否認,川普自己的說法是說,如果那是真的,那就太太遺憾了。

所以川普的個人外交,在3月7號的前后基本崩潰了。

我剛才說了,其實你可以看到,孟晚舟是喜歡穿紫色的東西,里面有著迷信的成分在其中。

如果你現在注意兩會的話,你會發覺,一年前,習近平一定戴那種醬紅色的領帶,而栗戰書戴了一條紫領帶。這很有趣的,醬紅色的領帶跟廟里的紅墻一個顏色,紫領帶就是道家的,而王岐山戴藍色領帶。

我昨天夜里偶然注意到那個照片,今年,他們都沒有。今年只有王岐山還戴他自己的藍色領帶,那哥倆全改色了。

挺有趣的。因為那種環境,這種做法,有著他相當深的標志,人們對這些東西的嗜好,就象孟晚舟為什么非要戴紫色帽子。那很奇怪,你可以叫做是愛好,而我個人的說法,卻跟大的環境背景有關。就象我剛才說的云中子,在跟紂王之間的這種對壘中,在我眼睛里,你看到一層一層的脫離,一層一層的改變。而人當走到最后的時候,就是一個完全自我,完全崩盤。而這里,在我眼睛里完全就是對壘的,就是一個沖突的。

而華為整體戰略的反撲,給今天習近平開兩會背書。因為習近平沒有任何成績,一帶一路不提,中國制造2025不提,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提,貿易戰沒結果。怎么辦?而做的政府報告是全面下跌,2019年的GDP6%。在這個情況下,以華為突出整體全國力一個抗爭美帝的形象,抗爭西方社會的整體形象。

它也承認華為是真正現在中共的命脈,就是它的七寸,一切拴在華為身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當天下午就華為起訴美國政府一事回應稱,這一舉動“完全正當,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陸慷稱,中國政府也曾就此法案中涉華的消極內容表明了反對立場。

華為尚未公開相關起訴的文件。

美國禁止政府機構使用華為產品,理由是這些產品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風險。

美國還一直在游說其盟友,不要與這些中國通訊科技企業合作。

華為與美國之間的紛爭已持續數月,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如今,華為開始采取更為攻擊性的姿態。

“美國國會一直未能提供任何證據,支持它對華為產品的禁令。我們不得不采取這一法律行動,作為最后的適當手段,”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說。

“這一禁令不僅違法,而且阻止了華為參與公平競爭,最終傷害美國消費者。”】

邪惡者使用人間之正義,這就是表現出來的最淋漓盡致。

就是我們剛才舉例子說的,妲己說了一句,妖言惑眾,結黨營私,故意要跟大王作對。這是對紂王三朝元老的直接的評價。

而原因就是對方知道它生命的真實。

所以應該講,3月7號,與其告美國政府,其實告的就是川普。

會怎么樣?一般評價就是反擊。是,他是一個整體的反擊。一切表現的都是共產黨的意志。

這個案子成不成?這個案子幾乎不成。

在此之前,BBC的另外一篇文章:《華為或起訴美國政府,勝算幾何?》。

它采訪的是一個華盛頓大學憲法學的教授叫特利。特利說,它引用的法律法規在美國法律中有,但是,它只針對個人或者一個團體,它不是針對公司。華為的做法是以法人的身份出現,里面帶有的相應的成分是包括一些歧視的成分在其中。

所以,這個人曾經打過一個類似的官司,他說,根本就是可能性不大。

而在2017年,俄羅斯的一家公司,也引用了同樣的法規打過,基本就是敗訴了。因為從執法部門跟立法部門,它同時告了政府跟國會,因為法案是國會要通過,所以它必須告國會,告政府。立法跟執法都告了之后,在法院的角度來講,你沒有任何理由。這是一個國家本身安全和國家本身社會政體的間架結構賦予他們的權利,所以幾乎它是沒有勝訴的可能。

就象孟晚舟那個案子一樣,這幾乎沒有勝利的可能,但她為什么這么干?它唯一產生作用的就是在中國境內,為習近平為中共貼上愛國主義的金縷外衣。大陸人會看到會感受到它的強大,它的強捍,甚至會給予它一個正義感。因為在中共的環境中,一切都是違法的。當人們聽到用法律的概念的時候,中國人在長時間被剝奪法律基本賦予人的權利的時候,你會聽到它是一種正義的感覺,完全是一種感覺,是一種忽悠。

所以這是在我個人眼睛里,基本就是這么個情況。如果沒有實質作用,但是烘托一個整體效益的話,它真正在國際的環境中,會帶來巨大傷害。它在自我的解套中,會在整個氛圍人們拒絕它。

孟晚舟在今天出庭的時候,所有支持孟晚舟的任何行為都沒有出現,反過來,在現場指謫中共的人,指謫中共殘害維吾爾族的人,焚燒中共的國旗,另外一個華人是要求釋放兩個加拿大人,反而完全相反的概念出現。

90天之后,出現的這個場面。所以這是一個整體的環境,你看到它的整體性的虛張聲勢,你也能夠感受到正常人的概念,能夠感受到這是它真正崩潰前的大仗勢,你會意識到,真正你洞悉它的話,你會知道,它沒有任何實際作用。花的錢全在宣傳上,全在這種氛圍中。氛圍就是如果餓了,你盯不上一口饅頭,其實是這樣的。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