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縣令智斷雷擊案-張妻之誓(31)

2019-02-21|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縣令明晟智斷雷擊案

雍正十年六月, 一天夜里下大雷雨,獻縣城西有一個村民被雷擊死。縣令明晟去現場檢驗后,沒說什么就命人準備棺材把尸體埋了。

過了半個多月,縣令明晟忽然命捕快抓來一個人審訊,

問他:“ 你買火藥是干什么用?”

這人說:“ 用來獵鳥。”

縣令又問:“用統槍打鳥,用火藥,少的不過幾錢,多的也不過用一兩左右,就足夠一天用的了。你買二三十斤干什么?”

這人又回答說:“準備用很多天的。”

又問:“你買藥至今不到一個月,算來總共也用不過一、二斤,現在剩下的你都放到哪里了?”

這個人答不上話來了。明晟當時用刑拷問,果然這個人供出了因奸情而謀殺的罪行。于是與奸婦一起伏法。

事后有人問明晟縣令:“你怎么知道這個人是兇手呢?”

明晟說:“要想把火藥爆炸偽裝的象雷擊,沒有幾十斤火藥是不行的。配火藥必須要用硫黃。如今是盛夏季節,不是過年人們放爆竹的時候,買硫黃的人屈指可數。我暗中派人到市場上去調查看誰買硫黃最多。都說是某匠人。再調查這個匠人又把藥賣給了誰。都說是這個人。所以知道就是他了。”

人們又問:“你又是怎么知道雷擊不是真的,是炸死的呢?”

明晟說:“雷擊人,是自上而下,地不裂。那個雷擊房屋,也是自上而下。而這個案子是苫草、屋梁、都飛了起來,土坑都揭起來,可知火是從地下起的。另外那個地方離城里只有五六里地,雷電應該是一樣的。那天夜里雷電雖然很猛烈,但都是在空中云層里盤繞,沒有下擊。所以知道不是雷擊,是偽造的現場。”

明晟解釋說,當時死者的妻子事先已回娘家,不得審問。所以就必須先捉住這個人,才能審訊這個女人。 ”

紀曉嵐感嘆說,這個縣令明晟真可謂是個明察秋毫的清官那。
------------
張某之妻

沙河橋鎮的一個張某人,去京師經商,娶了一個妻子回來。這個女子行動舉止很有大家風范。張某人有千金家產,這個妻子治理家務管理內外也很有條理。夫妻日子過得很好。

一天,有一個貴官帶著眾多隨從,張著杏黃傘蓋,坐著八抬大轎,來到張某的門前,問這是張某某的家嗎?鄰里回答說:“是。”

于是這個官員指揮左右說:“張某無罪,你們進去把他妻子綁來即可。”

仆從應聲而入,不一會兒把張某的妻子反綁雙手帶了出來。張某見那些人威勢顯赫,也不敢發問。那個官員命令手下剝去他妻子的衣服,照屁股打了三十大板,然后一行人昂首闊步的離開了。

村里有人跟隨著看他們,出了村子,走到林木掩映的地方,那一行人一轉眼就不見了,只看見滾滾旋風一路向西南而去。之前那個妻子挨杖打的時候,一個勁兒的叩頭不斷的口稱自己死罪。后來人們問她是怎么回事,

張妻哭著說:“我本來是某侍郎的妾,侍郎在世的日子,我為了受寵不衰,曾對侍郎發誓這輩子我絕不會再嫁別人。后來他死了,我也就改嫁了,也沒有把那個誓約當一回事。現在他的魂魄大白天的顯現來問罪, 我違背了自己的誓言,受責罰也是無話可說的了。 ”

人發了誓言人卻不當回事,而神可是記錄在案的,那是一定要兌現的,不兌現,天理不容,必受懲罰。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