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史某拒色-某公古器(28)

2019-02-15|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史某拒色

獻縣有個姓史的,叫什么名字現在我記不得了。這個史某為人不拘小節,性格豪爽豁達,很有剛直之氣,對那些齷齪卑鄙的小人視如草芥,很是瞧不上。

有一次他從賭場回來,途中看到一家村民夫婦抱著孩子相對大哭。就過去詢問。那家人的鄰居說:“ 他們欠了豪強人家的債,現在是賣了妻子還債。他們夫妻平時關系很好,孩子幼小還沒有斷奶。就這么走了,所以很悲傷。”

史某問:“欠了多少錢?”

鄰居說:“是三十兩銀子。”

史某又問賣妻子:“賣了多少錢?”

說:“賣 了五十兩銀子給人家做妾”。
史又問 :“可以贖人嗎?”

鄰居說:“賣身契剛剛寫好,錢還沒有付。怎么不可以贖,可以!”這個史某一聽,毫不猶豫,立即把自己剛剛在賭場贏得的七十兩銀子交給這個村民,說:“三十兩還債,四十兩用來度日謀生。不要再賣妻子了。”

這村民兩口子感激不盡,把自己養的雞殺了留他喝酒。酒至三巡,酒興正酣之時,這個丈夫抱著孩子出去,臨走給妻子使眼色,暗示讓她自薦枕席,以身相報史某的大恩大德。妻子點頭會意。開始對史某說些挑逗的話語。

史某正色嚴肅的說:“我史某做了半輩子強盜,半輩子捕役,殺人都不帶眨眼的。但要說趁人之危,在急難中奸污人家婦女,不是我史某的行為。 我決不干。 ”

接著吃喝完畢,甩臂大步而去,連頭也不回,更沒有一句話。

半個月后,史某住的村子夜間忽然燃起了大火。當時正好是剛剛秋收完畢,家家屋上屋下,都堆滿了柴草,茅草房檐秫秸籬笆,史某看著轉眼間房屋四面都是烈火,心里尋思逃不出去了,干脆和妻子兒子閉著眼睛坐在那里等死吧。
恍惚間聽到屋子上面有人遠遠的喊道:

“東岳神有火急文書:史某一家除名免死!”

就聽得一聲轟響,房屋的后墻塌了一半,史某立刻左手拉著妻子,右手抱著兒子,一躍而出,就好像長了翅膀一樣,逃離了火海。大火熄滅后,全村燒死九人。鄰里鄉親們看著史某一家人,都合掌說:“昨天我們還私底下笑你傻,可沒想到,七十兩銀子救了你家三條人命。 ”

我說這事史某是得到了司命神的護佑,其中史某贈錢之功占十分之四;拒絕女色不趁人之危之功占十分之六。

---------

某公古器

某甲先生去世,留下來的生前所收集的古玩,甲的妻子和兒女想賣掉,但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該賣多少錢。于是就請了甲的一個朋友乙來幫忙估價。這個朋友乙故意給估了高價。結果很久也賣不出去。于是乙一直等到這孤兒寡母沒有錢了,東西又沒人買,窮的過不下去了的時候,就趁機用很低價買走了那些古玩。

過了兩年,這個乙朋友也死了。他留下來的那些古玩玉器,他的寡婦孤兒也不知道價值多少,該賣什么價格。結果是乙的妻子兒女也找了一個他的好友,完全照搬他的所作所為,把那些古玩騙買到手,全拿去了。

有人說:“天道往復,果報好還,無往不復。這個仿效別人詭計的人,罪過應該輕一些。”

紀曉嵐說,我認為這只是人自己說的快心之談,不能作為訓誡標準。就好比一個賊,他偷東西犯罪了,那么偷這個賊的東西的人,難道就不是賊了,或者罪就比被盜的賊輕了嗎?

做壞事,自有天報。但上天利用來報應壞人的人,也是因為他有不好的心,才利用它來報應。這樣,這個人也等于是給自己造了業。天心,人怎么能都明白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