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蓬佩奧呼吁中歐禁用華為

2019-02-13|来源: |标签:石涛 蓬佩奥 呼吁中欧禁用华为 

其實最近這么多年的科幻影片中,很多都表現說來自于某一個星球,包括雷神,來自于某個星球,然后神仙,有的也不叫神仙了,反正就這么個生命了,下到地球上,然后演化出一個身體,或男的或女的,他的身體演化出來的是跟這個地球上的人,他的審美的觀點是能夠吻合在一起的,美國在科幻影片中也都這么描繪。

我記得諾查丹瑪斯在形容的時候呢,“恐怖大王從天而降”,然后那首詩下面僅接著就提到瑪爾斯統治全球。瑪爾斯呢,幾乎大家公認是馬克思,所以恐怖大王跟馬克思,我覺得就是類似的說法,完全是類似的。那恐怖大王是指,你可以叫人類社會之外的生命的空間來的生命,但對人而言他是惡的,叫恐怖大王。而顯現到人的環境中呢,瑪爾斯,馬克思。很多人說差點這個差點那個,所有東西都會帶迷障,所有的預言都是迷的,只看你怎么理解。

那能講出預言的人,我以為就跟我們說這恐怖大王是一樣的。他在這面是有本事的人,劉羅鍋也好,諸葛亮也好,他也是另外的境界的生命來到人的環境中,以人的形式展現出來。他生命的區別就是善與惡的區別,講預言的多數來講是比較善良的,但是呢,他確實也受到他自身來處的,就他自身生命的這個局限。如果那個瑪爾斯那個恐怖大王來的挺高的,就說那家伙魔力挺大,這個寫預言的呢不如他,他能看見,到人這他寫出的預言能說,能說一部分,但他說不了背后,背后他不知道了。

我以為在預言中肯定會有這種差距,所以大家看到的預言,有人說這么準,有人說那個又不準了,他都是受著這個他的境界的限制。

諾查丹瑪斯呢,就稍微有點特別,我個人以為稍微有些特別。他出生在文藝復興時期,但他在法國,這個就像我把他對等于封神演義一樣,那是很有趣很有趣的。我把封神演義對等諾查丹瑪斯,把西游記對等米開朗基羅,這是東西方文化的差距,但他的核心一點不差。我不認為他的核心部分有差。在西方同時間出現了“日心學說”,就是今天西方的科學。

在東方出現了《金瓶梅》,永遠斬不斷,今天的中國大陸淫蕩統治的這原始的動力,讓今天的整個中國社會的人賺錢都在淫蕩的基礎上,每個個體者根本沒有能力去對抗它,個體者沒能力對抗自身的淫蕩。我在節目中說過一句,我說能控制欲望的人是個大寫的“人”,老多人估計大寫寫不上去了。你靠肉身,你怎么能控制自己的欲望?你靠思想,你靠理論,怎么控制的了自己的欲望?欲望是你肉來的,你這塊肉死了,它跟你這塊肉同生同死。

你的理論,你的思想,你的道理可以隨時改變,對吧,那東西是跟這衣服一樣,脫了就是這塊肉,穿上是個那樣的,一樣的沒用的東西,所以真正能夠控制欲望的只有用你自己生命的另外一部分,你的魂魄,可是今天人們把它當成迷信,侮辱自己,玩死自己,沒見過這么玩兒的。把自己的真實的靈魂當成迷信,說誰談靈魂誰是缺心眼,你這塊臭肉都是臭到這份上了,對吧?那女孩子一見男的就嗲得不能再嗲,那男的一見女的就拉不開栓了。邪了門了,這社會整個就這個,這是恰恰正好崩潰的。

諾查丹瑪斯在他的說法中確實就除了恐怖大王那個,另外一個提到瑪爾斯的,就是瑪爾斯手中的利劍在空中飛舞,流血長達七十回。六十九年的說法,共產黨存在六十九年的說法是從蘇聯那來的。六十九正好在九個七里面,那七十年是十個七,對吧?他是講在七十回。通常理解就是它出不了七十回。我們不知道,但蘇聯確實六十九年死了,共產黨今天也確實六十九年。所有的數都頂在七的這個循環上,有朋友說真是怪了,這家伙也有點太神了。

有期節目我說你看遵義會議,毛澤東占在九上,有朋友去查,1935年,1935年兩個九啊,1加3加5等于9,19是另外一個9,這有點太過分了,結果它一直都踩在兩個九上,而這個1935年當時遵義會議99年,49年打過長江99年,他死也是死在9月9號,這個你就沒招了,對不對?那江澤民會怎么樣?江澤民主要是對法輪功的迫害踩在九上,都是借助共產黨,所以它們是個標志,但共產黨的魔鬼,隨便你說這是迷信,傻帽兒。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國國務卿星期日開始到中歐去訪問》,被他訪問的國家全都是在華為問題上有一些躊躇,不知如何是好,就是看見華為的錢便宜啊,禁不住華為的誘惑,美國國務卿去打氣去了,說你們必須放棄華為。

他首先到的是匈牙利。德國媒體呼吁中歐信禁用華為,中俄兩國在中歐地區的影響力日益增長,引起美國擔憂,勸告盟國在使用華為時提高警惕,否則會傷及跟美國之間的關系。

這句話提出來預示著有可能今天也有可能明天,因為我們節目拍只能提前拍,川普將頒布一系列行政禁止令,總統令。禁止在美國公司當中,他范圍有多大,只能等人家說出來,禁止美國公司,美國企業使用華為、中興等中國電信產品。

如果這樣的禁制令出現之后,他會不會劫殺華為的這個與美國公司的所有商業往來,我們得看他禁止令。但是呢,當這樣的行政命令出來之后,歐盟的很多國家如果依然使用華為,公司使用華為,而這個公司又跟美國公司有關聯。你比如說匈牙利的公司從美國的思科進口東西,這個公司又在使用華為的儀器,那恐怕就不行了吧,這就等于違反了美國相關法律。

如果這樣大的公司在美國都會有分公司,任何采購,任何這種相互的經濟往來,一定借助美國分公司來做,他是關稅的問題,對吧?他有一些利潤的問題,這是正常生意了。所以我以為美國國務卿這個話講的就是這個。所以他展現出美國政府以國家行為竭盡全力打擊華為,已經是在劫難逃,已經是一個完全確定的事情。作為美國官方先禮后兵,他到歐洲去游說,通知,我覺得前后關系是這么來的,警告盟邦不要使用華為生產的設備,否則華盛頓將難以和他們合作,我們希望對于他們使用華為設備伴隨著機會與風險,我們都要確實告知清楚。

這是為真正的對華為致命打擊發出警告,也根本不是警告,是鋪墊。我跟你說了啊,我可不是沒跟你說,你們要自己先理清楚了,至于我給你多長時間,跟我自己的計劃有關,但我提前跟你說了。那匈牙利說我就用,那沒關系,那咱們就拜拜。

這個是很確鑿的,就是他肯定會打的,只不過我們現在不知道打的程度。但是反過來你又能知道程度,國務卿跑到歐洲去跟他們說你們別用了,別用了,別用了,就為這么一件事情,你可想而知,可以推測到對華為的打擊程度將是徹骨的,如果不是徹骨的,只是撓癢癢,那無所謂,如果不是,他是砍腦袋,那就另外一回事兒。這是砍腦袋呀,才會費時間費力氣去跟人家說去,這是美國人要在道義上要做到的緣由。而道義做到的緣由是剛把華為腦袋砍了之后對周邊的影響,你濺一身血也是個麻煩事吧,誰也不愿意吧。

華盛頓對華為在波蘭、匈牙利市場的開拓特別警惕,華為是中共政權進行間諜活動的工具,世界上最大的電信制造商,在中歐擴展的試圖背后隱藏著將觸角延伸到歐洲市場的野心,它不僅僅是歐洲市場,它是一個生命品質問題。這是人與魔之間的較量,根本不是錢。當人們注重在錢上的時候,這就是你最大的弱點,注重在錢上就是注重在你的貪欲上,對不對?憑借這塊臭肉怎么能戰勝你的貪欲?它就是貪欲來的。沒有貪欲,你身上的這塊肉它癢癢,它燒得慌。

王偉晶出事,華為說是個人行為,其實這件事情對華為打擊巨大,它只能這么說。匈牙利是歐洲之行的第一站,然后去斯洛文尼亞和波蘭,是為了彌補過去美國在當地投入不夠,以至于中共勢力有機可乘。波蘭對美國的親近程度相當高,而波蘭同時是華為在歐洲本土的地緣中心。有人提到是亡羊補牢,這都隨便這么說了。

星期三星期四在波蘭舉行關于中東前景的會議,主要焦點在伊朗。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美國副總統彭斯將會出現在會談中,所以反過來他同樣有機會會接觸到以色列。以色列跟中國關系比較近,很特別。

這個猶太人在共產黨的概念中太特別了,共產黨的興衰一直跟猶太人有關,但它的興有關,它的衰同樣有關,馬克思自己就是猶太人。在匈牙利重點討論了華為在當地的運作,他們擔心的就是對美國對整個國際社會構成的巨大的威脅。

路透社講美國國務卿在匈牙利跟斯洛文尼亞討論安全關系,簽定防衛合作,特別關注中共在中歐的影響力。

華為在匈牙利不斷的擴張,所以華為成為了中共在歐洲地區的影響力的代表,你讓我說,就是中美之間已經完全產生了這種戰略性對抗,正與邪的戰略性對抗。那原來跟蘇聯叫軍事對抗,外太空的軍事對抗。

那跟這個華為的概念同樣是在網絡中,虛擬世界中的對抗。當年的外太空,人的眼睛也看不著,那今天的5G是人人都摸得著,手機,但你也看不著。所以很有趣,如果從生命理念上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