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談判核心是深層的結構性改革

2019-02-08|来源: |标签:石涛 谈判核心 结构性改革 

北美時間大年初一,2月5號晚上,川普在美國國會聯席會議召開的叫國情咨文,美國總統每年一月份要進行國情咨文向全國國民,因為參眾兩院人都在,而參眾兩院的人呢,他們就可以邀請一些固定數目的代表參加,參眾兩院是按照他的大選的這種民選的這種規矩選出來的,等于就是川普要向整個國民來陳述他的治國的理念和治國的結果。

他的結果昨天看一個統計叫CBS,97%的共和黨人接受,82%的獨立人士接受,30%的民主黨人接受。在他的國情咨文中強烈的抨擊了社會主義,他直接點名說有人在美國想搞社會主義,要讓他記住美國來自于自由,保護自由,人民的自由是至高無上的,在美國永遠不可能接受社會主義。

他在講到這話的時候,大多數議員站起來了。大概就有一個民主黨議員是個猶太人,當年跟希拉里曾經爭過他的在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他是倡導社會主義。另外一個是在紐約州,大概是在紐約州的上半區。今年特殊的我印象中是31歲的一個女人,極端的社會主義者,就是鏡頭集中在他們倆身上。她不置可否,不知道該怎么辦。

這個女人呢,沒有讀過書,沒有任何......有人說濤哥你蔑視她,搞社會主義的在很大情況的背景之下,尊重起來有點難,我只能這么說。社會主義,無神論,進化論,猴。我絕對尊重“人”,一點點區別就在這里。同樣是這個女人,她的獲選作為成為了美國中期大選當中一個很標志的混亂的標志。

偏離了美國人的原來的根本的價值觀,就這么回事兒。那更特別的就是川普在國情咨文當中曾經表彰了一個應該是美國移民局的一個警官,這個移民局的警官在他任職期間救了500多個婦女,他說是犯罪的人大概1300多人被他抓到了,而他救了500多的婦女都是被當成性奴向美國販運。那川普表彰他就是對美國社會來講,那是作為一個個體的,一個美國國家的公務員,那是一個優秀的,但保衛著美國國家的價值。幾乎所有人都站起來對人家表示尊重。

這個女人坐在那在問她旁邊的同僚,就是同為議員,她現在是議員,說我是不是應該站起來。跟社會主義跨在一起的,一定是沒有禮節的,沒有道德的,缺乏人性的,不知靈魂為何物的,建立在自己肉欲基礎上的人權、道義、尊重。站在肉欲基礎上的人權、道義、尊重,就是我都拿來,老娘想尿什么,我就拿到什么。

這東西同樣突破了國界,突破了種族,突破了膚色,因為是魔鬼來的,馬克思來的,就這么回事。個人之見,你可以不接受,你愿意信啥你信啥,對不對。反正這塊破肉到點你就得死,這塊破肉在時間的背景之下當你一死去,就看到自己的不死的靈魂的歸處了,有天堂必有地獄。那遇到大的變化的時候,對很多惡的生命,曾經的地獄,黃飛虎管的十八層地獄,對于你可能還是天堂。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中高層貿易談判下周將繼續》,下周應該是過完中國年了,應該是過完中國年了,但很難說了,我們通常說正月十五,正月十五之前都叫過年,時間上已經不允許他們。美國貿易代表跟美國財長,有人偏向于財長,有些人偏向貿易代表。那財長呢永遠去說一些鼓勵華爾街的話,永遠這么說,但美國貿易代表會講得非常的清晰。在川普的國情咨文中,他談到了中美貿易協定,他明確提出來貿易協定必須建立在中國承諾不偷了不搶了不騙了。

在承諾的基礎上要對他們進行真正的,按照美國貿易代表的話,就是這個執法,執法,執法。你說不偷,他今天不接受中南海的任何承諾,他把中南海就當成是偷的,是搶的,是騙的。所以一個偷慣了的搶慣了的騙慣了的,我怎么去執法?這是西方社會的價值觀。在你偷騙搶之前,我認為你是最誠信的。中共的發達,大屁股撅起,就在欺負別人對你的信任的基礎上,這就是今天的“娼”盛。“娼妓”的“娼”,把“娼妓”給毀了給侮辱了。大家今天大多數中國人的富裕建立在“娼”盛的基礎上。

這個政體的“娼”盛就是這個手段,有人說我們有法律,法律去保護那偷搶騙強奸的,因為他能這么干他就有權利,對吧。那撿破爛的,你讓他去試試,他沒得機會去偷去搶,他也想偷。他只能偷電纜,對不對?光纖,把鐵路扒了,他只能偷這個,這是他唯一權力能夠達到的,是吧?你看他縣太爺家里囤現金,這么囤,人家偷那個。他要能偷著錢他去扒鐵軌嗎?他也不去。他要能上“天上人間”,五千塊錢摸摸手,他也不到馬路上去找二十五的啊。如果是你,你也不找,廢什么話啊,沒錯。那叫品質,對不對?干的活是一樣的,一點不找錢。所以這個體制是這樣,那談判的焦點也在這,就是一個生命的本質,別的都是騙人。

美國財長星期三上午在白宮向記者證實,他跟貿易代表將率領一個龐大的團隊到北京,都希望在3月2號前達成協議,那是最后的期限,這些都是非常復雜的問題,正取得進展,但很多東西需要做的。在川普的國情咨文中有一個細節,他說我非常尊重習主席,我們也計劃好在本月的27號28號將在越南跟金正恩金委員長會面。在1月30號,劉鶴到白宮。劉鶴帶團到白宮旁邊的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舉行了會談。

他上來先提到習近平發出邀請,習主席發出邀請,希望在本月底跟川普總統見面,共同達成貿易協定。也直接講是在川普總統跟金委員長見面之后,那習主席跟川普見面,當時川普很高興,高興完了,他來這么一手,對吧?他對外宣布說27號到28號見金正恩,今年好像2月沒有29號,那不逗人嗎?我們當時說了1月7號金正恩跑到北京,習近平邀請金正恩1月8號生日,那到了北京過生日,哥倆攛掇一起要玩老頭子,老頭子沒出聲,扭臉說我27號到28號才見金正恩。

他扭臉玩了習近平,隨便你什么時候見我都成,要不然咱們一塊到越南,仨人干脆湊一塊談也成,如果你愿意的話。我跟你說姜是老的辣,你少跟我來這套,你們倆攛掇完了想攛掇我,今天我先給你拆了,他會這個時間點,逼著習近平原來計劃里面沒有任何時間有機會達成協議,所以關稅戰必打。

30號劉鶴提出了這個說法,31號在劉鶴說完了,向川普說完了,我們每天進口五百萬噸大豆,放了多少屁?都核實完之后,那個女翻譯拿著習近平的信當眾去跟川普念,說這是習主席寫給川普總統的,我給你念一下,不用你見,如果真正的信你就給人家就完了。所以習近平斗心眼,拿川普當木偶當工具,來表達整個談判只有我習近平一個人能控制,可是劉鶴做了個備書,一天500萬大豆那是什么?就是個屁,所以在當時的情況下,劉鶴整個就是一個跟班的,傳話筒,什么決定都做不了,做的所有的鋪墊都是為了習近平能夠成功。那現在呢?

川普老,川普來一絕的,你想放屁我給你堵上,不讓你放,沒機會放,憋死你。你看,他時間沒了,28號見金正恩,就剩一個3月1號了,3月1號不叫2月底,那叫3月初。這就是今天,明目張膽,大家都可以看得著的,這是真正真正下家伙,你跟我來這套,我明砍,到明確說非常尊重習主席。有期節目我說了句話“習近平很偉大”,先亡黨再亡國,亡的黨是共產黨,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亡掉的是黨國。前三年2013/2014/2015反腐亡黨,2016/2017/2018不反腐亡國。人家說反了,沒用了。2015年秋天的時候,他要把江澤民曾慶紅干了,那叫真正的亡黨保國,還沒干。他動心眼兒,出來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他要做大,要做整個世界咧,就是那個時間點。所以你看到了,從那兒以后再反腐的時候變成傻叉了,就是把反腐當成逗著玩兒了,開始騙人了。

走到2017年,共產黨說了一個“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他自己講過,我看過那話,說共產黨跟佛法之間是可以能夠吻合的,他講過這話,說完之后他知道說蝦米了,他知道自己把共產黨說死了,但是他需要它,所以“方得始終”這句話只用了兩個禮拜,他再也不用了,沒用了。說出來嫁出的丫頭潑出的水,已經那樣了,想靠權力攬回自己命運中的命運,蛔蟲長在腦袋里了,長錯了地方了,現在的局面就是這么個局面。

川普講必須包括切實的結構性的改變,以結束不公平的貿易行為,減少長期貿易逆差,保護美國的就業機會,在此前曾經說他可能前往北京跟習近平會面,以敲定最終的協議。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倒是可以在見金正恩之前到北京,他取道北京再去越南,這是可以的,他如果取道北京再去越南的話,就打破了當初習近平跟金正恩想把老頭子拴起來。

我還沒見金正恩呢,你不是玩朝鮮牌嗎,我也玩,咱倆先談,你答應不答應?你不答應,扭臉那頭。就等于是他中間插了個楔子,把習近平跟金正恩之間插了個楔子。你們倆綁一塊綁我,我現在把你栓上再栓他,我拴著你說他,拴著他說你,成不成?那是可以的,但是跟1月30號劉鶴提出的說法是不同的,對吧,是不同的。那就看誰玩誰了,咱就這么走著瞧嘞。當被問到這個問題,習近平跟川普見面的時候,財長說我們將是下周取得進展如何,沒有確定的計劃,現在我們只專注于下周取得更多的進展。所以就變成了反過來川普在直接威脅習近平。

我不答應跟你見面,這個說法就等于把劉鶴兩天到華盛頓的習近平所計劃的所有東西就被打碎了,打碎了,完全不一樣了。主動權在川普手里,而主動權在川普手里面的中心就是關稅戰打定了。談判核心就是深層的結構性改革,希望減少國有工業的補貼,加大購買農產品,停止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

你看,就這三條。你絕對不能偷,知識產權保護;你絕對不能搶,強迫轉讓技術;你絕對不能騙,國家補貼。有國家補貼就不叫市場經濟,不叫市場經濟,那就是你掙的錢都跑到官員政府手里面、政權手里面。那就叫不公平,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將要面對的局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