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華為盜竊美國鑽石玻璃技術被FBI調查

2019-02-05|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華為盜竊 鑽石玻璃 

華為捲入了阿克汗公司的鑽石玻璃知識產權盜竊案中

鑽石玻璃,可以使你的手機屏幕幾乎牢不可破。它的發明者說,在華為試圖竊取他的秘密之後,聯邦調查局FBI找到了他。在中國除夕夜,美國媒體揭露的這個最新調查,過程之驚險有如美國犯罪大片《刺激》。

【希望之聲2019年2月4日】(本臺記者鄭清源綜合編譯)美國東部時間2月4日,中國的除夕之夜,美國著名財經網站彭博,發表了一個長篇獨家報道,稱華為試圖盜竊美國一家創新公司的鑽石玻璃技術,而遭到了FBI調查。報道稱該玻璃被列為美國激光武器使用材料而禁運,但華為不僅將樣品郵寄回了中國,而且還用激光進行了逆向工程攻擊,破壞了該樣品。隨後,在該創新公司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報案後,FBI特工指導在他們與華為溝通的時候做了錄音,華為的兩名美國華人員工韓女士和羅女士承認樣品在中國,會郵寄回來。

彭博記者現場近距離觀摩了創新公司阿克汗(Akhan)的兩名高管與華為員工會談的過程,形容這是一部現場版的美國犯罪片電影《刺激》(The Sting,臺灣譯作《刺激》,大陸譯作《騙中騙》)。

本臺記者查詢了鑽石玻璃在大陸的報道情況,發現這項創新在大陸近兩年受到極大關注,如新華社2018年初的報道,將帶著激動的稱“手機碎屏?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問題將不再困擾消費者。美國阿克汗半導體公司正在研製人造鑽石玻璃屏。”

而彭博社有如電影大片的這篇報道,就從這個富有革命性的鑽石玻璃開始,然後一步步的揭開了整個FBI的調查過程:

鑽石玻璃的樣品,看起來就像一塊普通的玻璃,4英寸見方,兩面都透明。它被包裝成珍貴的標本,其發明者Adam Khan將它放在蠟紙上,安置在一個襯有硅膠的托盤中,封裝在塑料盒中,周圍環繞著氣囊,密封在紙板箱中–然後送到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的聖地亞哥實驗室進行測試。但是當樣品在幾個月後,于去年八月被郵寄回來,發生嚴重損壞時,汗知道有些事情是非常錯誤的。這家中國公司是否試圖竊取他的技術?


阿克汗Akhan公司的鑽石玻璃照片

該玻璃是Khan公司阿克汗公司半導體公司描述為幾乎堅不可摧的智能手機屏幕的原型。創始人兼CEO汗(Khan)的創新是弄清楚如何用人造鑽石的微觀層塗在玻璃的一面。他希望將這項技術授權給手機製造商,後者可以用它來開發一種全新的、超耐用的電子產品。

阿克汗公司表示,Miraj鑽石玻璃,比大猩猩玻璃(Gorilla)硬度強6倍,耐刮10倍。大猩猩玻璃是美國康寧公司下屬的一個註冊商標,專門生產專業的鋁硅鋼化玻璃。其生產的玻璃具有高強度、輕薄等特點,康寧公司年銷售額約30億美元,是行業標準。

十年前,蘋果iPhone開始風靡世界,讓康寧公司的大猩猩玻璃狠狠的火了一把,喬布斯做的一個著名實驗就是用鑰匙在手機屏幕上面劃刻,卻很難產生痕跡。

康寧公司的大猩猩玻璃


蘋果iPhone使用了大猩猩玻璃,耐劃壽命長是其鮮明特點,圖片來源:網絡

汗說,Miraj鑽石玻璃“更輕,更薄,更快,更強”,完全符合銷售模式。他承諾,Miraj鑽石玻璃將“成為下一代手機設計的基礎”。

像所有發明家一樣,汗對仿冒品是偏執般警惕。即便如此,當一位潛在客戶—-華為在收到精心打包的樣品後開始表現得很可疑時,他卻感到意外。當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確定他和阿克汗公司的首席運營官(COO)肖伯夫(Carl Shurboff)作為調查華為的參與者時,汗更加驚訝。聯邦調查局要求他們前往拉斯維加斯,並在2019年1月的全球消費電子展(簡稱CES)上與華為代表會面。肖伯夫配備了監控設備並錄製了對話,而彭博商業周刊記者則從安全距離觀看。


阿克汗公司發明人兼CEO汗(Khan)

這次調查此前未公開,與最近司法部宣布的大陪審團對華為的起訴書是不同案件的。1月28日,布魯克林的聯邦檢察官指控華為及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犯有多項欺詐和串謀罪。在另一起案件中,西雅圖的檢察官指控華為盜竊商業機密和妨礙司法,聲稱華為一名員工在美國電信公司T-Mobile的一家工廠偷走了一個名為Tappy的機器人的手指。“這些指控顯示,華為公然無視我們國家的法律和標準的全球商業行為,”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1月28日起訴華為的一份新聞稿中表示。“今天應該警告,我們不會容忍那些違反我們的法律,妨礙司法或危害國家和經濟福祉的企業。”華為否認這些指控。

如果最新的關於鑽石玻璃的調查取得成果,它可能會與之前美國司法部那份的起訴書一起,支持特朗普政府阻止華為在美國及其盟國銷售第五代5G無線網絡設備的努力。美國認為華為構成了國家安全威脅,部分原因在於它可能在5G硬件和軟件中建立不可檢測的後門,允許中國政府監視美國通信並進行網絡戰。

在FBI局長雷Wary調查聲明發布的同一天(1月28日),美國當局搜查了位於聖地亞哥的華為實驗室,阿克汗公司的玻璃就是被送到了這家實驗室。聯邦調查局的突襲是一個秘密,但對Khan和肖伯夫不是,他們兩個人通過阿克汗公司的律師雷納托?馬里奧蒂(Renato Mariotti)定期接收FBI調查的進展情況。雷納托?馬里奧蒂是一位著名的前檢察官,現在是Thompson Coburn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在FBI突襲之前,他們成功地讓華為代表在錄像帶上承認違反了與阿克汗公司的合同,而且,華為顯然違反了美國的出口管制法。

彭博社記者多次請求華為對於此事進行評論,但是華為沒有回復。本文的故事,基於各種文件–包括華為、阿克汗公司和FBI之間交換的電子郵件和短信,拉斯維加斯CES那次行動的報告,以及彭博社對汗和肖伯夫的採訪。“商業周刊”為彭博分享了美國紐約東區檢察官辦公室調查的詳細說明。該辦公室拒絕發表評論。聯邦調查局也拒絕發表評論。

汗Khan在鑽石玻璃上的工作可以追溯到他的大學時代,他開始在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學習所謂的納米金剛石時,還是一名19歲的電氣工程和物理系學生。畢業後,他在斯坦福大學納米加工設施進行了實驗,並與美國能源部阿貢(Argonne)國家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合作,最終開發並申請了一種在玻璃等材料上沉積薄薄的小鑽石塗層的方法。2014年,他從Argonne實驗室獲得了阿克汗公司的鑽石相關專利許可。第二年,汗有足夠的信心開始推廣他的新技術。他參加了會議巡迴演出,開始接受貿易出版物的採訪,並聘請了曾在摩托羅拉公司擔任過25年的各種職務的肖伯夫。現在,汗相信,鑽石玻璃是時候進入市場了。

在智能手機領域,超強顯示屏玻璃,如同快速處理器或非常好的相機一樣,是一種競爭優勢。自從十年前史蒂夫喬布斯選擇康寧為第一部iPhone提供屏幕以來,就一直如此。評論家們驚嘆于蘋果的這款設備(大猩猩玻璃)可以被塞進一個裝滿鑰匙和硬幣的口袋裡,其巨大的顯示器毫髮無損。

為了迎戰康寧公司,阿克汗公司需要說服全球大型智能手機製造商–包括蘋果,三星和華為–它的鑽石塗層玻璃甚至比大猩猩玻璃更堅韌。2016年,肖伯夫開始從位於芝加哥郊區伊利諾斯州Gurnee的阿克汗公司生產工廠發送樣品。他把第一個發給了三星;另一個早期的樣本送去了華為。

即便如此,在特朗普的貿易戰和司法部起訴書之前,華為的名字還背了很多包袱。2002年,思科系統公司(Cisco)指控該公司竊取思科路由器的源代碼。摩托羅拉在2010年的一項訴訟中表示,華為已經成功地將一些在中國出生的員工變成了線人。2012年,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將華為列為國家安全威脅,並敦促政府和美國企業不要購買其產品。華為否認了上述所有指控。思科和摩托羅拉的訴訟,以和解方式結束。

外界評論,思科們是為了在中國的市場,選擇了忍氣吞聲。

自2012年以來,在美國政府的壓力下,美國主要的電信公司基本上將華為列入黑名單,拒絕銷售其智能手機或在網絡中使用華為設備。但世界上大多數人繼續從華為購買,選擇不相信(或忽視)那些華為公司一直否認的指控。與此同時,美國科技公司仍然可以自由地向華為銷售零部件。高通公司是華為的大供應商之一。美光科技公司和英特爾公司也是如此。

2016年8月8日,華為的電子郵件發送到阿克汗公司時,沒有任何異常情況。發件人是聖地亞哥華為工程師Angel Han(安琪兒?韓)。在隨後的電子郵件交流和電話中,汗傳達了一種緊迫感。根據彭博社《商業周刊》評論的一份副本,韓在2016年11月7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稱,華為“正在為這一快節奏的消費電子行業中的創新產品尋找新技術”。“供應商快速發展和交付的能力,對我們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

在與阿克汗公司交換的短信中出現的手機號碼上,有一名叫AngelHan的女士,彭博《商業周刊》記者撥打了該號碼,她承認自己就是本人,但是隨後拒絕承認認識阿克汗公司的任何人;然後,當記者告知她之前與阿克汗公司互動的有關具體細節時,她說“我不記得了。”然後她掛了電話。


阿克汗公司的首席運營官肖伯夫Shurboff

到2017年2月,阿克汗公司和華為兩家公司達成了協議。阿克汗公司將把兩個Miraj樣品送到聖地亞哥的華為實驗室。根據雙方簽署的意向書,華為承諾在60天內退回任何樣品,並限制使用可能造成損害的方法進行任何測試。(後一條款是行業標準,旨在使任何知識產權都難以進行逆向工程。)肖伯夫在向華為聖地亞哥公司的安琪兒?韓發送的文件中指出,華為必須遵守美國出口法律,包括國際交通法規、武器條例,或《國際武器貿易條例》(ITAR),管理與國防申請的材料出口。金剛石塗層因其在激光武器中的應用潛力而名列榜首。

汗和肖伯夫早就決定將阿克汗公司的第一代Miraj玻璃授權給一家手機製造商,希望獨家經營的承諾會給他們的創業公司帶來一些影響力。汗說,華為表示急於留在比賽中,並且在2018年3月26日,阿克汗公司向安琪兒?韓展示了改進的樣品。“我們非常樂觀,”汗說。“前三大智能手機製造商之一,至少在紙面上支持你,這非常有吸引力。”

兩個月後,也就是五月,華為錯過了退回樣品的最後期限,這是第一個出現問題的跡象。肖伯夫說他向Han請求立即返回的電子郵件被忽略了。接下來的一個月,韓寫道,華為一直在對樣品進行“標準”測試,並附上一張照片,表面上有一個大劃痕。最後,華為的一個包裹於2018年8月2日出現在Gurnee。

肖伯夫記得打開它的過程。它看起來就像阿克汗公司幾個月前寄來的包裹。紙箱內是通常的保護性包裝–氣囊,塑料外殼,凝膠插入物和蠟紙。但是當他拿起箱子時,他可以說出錯了。它慌亂。不可撼動的Miraj樣本不只是劃傷;它被打破了兩個,三個鑽石玻璃碎片丟失了。

肖伯夫說他知道樣品在運輸過程中沒有任何損壞–所有的碎片仍然會在那裡。相反,他認為華為曾試圖通過樣品來測量其鑽石薄膜的厚度,並弄清楚汗是如何設計它的。“我的心一沉,”他說。“我想,’太好了,這家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正在追求我們的技術。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華為寄回來的鑽石玻璃的包裝

肖伯夫的第一個電話打給了Khan。然後他去了聯邦調查局,FBI與美國哪怕是最小的科技公司都建立關係,這是作為FBI打擊中國盜竊知識產權的一部分。打出這次電話的八個月前,即2018年1月,芝加哥一名男性FBI特工訪問了位於Gurnee的阿克汗公司。根據肖伯夫的說法,該特工告訴他,該局希望教育本地創業公司了解網絡犯罪和安全漏洞,並鼓勵他們提出可疑活動。該特工告訴肖伯夫,聯邦調查局專門收集有關中國獲取美國技術努力方面的情報。

肖伯夫的腦海里浮現了與FBI特工的談話。2018年8月,在收到華為的破碎玻璃的兩周後,他開車去了聯邦調查局的芝加哥辦事處,該辦公室正在舉辦一場關於企業間諜活動的地區高管研討會。肖伯夫看著一位女性特工討論了2012年華為涉嫌從T-Mobile竊取商業機密的案件。在休息期間,肖伯夫找到了那個女性特工,並告訴她阿克汗公司發生了什麼事。他提到鑽石塗層是一種具有國防應用的《國際武器貿易條例》(ITAR)監管材料,並提高了樣品落入壞人手中的可能性。除了在智能手機玻璃上的工作外,阿克汗公司還在將其鑽石技術應用於半導體和軍事領域。

對很多普通人來說,肖伯夫的故事可能聽起來很牽強。但聯邦調查局不是這樣看。“他們立刻引起了極大的興趣,想要了解更多,”他說。事情發展很快。阿克汗公司高管發現他們正在與FBI和美國司法部官員定期召開電話會議。在其中幾個電話中起帶頭作用的是布魯克林助理美國律師戴維凱斯勒(David Kessler),後來證明他將起訴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兩名聯邦調查局特工在Gurnee拿起了破碎的樣本,並將其交付給弗吉尼亞州匡蒂科的FBI研究中心。當Khan和Shurboff隨後致電該小組時,FBI法醫—寶石學專家向他們簡要介紹了他的發現。汗和肖伯夫回憶起這位寶石學家說他已經分析了鑽石玻璃樣品並得出結論,華為用一個100千瓦的激光器轟擊它,這個激光器足以用作武器。

在整個2018年秋季,聯邦調查局特工向汗和肖伯夫要了電子郵件,保密協議的副本,意向書,運輸記錄,甚至是華為在那個夏天用來歸還樣品的盒子。FBI也提出了另一個要求:他們是否會重新與華為工程師安琪兒?韓建立聯繫?

2018年12月10日,在FBI監聽下,肖伯夫和汗他們通過電話與韓進行了交談,向她詢問破碎的鑽石玻璃樣本。測試期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碎片丟失了?韓告訴他們,她不知道,因為樣品已經在中國,並從那裡直接運到阿克汗公司。這是違反《國際武器貿易條例》(ITAR)規則的犯罪行為,但韓似乎沒有意識到或不關心。安琪兒?韓表示華為希望繼續談論成為阿克汗公司的第一個客戶,並在幾周後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消費電子展上提出面對面會議。她甚至提出要帶一位來自深圳的華為高級官員。汗和肖伯夫大吃一驚。

阿克汗公司的兩個總裁於1月8日星期二抵達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在這裡舉行),並在曼德勒海灣度假村和賭場辦理登機手續。他們安排第二天下午3點與韓和她的同事見面。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那就是電影The Sting(一部1973年上映的美國犯罪片。臺灣譯《刺激》,香港譯《老千計狀元才》,大陸譯作《騙中騙》)。來自芝加哥的女性聯邦調查局特工飛來監督這次行動,她在短信中向Khan和Shurboff解釋了行動是如何安排的:FBI在拉斯維加斯會議中心安排一個房間,CES會議正在那裡舉行。它會被竊聽,因此FBI可以從建築物的另一個位置收聽。肖伯夫帶來了標牌,讓它看起來像阿克汗公司租用了這個空間。

1月9日中午左右,FBI特工與阿克汗公司高管會面,並給肖伯夫三個不同的隱蔽錄音設備作為備用計劃:佩戴和攜帶。肖伯夫發短信給韓女士說:“如果你想在那裡見面,我們會在大禮堂附近設一個安靜的會議室。”他指出,它離CES的華為展位不遠。但是下午2點,韓女士回復了文字,說她在威尼斯賭場(註:也叫威尼斯人酒店),至少還有一個小時不能離開。這是一個問題,因為聯邦調查局在有限的時間內有空間。肖伯夫告訴韓女士留在威尼斯人酒店。他和汗會在那裡見她。

他們在下午3點前抵達,然後通過短信發了一個他們所在位置的照片,在威尼斯人酒店的二樓自動扶梯旁邊,在罪惡之城的啤酒吧臺(Sin City Brewing)前面。汗穿著黑色的水手羊毛短大衣,黑色系扣襯衫,灰色褲子和運動鞋。肖伯夫的服裝更具商務性:淺藍色禮服襯衫,灰色運動夾克,黑色長褲和全新皮鞋。

下午3點20分,韓女士出現了。和她一起的,是一個自我介紹叫Jennifer Lo(詹妮佛?羅)的女士,她說自己是華為在加利福尼亞州聖克拉拉市的一位高級供應經理。深圳的華為高管沒有來。她們解釋說,因為公司不允許中國高管到美國旅行。他們四人聊了一會兒,走向威尼斯人酒店的美食廣場,在Prime Burger的餐桌旁坐了下來。《商業周刊》記者在距離大約100英尺遠的地方,一個冰淇淋攤前面,觀看著他們。汗和肖伯夫曾期望在CES的FBI房間安全和安靜地上演《刺激》。現在,作為智力遊戲中的新秀,他們必須在一個嘈雜、擁擠的餐廳錄下下他們與華為的談話,同時保持冷靜。

他們曾經希望,Jennifer Lo(汗猜測她的年齡是40多歲),她會多談談對阿克汗公司樣本的破壞以及華為對鑽石薄膜技術如此感興趣的原因。汗回憶起她問起公司在Gurnee的試驗工廠產能的問題。她承認樣品玻璃已送往中國,但有人認為這違反了美國《國際武器貿易條例》(ITAR)。她說,華為已經檢查了樣品,沒問題。

過程有一些緊張,有一次,羅女士大聲地問美國政府是否正在監視他們的會談,這話嚇著了汗和肖伯夫。至於受損的樣本,羅和韓一樣,聲稱不知情。她在那裡確保華為仍然會成為第一家將智能手機安裝鑽石玻璃的公司。如果阿克汗公司不與華為合作,她說她可能會失去工作。

彭博社根據羅女士留下的華為名片上的手機號碼撥通了電話,羅證實了她的身份,並說她在CES“與一些供應商會面。”當被問及樣品的銷毀和涉嫌運往中國時,她說:“我沒有參與,也無法對此發表評論。”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汗收到了令人不安的消息。在Prime Burger會談期間,肖伯夫巧合地遇到了Miraj玻璃的另一位大客戶代表。Khan當時因為在幫助FBI做調查,因此感到焦慮不安,他簡短地幾句話將他們打發走,就回去與華為討論。現在跟汗談話的另一位顧客似乎擔心阿克汗公司試圖開始競購戰。汗決定不失去一個有希望的領先優勢。此前,他曾要求《商業周刊》隱瞞刺痛行動的細節,直到政府起訴華為或逮捕某人為止。但是,他現在渴望解釋Prime Burger前面的遭遇並消除那個客戶的任何困惑,於是他改變了主意,決定公開討論阿克汗公司的故事,並就與FBI的合作發表聲明。

“阿克汗公司嚴肅對待任何非法使用本公司技術的行為,”該聲明的禁令副本寫道。該公司“將繼續與執法部門合作,努力解決這一問題。”

1月28日上午,FBI突擊搜查了華為的聖地亞哥設施。當天晚上,兩名特工和美國助理檢察官凱斯勒通過電話向Khan和Shurboff介紹了情況。代特工用模糊的術語描述了搜查令的範圍,並指示汗和肖伯夫不要與華為進一步聯繫。

汗和肖伯夫不知道這個故事將如何結束。

他們擔心美國政府可能會認為沒有理由對華為提起訴訟。檢察官也可以決定阿克汗公司發生的事情不夠嚴重,無法追究指控。如果是這樣的話,它就會引發一個關於美國對華為的更廣泛鎮壓的問題:它是基於華為有關不法行為的確鑿證據,還是因為絕望地抓住中國公司做某事–什麼都不好?

另一方面,如果美國政府確定了阿克汗公司受到了攻擊,那麼一家中國跨國公司確實瞄準了一家沒有收入且沒有客戶的芝加哥小公司(截至目前),它將顯示華為為了竊取美國的商業機密,願意走多遠,願意做多寬。

“我認為他們正在識別技術,這些技術對他們的路線圖至關重要,無論規模或業務狀況如何,他們都會追隨他們,”Khan說。“我不會說他們是歧視性的。”

責任編輯:宋月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