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政權執政危機

2019-01-28|来源: |标签:石濤 中共政权 执政危机 

2019年28天,今天是1月28號。1月7號,14號,21號,我們到這個時間點上都看到可圈可點。

可圈可點的意思就是,完全出了和中共政權生存危機是直接相關的。

我以為現在可以用個詞就叫中共政權的執政危機。

而在7號,14號,21號,在相應的時間里,恰恰都是中共主政者主動出擊,所帶來的一連串一連串的問題。而每次出擊的本身它卻在國際社會中帶來一種影響,帶來影響的概念是人們對它的認識。

其實也不是完全應在所謂七上,1月2號,習近平的《告臺灣同胞書》,同樣是對整個臺灣人對國際社會,他的真實的想法真實的態度,都是一個認證。朋友們會覺得跟中共本身來講,他的選擇就是沾邊站,就是選邊。

就象美國國務卿在聯大開會的時候,說現在委內瑞拉的局勢,大家就得選邊站,沒有中間一條路。他在聯大會議上直接譴責中共俄羅斯古巴敘利亞選在了暴政暴君,給整個委內瑞拉帶來災難的今天的馬杜羅這一邊。而他這一邊的最大的特點,貪污腐敗,以國家之名義對人民的無盡的侵占,短短的幾年時間,在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之后,把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國度之一——它是最富有的國度,它的石油儲存量超過沙特——給帶到了今天近似赤貧的角度。

不容易。有朋友說,給你錢,過年了該花錢了,給你多少錢,有時候給的那個數,你不知道怎么花,到商場你不知道該買什么。作為委內瑞拉來講,它是可以做到這一份上的。你看看現在的卡塔爾沙特阿聯酋,如果按照中共的說法,它的社會體制它的政治體制是非常落后的,但是,那確實是富得流油,那是沒錯的,油比水便宜。

中共在1月份走到這時候,我們跟大家說這個數,它干了太多的事,而太多的事都是結賬的事,在我眼睛里就是結賬的事。就象說,1月2號《告臺灣同胞書》,跟中華民國之間的關系結賬了。你可以叫它開啟,也可以叫結賬。九二共識結賬了。

九二共識從1992年提出來,到了2019年,這事瞎掰,誰再提誰是傻蛋。

到了1月14號,習近平就判加拿大人死刑,為了救孟晚舟,為了救華為。在他從2012年執政到了2019年,沒有過。結果他上來一殺,以死亡威脅,這是在人質政策中最卑鄙的。這是在人的社會環境中,人類正常的活動中,說這個人拿別人的命去威脅,那完了。這基本就是……我找不著別的詞,就是完了。

21號,他應對了整個的大危機的說法,因為牽涉到內容太多。到28號今天,早晨一開始,把王全璋律師判了4年半。

王全璋律師是2015年709事件當中就剩下最后一個沒有結果的,而這個案子最具爭議。他的太太李文足,在先生被抓之后,進行了長足的不懈的借助社交媒體抗爭。而它最具有迷惑的就是,在沒有任何法律的背景之下,關了他3年多,沒人知道他是活是死,直到去年才知道他還活著。這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案子,它的存在是對中共政權延續過程中,其實也對習近平從2015年,他沒有做出一種相應的選擇之后,是一個絕對的背書,對他的依法治國的絕對的背書。

而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概念,是2014年四中全會他提出來的。2013年成立兩個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和深化改革小組,2014年他提出的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概念,提出了一個理論。2015年,他本該如果借這個機會進行轉型的話,當時他作為反擊如果就在秋天的時候,夏末秋初,如果他當時真抓了江澤民,這個事就好辦了。

如果這么講,在10月底的時候,他見馬英久之前,如果他對江澤民有動作的話,他對中共的黨魁有動作的話,順應2015年他的選擇的路,是一個非常好的。恰恰在這一年,它們抓了維權律師,形成了整個2015年包括天津大爆炸,維權律師,金融政變,它是一連串的。恰恰在這個問題上,他選擇在硍節上改了,改成人類命運共同體了。

他從他的整個走的過程中轉向了完全個人的貪婪的膨脹,那一份貪婪就是他要做歷史的偉人。他要稱霸全球,成為世界偉人,這是真正他嘴中的中國人的夢想。

所以王全璋這個案子,它卻觸及到的恰恰是人的靈魂的層面。

王全璋律師王宇律師在圍繞著709律師里面,絕大多數真正被打壓被迫害的都是在過去時間里,因為他們替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而在2015年習近平沒有做到的,他在那個時間點上他選擇的生命屬性叫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中國制造2025,其實是什么?其實是生物化工程和人工智能。人要創造另類生命,供給統治者統治中國。

新疆就是真正的例子。

而人如果造人,那不僅是大逆不道,人如果造人,將面臨著在大洪水之前的災難。那當時記述的就是神看人不是人了,所以就給摧毀了。

所以正好是這么一個選擇點上。時間就是時間,每一個人都有選擇的機會。結婚的有多少離婚的呀?他為什么結婚啊?相互擁有還相互奉獻了。奉獻完了之后,過了三年他扯了。人會改變的,在自己的欲望的誘惑下,他一定會改變的。所以就變成了愛情要海枯石爛。海也枯不了,石頭也爛不了,所以是句騙人的話。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王全璋律師一審被判4年半》。

但是他被關押了3年半。

推特上有人講過說,中共之邪惡就在這里,它完全是無理關押,而王全璋律師應該根本沒有妥協過。而對他的罪名的判決本身,對方根本不接受。它的證據應該是遭到質疑的。所以他無理被關了3年半,那判多少年?只能判4年半,加1年,它不能判2年半,它判不了。所以這就是我們看到的這是它真實的現象出現在今天。

709律師的案子在今天結束。你說28號4個7,這個案子它太具有標志性。所以我一再跟大家講,我說你放心吧,橫豎它跑不出7去了。

【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一審宣判,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判決之后,李文足在互聯網上聲稱:“王全璋無罪,公檢法有罪!”

中國執法當局“對王全璋等人實施慘無人道的酷刑,并威脅遭受酷刑的人不許揭露酷刑,是滅絕人性的”。】

這是他的妻子在推特上本身表現出來的概念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在這么多年中,很少見到一個女人,在中共暴政之下,很少見到一個女人,替自己的先生這么個做法。

王全璋是曾在中國替土地強拆受害者和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咨詢與辯護的。在709大抓捕的過程中,他是被抓的其中著名的律師之一,但他卻是最后一位受審的維權律師,被關了3年半,其間不許見律師。

709第一個被抓的是王宇律師,在當年的2015年的7月3號,他在河北省被中共的法庭的警察直接從法庭里給打出去了。原因是,王宇律師替當時出庭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

所以在709這件事情上,正好他完全關系到法輪功學員本身的概念。而在我眼睛里,這是在當今世界中唯一被我稱為信仰者的人,而不僅僅是宗教。而我以為,這些修煉的人真正能夠嘗試著洞悉到什么叫信仰,而不是人中的文化。真正的信仰是內在的生命,其實他們在追尋著自己本身真正靈魂之屬性,生命的另外一面之屬性。有人說是神性,你可以那么說。我以為是單純從人的文化的角度,所以在對709律師的迫害,它衍生出來的真正的概念就是中共政權徹底的是對人的魂魄,人的生命的另外一面的直接的虐殺,直接的滅絕性的屠殺。

這里李文足用了一個叫“滅絕人性”,人性隸屬于靈魂,滅絕人性是今天現實環境中,人們還知道的一個詞,但卻缺少生命的一種認知。這塊肉是沒有人性的,談不上人性的,這塊肉卻與人性正好對立的,肉的產生是人的欲望的一種宣泄的結果。靠人性來控制自己認知自己欲望之罪惡的那一面,就是生命的升華。

恰恰中共當人們都用這個詞,滅絕人性的時候,它不是人的生命,帶有人的軀殼,但是是一個魔鬼性質的品質在其中,以國家的名義。所以滅絕人性不是形容詞,滅絕人性是真實扼殺人之魂魄的概念,那是人真正生命的屬性。

所以我說在今天這件事情出現了結果,壓在了這個時間點上,這都是結賬,709這件事情沒了,結束了。因為他被判刑了,出了結果了。而這個結果的時間點是在從2015年到現在,時間很近。在大的環境中時間很近,當時間很近的事情出現結果的時候,我常說這個圈畫圓了。在過去的時間里,從8月底我們就開始說,一定最后都出結果,你看就是結果。如果不是一個結果的概念,我不會說2019在劫難逃。

萬劫不復是給在劫難逃的形容,萬劫不復是指人對身體的珍惜,萬劫不復這個詞實際來自與佛家的修行的人有關。珍惜身體,珍惜你托生成人。但今天人們更多的帶有恨的概念,萬劫不復說你在咒他,已經把原意改了。但在劫難逃是真的。

一劫20億年,20億年的輪回結束,命里注定。這事了啦,都出結果了,不就是命里注定嘛。

709律師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在一個月前和律師李和平、謝燕益的妻子王峭嶺跟原珊珊一起到最高法院遞交過督促涵,糾正對王全璋案子的處理嚴重超出規定期限的問題。

這是我們當時看到的,包括三個女人把頭發剃掉了,那份抗爭跟抗辯是非常少見的,這三個女人是讓人非常敬佩的。

而他們,李和平、王全璋、謝燕益,他們共同的特點都是在高智晟律師之后,竭盡全力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的律師。

這個案子的概念就是,2019在劫難逃,它在出現結果。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