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有一種警覺,委內瑞拉代替他先出了事

2019-01-24|来源: |标签:石濤 委內瑞拉臨時政府 

早晨過來拍節目,外面下冰雪,說不上來,地面上的厚雪又黏又凝,打雪仗賊好使。

兩天前,當時白天的溫度零下23度,不同地方報的不一樣,感覺起碼有零下27度,甚至我聽到有報的說是零下32度,那冷的一塌糊涂。

到昨天中午,零上6度,而在這期間下了大雪,挺厚的大雪,等到今天早晨,說是零下1度到0度。

有人經常說鬧天人會得病,通常這么說。但是整個今年的冬天截止到現在,應該講,那一天是我認為的唯一的一次冬天。

我們住的地方很偏美國的東北部,這個時候,通常的溫度應該是零下10度左右。極冷的天氣我遇到過,零下36度,這是我個人明確遇到過的。我印象中挺深的,那時候在外面照相,那個相機就象給凍碎了似的,給我的感覺是這樣,只有出氣的地方是暖的。

但是象這種天氣,就很少見了。我在這個地方呆了20年了,我記得最早下雪是頭一年的10月18、9號,第一場雪,通常11月份就下雪了。可是今年是到了2天前,那是正經八百見了一場大雪,所以暖冬。

有期節目跟大家說了,大年三十,二月四號,立春,豬年沒立春,豬年的立春給跑到頭一年的大年三十了。

“秋不去,春已到,人不信,全來到。”十幾年前自己的師父說的。

所以說,師父告訴你天機,你都看不懂。其實就這么回事。

有朋友說,你這話說的。

姜子牙去拿封神榜的時候,他是求師父去了,找元始天尊說,師父,我現在麻煩了,我要死了,我過不去啊。那太厲害了,我打不過了。

師父沒理他,說,哎,這有個封神榜,你回去建個臺,你給它立好了。就給他轟出去了。

姜子牙拿著這封神榜,師父給的,他不敢說話。那個時候懂得什么叫尊重師父,現在很多人就會說,師父,我求你辦事,你怎么給我這么塊東西?現在很多徒弟都這么問。那不叫徒弟,我個人覺著用現在的詞叫學生。學生一定問老師,求文解惑。而修行中在一定層次上是錯的。

真正明白的人不問師父。元始天尊的十大金門,沒有一個問師父的。師父說,你去,這事辦了。十絕陣的時候,有一個算一個,都覺得這事不好辦。他怕,他知道這十絕陣太厲害了。師父說,你去。那爺們就去了。他怕,怕什么?怕死。而正是因為他的怕,《封神演義》才出來。正是因為他有那個怕,所以他就不干凈,不單純,他們才遭遇了十絕陣。他經過了那一次,他的怕沒了,重塑金身。

一樣的道理了。所以,姜子牙也沒敢問師父。他拿出來之后他嘀咕,我現在都過不去了,你給我這么一個。他這一嘀咕,師父給他叫回去了。你看,你心里有什么蟲,師父都知道,不用見你就知道。

有朋友說,這事又說不清楚了。

自己的師父的功力高,他在原靈魂上看待你這個人的思想,他不在有形的身體空間。

有朋友說,你這事又說過了。

你出氣,我出氣,兩個人氣與氣之間的生命關系什么樣啊?傻冒!沒錯吧?你得出氣,不出氣你就死了,我不出氣我也死了。兩個氣遇到一塊,你知道它們生命關系是什么啊?你說它是死的。你不出氣你就死了,你要什么死的呀?天地間與你自己生命相關的一切,都是大道理。你手拿板攥的,眼睛看著的利益就是下賤傻奸的東西。正好是反的。

所以他一想,元始天尊給他叫回去了,誰叫你也別回頭,你走吧。最后他回頭了。

為什么他的師父惦記他?因為他想到自己了,他說,我有毛病,師父干嘛給我這么一個?這個基點,這一點就決定了他申公豹叫他的時候,他會出事的。

所以師父慈悲給他叫回去,說你別回頭,誰叫你也別理。命就是命,他抗不過命。他還回頭了。

所以我說在真正修行中,在環境中,在真正理解的這個氛圍中,取決于你怎么認識。看似無常的一切,其實都是非常有序的。這個話,不是原話,是師父不知道講了多少遍了,不懂。字字都懂,放在一塊以為是懂了,誰以為懂了,誰就不懂,就是個大木瓜。你以為你懂了,你就慘了。為什么?師父境界高,師父境界不高不會帶你的,帶不出你來,但你呢?永遠超不過去。所以你以為懂的時候,就是夏娃要吃善惡果子想跟神一邊高,你不僅僅是貪功的,你是出事的。

所以真正你看明白的弟子,全都低頭不說話。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獲十國承認》。

這事變得就跟這天一樣。習近平21號把所有的黨政軍高官都叫到中央黨校,應該是西郊賓館盛不下了,進行叫防止變天力保中共生死攸關大會,剛提出了七點,在七方面諸多社會會遭遇到——他還是七個,我跟你說,有時候邪了門了,真的,他是七方面——黑天鵝或者是灰犀牛。

什么意思?共產黨隨時死掉。他真說的是七面,逃不出七的定數。你說你怎么辦?

有朋友說,濤哥你老叨叨。

我就這么叨叨你都聽不懂,我就這么叨叨你都不退黨。

習近平講完這個,他那還沒什么反應的時候,委內瑞拉灰犀牛加上黑天鵝,一塊來了。

在星期一,委內瑞拉全國來抗議現在的習近平的好朋友,他的第二任任期,認為他是偷竊剽竊非法的。上街抗議游行。結果它變化很快,到了星期二星期三的時候,整個委內瑞拉出現了動蕩。大概到了星期三中午的時候,委內瑞拉的執政黨的反對黨國民議會的議長直接說,他要接替總統的職務。現在自宣為總統的習近平的朋友是不合法的。所以他就自我宣布說作為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

他宣布之后大概十幾分鐘,川普就正式聲明,認可反對派的臨時總統。在美國的帶動下,加拿大以及整個中美洲地區的很多國家都承認了臨時政府。

而委內瑞拉是世界上著名的產油國家,它的油的儲存量只比沙特少,非常富有的國家。今天正在被趕下臺的總統,執政了一期,就把整個委內瑞拉完全帶入了赤貧,而他秉承的是社會主義奔向共產主義的康莊大道,跟中共結盟成為良好的朋友。習近平給了他幾百億。一個富得流油的國家,用了幾年的時間,就給干掉了。

誰干掉了?你看看中共的官,現在都用支付寶,現金沒地方花了,怎么辦?家里躉起來。中共的官,沒跟你說嘛,男人玩女人,女人玩男人,玩100個200個400個女人,那些女人呢,也是手里玩他100個200個300個男人。我不玩你,我怎么上位啊?靠身體上位的,有當法官的,有當檢察官的,有當黨委副書記的,有當青年教育領導,他專門教育青年,一個靠身體上位的,還有作婦聯的。你作婦聯的,你把全國人民都給帶到那兒去啊?這是真的發生的,有夫妻檔的,老婆睡上司,男人往上走官,男人走官睡下頭,為了整個工作能夠運作,就是工作的良好很潤滑,這叫團隊精神。那是,都統一戰線了,那絕對是團隊精神。這就是今天的場面。

在這個場面下,習近平拿出了七個方面,遇到黑天鵝,你說他死不死?這七的定數,你多一個都不是咱說的七,你少一個也不是咱說的七。咱說七可不是一天半天了。

你要記住,他把全國所有高級干部叫到黨校去,中共面臨七大風險。這是他剛開的會,哪天開的?1月21號,三條七。

我沒什么別的意思,就是勸大家,你沒退黨退團退隊,你退吧,真的。

如果連習大大都跟著這么走,你有什么牛掰的。就咱說的,你有權力,玩權的,共產黨里面玩權的,有一個算一個,你們誰玩過習大大?習大大連多一個人馬都沒有。2012年他上來,只有一個王岐山,一個栗戰書。栗戰書管他文件,王岐山拿著刀在外頭砍。這就是他執政。管他的文件,是不讓他習近平出事,所以殺他的有,別讓他出事。王岐山拿一個大砍刀就在外頭殺。他就這么活下來了。活到第七個年頭,2019年他翻了。翻完之后,七個方面,共產黨要死。死可以瞬間就死,他自己說的。你看多明白啊。

在他死之前,委內瑞拉先出事了,所以就讓我想起來,當年蘇聯的解體。蘇聯真正出事情,1989年,20年前。中國出的事情,中國沒事,結果到了蘇聯,蘇聯東歐。所以當時蘇聯解體之前,也是東歐先出事情,波蘭保加利亞東德,跟現在的狀況類似,突然出現了。

柏林墻是一個笑話,是一個政治局委員說了句笑話,這句笑話當天晚上就給墻給推了。誰都撼不動的一堵墻,沒人能撼動,沒人敢拆。當時的戈爾巴喬夫他也不敢拆那墻。結果是一句笑話,拆的墻。

政治局委員說了,以后東德人可以自由到西德去。就這句話,咔咔就給拆了,邊界警官不知道。邊界的司令找領導找不著,休假了。是不是笑話?這是國家啊,這是敵對的國家,這是拿著槍玩命的,你死我活的,一句笑話拆了。

所以習近平自己很有一種警覺,委內瑞拉就代替他先出了事。

這個事就鬧得比較兇了,就直接起來了,瞬間就起來了。

【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Guaido)選在委內瑞拉獨裁者倒臺61周年紀念日這天,發起全國性的示威游行,自行宣布就任臨時總統,承諾組成過渡政府,再次舉行總統大選。他說,這是把委內瑞拉從“獨裁”里拯救出來的唯一方法。

隨后,美國帶領許多西方國家,包括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等,率先承認瓜伊多臨時總統的身份。川普呼吁馬杜羅辭職下臺,也承諾將“全力”運用美國的經濟與外交實力,協助委內瑞拉重建民主法治。

現任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聽聞此事,大為光火,果決地切斷與美國的外交關系,并限制美國駐委內瑞拉大使在72小時之內離境。

美國說他們不接受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驅逐外交官的決定。國務卿蓬佩奧說,他們不會召回駐委內瑞拉的外交官。】

而馬杜羅在他第二期獲選之后,在世界范圍內的主要的大國,除了中國,我不知道俄羅斯的選項。西方社會大多不承認他。前提是有這個,認為他的舞弊,他的不合理,他的一切一切,從一個現政法制國家來講,這是一個完全的欺騙。

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是1000%啊是多少,成捆運錢,老有錢了,個個是億萬富翁,有點這意思。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他跟美國斷交之后,曾經在總統府前說道:“不要相信那些外國佬。他們沒有朋友,也沒有所謂忠誠。他們只有為了奪取委內瑞拉的石油、天然氣、黃金,會派上用場的算計與野心。”。

你看,這話跟習近平說得完全一樣。華春瑩,都是這樣。基本都是這樣。

這話就不禮貌,你看在外頭賣的,一定他的馬甲他的穿戴非常有品位,賣大價錢的,都是這么賣的。

所以這是我們現實生活中最真實的一面。

【當天稍晚,智利、宏都拉斯、巴拉圭、秘魯、哥斯達黎加、危地馬拉等國皆宣布承認瓜伊多為臨時總統。】

那些都是它周圍的國家了。

【在今年年初,35歲的瓜伊多原本還是個沒沒無聞的律師。但是他卻翻轉了過去反對黨虛弱困窘的局勢,點燃了希望,在數百萬委內瑞拉人捱餓與逃亡之中,將人們聚集起來,以國會最大黨黨魁的身份宣布,按照委內瑞拉憲法的兩個條文,他有權組成過渡政府,擔任臨時總統,直到再次舉行大選為止。

他的演說獲得廣大回響。】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昨天發生的事情。

【周三,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聚集了上萬聲援瓜伊多的民眾。在游行接近尾聲之時,氣氛開始變調。國安人員與警察開始驅離民眾。反對黨發言人(FreddySuperlano)表示,武力沖突是在警方看游行快要結束進行清場之際爆發。他說,西南方的城市巴里納斯有四個人被槍殺身亡。另一個州塔奇拉的民防部門發言人說,在該州首府圣克里斯托瓦爾有三人喪命。加總起來,一天之內,就有七個人因上街抗議喪命。】

所以現在的委內瑞拉的局勢并不是很明朗,但是很顯然,它出現了在這么多年里面,從顏色革命,挺有趣的,中共國安部長在談到顏色革命的問題時,他講說對國內的控制如何如何。而顏色革命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這一次的委內瑞拉是那一次的顏色革命之后,一個獨立的國家再一次出現類似的場面,推翻獨裁政府,很類似。

沒跟你說嘛,都在命運中,中共自己說出什么的,一定對應了它有所反應。從元月2號,習近平的《告臺灣同胞書》一直走到今天,完全對著。

【2017年,委內瑞拉政治動蕩,反對者上街要求馬杜羅下臺,時常與國家安全力量發生沖突,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甚至超過一百人。

目前,三名委內瑞拉律師要求美洲人權委員會給予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提供預防性的保護措施,確保他及家人的人身安全無虞。

2018年,馬杜羅在總統大選中再次獲勝。在僅有32.3%的投票率當中,取得68%的選票,順利連任。】

所以這個問題是在這兒,他是完全的虛假跟操控,所以你可以看成,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當時的委內瑞拉人是拒絕投票,因為面對暴政面對獨裁他沒辦法選擇,所以作為個體的人沒辦法,拒絕投票,當過低的投票率低過了1/3,在黃金分割線上,起碼33%你還可以,它32.3%,就是沉默拒絕投票的人占67.7%,這是國際社會,正常社會不接受他的理由。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今天的場面。但是在我的眼睛里,1989年在東歐地區出現的類似的場面再現今天。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