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破寺蠢僧-河間馮樹柟(20)

2019-01-19|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破寺蠢僧

景城南邊有座破寺廟,四周沒有人家。廟里只有一個僧人帶著兩個弟子管理香火,這幾個人看著都像沒有讀過書的鄉下庸人一樣蠢。見人來連施禮問詢都不會。但實際上心里卻是非常狡詐。他們暗地里買來松脂做成粉末,到了夜里用紙卷起來點著火撒向空中,于是遠看起來廟內焰光四射。看見的人們都來詢問,可這師弟三人卻插著門酣睡,回答說都不知道。

又偷偷買了唱戲扮佛的佛衣,扮作菩薩羅漢,在月明之夜或者站在屋脊上,或者隱藏在寺門樹下。有人看見了,來問他們, 他們也說沒看見。 有人把看見的告訴他們,他們就會合掌回答說:“ 佛在西天,到這個破廟來干什么?現在官府正在禁查白蓮教,我們與您無冤無仇,何苦造這個謠言來害我們?”

這樣一來,人們更加相信這是真佛顯現。施舍的越來越多。可是寺 廟卻越來越破落,這三個僧人卻不肯修葺徹一磚一瓦一椽,說什么:“這個地方的人本來就喜歡捕風捉影,傳些個流言蜚語。總說這個寺里多怪異。如果加以整修,使廟相莊嚴,這些傳言的人就更有話說了。”

這樣積攢了十多年,這三個和尚漸漸的富有了。 忽然被強盜盯上了,強盜入廟打死了師徒三個,搶光了他們所有的財物。 辦事官員檢視遺留下來的箱子,發現了松脂、戲衣之類的東西,這才發現和尚們的奸謀詭計,這是明朝崇禎年間的事。

紀曉嵐說,我的先高祖厚齋公說:“這幾個和尚以不蠱惑為蠱惑,用佯裝老實來騙人,手段也夠巧妙的了。但這樣做的結果正好害了自己,若說他們至蠢至 拙,也未嘗不可。 ”

--------------
河間馮樹柟

河間人名叫馮樹柟的 ,他粗通文墨,窮困潦倒在京師十幾年。每次遇到機緣,(想抓住)卻總是不能成功。有事向人求助,別人也總是口頭應承,不得實惠。窮愁抑郁之下,他到呂仙祠祈夢 。夜里夢見一個人對他說:

“你不要恨世人情薄。 你的處境,也還是你自己造成的因緣。你過去世中,喜歡對人說假大空的好聽話,博取忠厚長者的虛名:遇有善事,你心里知道必定不能成功,你也要再三慫恿,使人感激你的贊成支持;遇有惡人,心知這個惡人必定不可能得到寬恕,你也要為他再三申辯,讓他感激你對他的拯救。

這個人還說,; 你這些做法,雖無損于人,但是卻讓別人都對你感恩不盡。恩皆歸你,怨必歸人,你心中的機巧太甚了。而且你所贊成或拯救的人與事,你都是身處局外,成敗利害都是他人承擔,與你無涉。”

這個人接著又說:“如果事情稍稍牽涉到你,你就會馬上退避唯恐不及。坐視他人焚死溺死,陷于滅頂之災,即使一舉手即可援救,你都怕麻煩而不肯舉手。這樣的心術難道還有理由質問上天嗎?”

夢里這個人還對他說:“從你的這些心理思維去想想,今世別人對你貌合神離而情疏,表面關切內心冷漠,應該不應該呢?鬼神觀察人,責罰人,如果人只是做了一二件錯事,還可以用你的善行相抵,如果一個人的罪錯在心術,心術不正,那冥間的法律是不能寬容的。 你的今生也就是這樣了,好好修修來世吧。 ”

后來這個馮樹柟果真凍餓而死。

紀曉嵐評論說,每個人的境遇都是自己造成的。真是這個道理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