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是否發起了一場制度競爭

2019-01-13|来源: |标签:石濤 中国 制度竞争 

在這幾天有機會去看神韻了,神韻到這個地區演出。

在神韻最后的一幕當中,給我的感覺蠻特別的。在神韻過去的時間里,最后節目的天幕有著很大的改變。在我眼睛里一直看到就是佛家里說的法輪。法輪常轉,這是在佛家里,就象我跟大家介紹到,在我很小的時候,我能夠記住的去故宮的太和殿,你站在太和殿面對外面,就象你坐在龍椅上似的,左手邊是日鬼,記述著時間的,那是漢白玉的,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了。因為我那個時候看的時候都已經風化得很厲害了。漢白玉很軟弱,在后來的工業化的過程中,空氣中的雨水含酸的東西太強,所以在故宮里你看到的很多漢白玉,在30多年前就已經都原形剝落了,很多都沒了。

日鬼給我的印象是同樣的,但是它很特別。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日鬼這個東西的下面,它是一個漢白玉的座基,一個臺,豎著寫的,法輪常轉。

7、8歲,這是我在故宮中印象非常深的一個概念。法輪常轉講的是佛家的。

所以在神韻最后的這個節目,他的背景往往都是出的是法輪,法輪常轉的概念。就我個人來講,出現了很特別的變化,前些年,你看到展現出來的法輪上面帶著真、善、忍的字樣非常清晰,今年沒有。你看不出來法輪的清晰的內在的東西。但是人們看到的是巨大的光芒。

我跟大家分享過,我去歐洲,幾乎所有著名的教堂里面,它的頂端一定都是空的,是透亮的,是光芒。米開朗基羅在畫相應的神的作品時,它的頂端都是光芒,畫不上去了。

現代的人他們認為這是他們能夠認識到的神的光芒,而在我眼里不是,是人們認識不到的神,人的眼睛不配看到他,人的嘴巴不配說到他,但他真實存在,對人是光芒的。

我今年看到的背景是這個概念。

與此同時,如果沒理解錯,臺上出來一個人,穿著灰色的中山裝,戴著眼鏡,拿個梳子在那兒攏頭,帶著4個警察,那是江澤民。攏頭的概念,這是當年他在出訪西班牙,在跟西班牙國王照相的時候,它從兜里掏了個小攏子,攏頭。所以這是江澤民的經典代表之作。江澤民跟4個警察后來掉入了地獄之火。

在舞臺上展現出來的地獄之火,你面對舞臺的話,你看到的是它的右手側,角上掉進去了。

在節目中無數次跟大家分享過米開朗基羅的作品《大審判》。《大審判》的畫作的右下角最角上,它是個門,人們從那兒進來,整個畫作有兩個門,左邊一個右邊一個,但左邊這個門我從來沒見它開過。我去了多少次,沒見它開過。人都是人右邊這個門進來。右邊門的上面就是地獄之火。

你自己到那兒去看,他就這么畫的。江澤民跟4個警察墜入了地獄之火,然后大水上來,城市的背景應該是上海,因為上海的東方明珠等現在的標志都有。大水上來水的背影是馬克思的形象,在額頭上刻著今天中共共產黨的黨徽,鐮刀斧頭。

我個人看到這一幕,我個人覺得蠻震顫的,現實中的人,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整個中共的迫害系統,這是現實中的人,他們在舞臺上,而被稱為他們背后的因素,就象洪水野獸一般,就是共產黨跟馬克思主義。對人而言,它是虛幻的,但是在人的生命中,他是真實的。以洪水的方式,共產黨出生在上海,江澤民落在上海,這個圈全都畫圓了。

這是我們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這么個概念。后來佛下來了,等于是把害人的馬克思主義跟共產黨就給銷毀了,保護了人類。

節目最后的英文詞叫做:最后的一瞬間。而節目的一開始背景聲音就是:誰愿隨我下世法正人間。

在我眼睛里這是一個大的循環。在現實利益中,人們太現實了,完全生活在現實的欲望中,完完全全生活在自己的欲望中,完完全全生活在自己的利益的占有利益的追尋中,當完完全全生活在這一面的時候,標志著始終結束。

由方得始終,開始跟結束在同一個點上。任何事情都是這么來的。陰陽的概念就是結束的概念。

可能今天很多人連這話都聽不懂,陰陽碰在一起了,男女碰在一起結婚生孩子誰都是這么來的。他是新的生命的產生,他是舊有的兩個生命失去的自我,男女結合失去了童真,失去了自我。

有人說不信。有什么不信的?3000童男3000童女,去找蓬萊島,中國歷史上故事是這么來的。說后來日本人就出現了。找不著。人的層面他怎么找不著?他要童男童女去找蓬萊島,去找那三山五岳的三山當中的一個,他為什么不是夫妻去啊?不就失去了嗎?就這么點事今天人人都知道的事,今天沒人看懂。

所以這是一個始終結束的一個圈。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再加到習近平思想,你記住所有這些東西都是人的,都是騙人的。主義思想理論全是騙人的。騙人在哪兒?把人騙在定死在這個利益上。

傳統的生命,都是講陰陽,善惡,傳統的人的文化全是這個,沒有主義。主義是邪惡的,對人而言失去了人的善念,當人們跟著主義走的時候,就是維護著自己的利益,當人們跟著主義走的時候,就是失去自己善的本來。

其實就那么回事。你往前追吧,你看那個主義追到哪兒?那主義就追到200來年前的馬克思那兒了。再往前追,沒了。

所以生命真實的叫善惡。

又回到伊甸園那兒了,那叫知善惡樹,夏娃被蛇誘惑,要跟神比天高,去吃那個果子。今天太多宗教的人他理解不了。說神說了,你信我你就能上天堂。為了去天堂,滿足最大的欲望,跟那個夏娃是一樣的。當你懷有這個心態去的時候,你要與神比天高。就是一句貪婪,它就引發出這么多背后的生命故事。

而今天的人都在貪婪中,都在屎盆中,撥拉那屎說這泡尿不錯,味道好極了。你別樂,就這個。信宗教到處都是。

所以修行人這句話,不容易的。修行人就是擺脫那一份東西的。

為什么說夏娃那個問題出在這兒,她掉起來了,神給她罰下來了,她再也回不去了。你不是要辨別善惡嗎?善惡的本身具有兩頭,神知道善惡,神不在善惡中,人掉在善惡中,只能去掉惡,要向善,才能回到至善中。

就這么回事,很簡單。當你站在生命道理上,很簡單,今天卻沒有。所以很多自謂修行的人根本不會修,根本不知道。為什么?他在惡中,他在貪婪中在修煉。所以在貪婪中修煉會瘋了的,會兇狠到極點的。因為他絕不能失去。

所以你看到為什么那些亂七八糟信什么的都有那么兇狠,有些東西面相都長得很兇狠,走著走著就這么兇狠。眉毛是立著的,說得多好聽的話,你都能感受到他完全是騙子。

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講過,七的定數,那是大定數。因為當初神造人都是圍繞著七走的。東方西方都一樣,在節目中介紹了。即使到了大洪水,神銷毀掉那些在他眼睛中那些人不好了,當他再再造人的時候,還是七。

諾亞應該只有一家人,幾個我不知道,沒看過。但是他囑咐諾亞說,好的生命你給我找七個,七公七母,不好的一公一母。他不能銷掉不好的,因為你的環境就這個。但神卻有能力,給予人最好的,好的生命七公七母的。在大洪水的時候,把人毀掉之后,他依然遵循著七的定數,那是過程。所以神造人的當初,天地都是遵循七,而今天的七,全都落在共產黨身上了。這個大定數結束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能意識到生命的嚴肅性,如果你相信自己是不死的,不死的靈魂遭遇了天地間包括神話在內的不僅僅是文字的定數的改變,結束。

這才講自己的魂魄是珍貴的,因為可不是這天地間地球上只有這幾十億人,可不是每一個生命每一個魂魄都有機會,而恰恰今天大多數人的貪婪,阻止著自己認識到這一份天地間的珍貴,因為造了天造了地造了人,而這一份的結束是天地的結束。

根本沒能力認識。為什么?自私。所以在個體本身上,同樣是一個相生相克的生死相結的這么一個始終的結束。我個人是這么看的。

在普世的價值觀當中,我以為給人的機會就是,人們都認識到中共政權的邪惡,以國家的角度以個體的角度,都在認識著中共政權的邪惡,也就是說在走向結束。因為中共政權的邪惡,當人們都認識到世界的人認識到它的時候,就是它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專訪:中國必須做出自己的選擇》

這里的中國實際就是中共政權,我喜歡按照中共政權說。它把國家毀了,它不是國家。

【德國聯邦工業聯合會(BDI)發布的有關中國戰略的原則性文件將中國稱為“制度性競爭對手”】

他們很少用意識形態,意識形態我眼睛里是共產黨的詞。制度性,人的制度,還是高級動物的制度?其實在西方的社會中,我眼睛里,他的本來是這個。當然現在人們特別是精英政治的橫行,人們很難去洞悉到這其中的區別,我以為有這問題。

【要求德國和歐盟面對中國的強勢國家資本主義,拿出更為強硬的態度。這一立場是否代表德國經濟界的普遍立場?德國之聲就此專訪了德國工商大會(DIHK)對外經濟事務負責人特萊爾(VolkerTreier)。】

所以它原則的文獻把中共政權定性為國家資本主義,它帶有相當的邪惡背景的歷史。當初希特勒是這樣的,后來被人定性的。如果是那么定性的話,包含著種族的虐殺,民族的仇恨,它包含著殺戮,包含著排他性,包含著非正常人的行為。

在我個人理解當中,它作為德國的這樣的文件,它不可能觸及到說,它們把自己稱為高級動物,其實制度性文件,距離生命的意識差了一步。它把中國社會的共產黨人統稱為人,它以外表為說,其實它不是,它是魔鬼來的。

所以它又不能管自己叫魔鬼,所以它管自己叫高級動物。我覺著是這樣的。

【歐洲與中國經濟的競爭,同時也是一場制度的競爭。】

是。整個這個體制代表的是德國經濟界的利益,就是相關機構。

【與中國的關系更多是一種多年以來積極發展的伙伴關系,中國是德國最大的貿易伙伴。提出"中國是否發起了一場制度競爭"這樣的哲學問題,并不是我們的任務。】

在人的層面叫哲學,主義思想理論你可以把它稱為哲學,但哲學本身的麻煩就在于,會讓人們立足在自己的利益上。

如果你叫我個人理解來講,我們舉個例子,你要去研究禪學的話,走著走著,人們會聽到說是道家的哲學。從本來信仰的東西,本來修行的東西,一直蛻變到人的層面為人之所用,就變成了哲學。

所以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認為,它其實從生命的道理上是墮落的,欺騙的。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