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絕“墻”外信息 中共使新招抓人

2019-01-09|来源: 新唐人

近期,中國大陸連續發生兩起公民因“翻墻”遭中共當局傳喚、恐嚇,甚至罰款的惡性事件。另有大陸維權人士和律師的社交軟件“推特”賬號,被人盜號發布一些可能被治罪的文章。外界相信這是中共為打擊民眾“翻墻”而使出的新招數。
1月4號,重慶公民黃成城,因“翻墻”登陸境外網站,遭當地警方傳喚、恐嚇。
警方以黃成城涉嫌“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通道進行國際聯網”的理由,將他帶進警局傳喚8小時。警方還恐嚇黃成城,以后不得再翻墻,否則可能從重處理或判刑。
旅美大陸異議人士林云飛表示,從去年底開始,中共就在不斷收緊對國內翻墻出來的推特賬號的控制,企圖全面隔絕“墻”外信息。
旅美大陸異議人士林云飛:“包括很多在中文推特圈比較有影響力的人就不斷受到逼迫,他們就自己采取銷號這種方式。像黃成城可能他是不太‘配合’,中共當局采取了拘留的方式把他控制起來。”
廣東省南雄市公民朱云楓,近期也因“翻墻”被警方傳喚。南雄市公安局網監大隊去年12月27號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朱云楓因去年8月至12月,在手機上安裝藍燈(lantern)軟件“翻墻”上網,而被罰款1000元人民幣。
中共對這兩位公民的處罰手段引起外界非議。
尤為諷刺的是,同樣在廣東省的一名吸毒者,1月1號被韶關市公安局罰款500元。
相比之下,“翻墻”者比吸毒者的罰金高出一倍。
對此,有網友不解:難道翻墻比吸毒嚴重?有網友則回答:吸毒自取滅亡,翻墻中共滅亡。兩權相害取其輕,兩權相利取其重。
還有網友說:“同是翻墻,草民vs權貴/狗腿子:收監vs打賞!”
林云飛:“翻墻的,越翻人越精明,對(中共)他們來說,這個問題比較嚴重。所以翻墻罰一千,吸毒罰五百,網友的評論還是挺有意思的。中共輿論隔絕,反自由化的路線現在是越走越遠。”
另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廣東維權律師陳科云1月5號發聲明表示,自己可能遭廣東國安廳前副廳長、現任廣東司法廳廳長曾祥陸,以挾持推特賬號的方式構陷。不過,聲明只發布了幾分鐘就被遮罩。而后經朋友查詢顯示,被挾持推特賬號的推文,已被設定為不對外公開。
陳科云指出,去年12月15號到24號之間,他一共收到六次改變推特密碼的通知,但自己始終無法登陸。這意味著他的手機可能已遭有關部門復制,且挾持相關賬號。
另一位吳律師表示,近來大陸很多人的推特賬號,都疑似被中共有關部門盜號控制,并發布一些可能導致被官方治罪的文章。他認為,這可能是當局計劃運用這種方式打壓維權人士。
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說,去年12月29號,警察到家里,說她“尋釁滋事”。后來明確要求她刪除推特賬號。野靖環被迫同意銷號。但第二天警察又找她,說她還有一個推特賬號沒刪除。在朋友的幫助下,野靖環查到了另一個以她名義注冊的推特賬號。
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這個肯定不是我的,公安機關又認為這個推特是我的,而且明確的跟我說要處理我了。所以我馬上采取了報案的方式。然后我要求公安機關調查,這個推特是誰的。現在雖然他們還基本認為是我的,但是呢現在沒有對我采取強制措施。”
野靖環質問,中國的對外交流非常廣泛,包括援助非洲、國際貿易往來等,那為什么偏偏在普通公民的往來上就不允許呢?
野靖環:“你們高層次能交流,為什么老百姓看最普通的社交軟件就不行呢?所以啊,我是堅決反對這個做法的。但是你反對也沒有用啊,反對的結果就是坐牢房。”
野靖環表示,無論使用什么樣的社交軟件,既然國際社會的民眾都能在上面交,中國公民如果受到限制,那這不是閉關鎖國嗎?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鄭麗駒報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