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尚一】 再談華為與中國IT業:中共敢死隊的絕境(一)

2019-01-06|来源: 看中国

近期,具中共軍方背景的華為公司,因技術、產品與服務涉及間諜與情報搜集,受到歐美國家嚴正關切。圖為示意圖。

前言:

孟晚舟被捕的消息傳出時,我正在撰寫《美國政局與中共投降:川習會全景簡析》,其中一小節涉及到華為。由于華為代表中國IT業,是中共發展戰略的關鍵組成部分,孟晚舟被捕事件對中共產生進一步的致命打擊。我先從孟的被捕展開,宏觀分析下華為和中國IT業的絕境。

近年,華為作為中共體制的敢死隊,表面上實現快速增長。2014年,我在《華為:去日無多的紅色私企》(又名《教你看透華為》,下文簡稱《紅色私企》)中,對華為有過基礎模式分析以及預測華為滅亡的結果。不過,華為當時正處于大規模擴張的前夜,中共在全球范圍開始實施超級規模的技術偷、盜、搶。華為作為中共的國際擴張之矛,全面負責中共在技術收購和偷盜方面的工作,在中共的外在擴張中起到獨特作用。關鍵是,華為設備制造出的漏洞,為中國黑客大肆網絡攻擊和網絡偷盜,大開方便之門。華為在體制中的作用,短期內提振華為的成就感,忽略即將滅亡的必然結局。

孟晚舟被捕是標志事件,表明美國開始實施系統的打擊行動。在川普上臺后,美國戰略系統快速轉向,從奧巴馬時期軟弱賣國的狀態,重新開始維護美國的利益和安全。2018年7月,我強調美國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不僅準備全面打垮中共,還將直接打擊中共系統的個人。8月,美國簽發對孟晚舟的逮捕令。孟晚舟被捕是個信號,美國隨時可以采取行動,讓華為休克和破產,引發中國IT業的垮臺,對中共產生連鎖性的毀滅打擊。

華為是中國IT業的代表,集中反映中國IT業的特點。中國IT業和華為一樣,依靠中共提供的特殊環境,靠著模仿、抄襲、偷盜和組裝起家,打著愛國和本土化的旗號,將國際IT巨頭擠出中國市場。隨后,中國IT業依靠中國市場造血和中共的各類補貼,積極進行國際擴張,成為中共國際擴張的敢死隊。華為遭到西方國家的打擊而陷入絕境,意味著整個中國IT業也陷入絕境。

本文再度對華為和IT行業系統分析,正本清源。過去我在《紅色私企》和其它相關文章中曾對中國IT業有過宏觀系統的分析。孟晚舟被捕,各種評論涌出,但是都流于表面,或者過度關注支離破碎的細節。本文延續《紅色私企》的內容,結合孟晚舟被捕,明確中美關系的大背景,揭示華為、中國IT行業以及中共面臨的絕望處境。

一、華為模式與中國IT業

孟晚舟被捕全面印證《紅色私企》的內容。我在文中對華為的基本商業模式和破產前景做了全面分析,孟晚舟的被捕作為必然中的偶然,既證明《紅色私企》的內容,也是華為窮途末路時的關鍵事件。

《紅色私企》明確總結,華為的基本運營模式:華為=血汗工廠(低利潤率)+賣方信貸(依賴中共體制)+龐氏騙局(內部虛擬股份)。現在回顧,當時總結的華為模式,仍然有一定的表述缺陷。如果更準確的話,華為的基本運營模式可以總結為:華為=血汗工廠+中共體制敢死隊+龐氏騙局。

這個基本運營模式,決定華為的根本角色以及華為龐氏騙局的破產。華為做中共敢死隊的核心定位,決定其所有行為。當中共需要實施全球范圍的技術偷、盜、搶時,也意味著華為進行最積極的行動。華為過于兇猛的擴張行為引發歐美日的高度重視,當歐美日國家開始打擊中共,必然重點打擊華為,進而引發華為的龐氏騙局暴露,即華為破產。

具體分析華為的基本運營模式,華為=血汗工廠+中共體制敢死隊+龐氏騙局。根據這個模式,可以明確三部分,一是華為的內在特點,即生存基礎;二是華為對于中共體制的作用,即發展動力;三是華為絕境的關鍵,即未來滅亡的主因。

華為的模式構成代表幾乎所有中國IT企業的模式。對于具體的IT企業,由于行業和自身特點不同,差別只是上述三部分的比重不同,狀態不同。因此,具體分析華為的三部分狀況,也等于宏觀分析中國IT行業和企業狀況。

1、血汗工廠的低利潤模式:華為的生存基礎

華為無論表面如何改變,其血汗工廠的實質一直不變。從建立之初,華為即缺乏技術能力,更別說技術創新能力。因此,華為雖然口號上高喊自己是高科技企業,但實際是高科技行業的血汗工廠。

作為典型的血汗工廠,華為的對外銷售主要依靠三個手段:一是技術方面,主要依靠模仿、抄襲、偷盜行業領袖的方案,而進行硬件組裝的方式,生產產品;二是市場策略,積極打價格戰,以低于國際競爭對手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甚至更低的價格,吸引對價格敏感的客戶;三是具體銷售手段,包括行賄銷售等投機取巧方式。由于西方對手受制于美國《反不正當競爭法》,在銷售中處于不利地位。

血汗工廠的特點在內部管理上突出表現出來。由于華為的低價市場模式和投機銷售模式,華為從銷售中的獲利極少。為了從極少的獲利中,榨取更多的利潤率,華為只能采取血汗工廠操作,才能生存下去。血汗工廠包括,整體工資低、工作時間長、工作和競爭壓力極大,生活條件差,迫使華為員工不分晝夜地工作。在對外擴張時,與競爭對手相比,華為員工在海外的工作和生活條件艱苦,甚至面臨人身危險。

為了維持華為的利潤率,華為強調“狼性團隊”的文化,并且成為絕大多數中國企業的文化導向。狼性團隊的意思是,華為員工不僅需要被迫接受華為的血汗工廠模式,甚至要以血汗工廠為榮,充分發揮自身的積極主動性,最大潛力為血汗工廠貢獻力量。當然,每個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承受永無休止的血汗工廠壓榨。一般來說,大學生畢業進入華為后,10年后已經不適應華為的血汗工廠,包括身體無法承受,以及需要成家、照顧家庭。對于這些無法繼續“狼性”的員工,華為實施相應操作,對35歲以上員工大裁員,保持血汗工廠的戰斗力。

任正非家族對華為擁有絕對控制權是血汗工廠的另外一個特點。雖然華為號稱全員持股,任正非只有1%多點的股權,但實際上任正非家族完全掌控華為。任正非負責內外宣傳和決策,孟晚舟在運營中大權獨攬,尤其掌控財權,另外還掌控后勤與采購權。在華為搬到東莞后,華為開發房地產賣給員工,同樣掌控房地產開發的權力。而且,華為大規模裁員,對35歲以上的員工大砍大殺,華為內部無法形成與任家抗衡的力量,保障了其絕對控制權。通過對財務、后期采購以及人員的絕對控制,任家可以任意從華為經濟運作中揩油。

任正非家族的絕對控制也保障了血汗工廠的機制。任正非家族的特點是,既不懂技術,又不懂現代管理,還不懂世界形勢,其操作模式保持過去的軌跡,不斷強化與中共體制的捆綁,不斷強化血汗工廠模式。任家早期打壓李一男的港灣,后來擠走孫亞芳一系,為孟晚舟大權獨攬掃清障礙。2017年初,早已二次離開華為的李一男被送入監獄兩年半,為孟晚舟正式執掌華為大權而立威。如果孟晚舟沒有被捕,以其個人的超級強勢,從任正非手中接班后,預計將更堅定貫徹華為的血汗工廠機制。

2、體制敢死隊,根據時代變化而產生顯著變化

由于時代的變遷,華為的角色可以總結為進口替代、出口包工頭、中共體制的國際擴張之矛等幾個階段式功能。這幾個階段的功能,在IT行業的其它企業也得到充分體現。

A、早期,中共主要執行進口替代的戰略。華為作為山寨機代表,通過抄襲和盜版侵權,主要仿制思科的產品。華為降低中國市場的電話交換機價格,幫助體制實現進口替代,節約大量外匯,并且讓體制官員分肥。

華為所代表的進口替代,是中國IT行業起家和發展的基礎。當時,中國積極支持IT業對西方IT業的盜版,支持今天中國IT行業的格局。可以說,當今所有的中國IT行業領導者,都是當時受到體制支持,抄襲外國巨頭,實現進口替代的模式。

隨后,中共利用各種方式,將國際IT巨頭排除出中國市場,讓中國本土IT業占據統治地位、成功實現局域網的目標。新浪、網易和搜狐等門戶網站、百度搜索、淘寶、騰訊和微信、新浪博客和微博、各網絡游戲網站等網絡企業,均是以此方式建立和發展。

在早期,中國IT業也出現過少數自強不息的企業,希望以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實現自身的成長。不過,進口替代IT企業發展起來后,擠垮了這些自主知識產權的IT企業,實現了中共對IT業的完全主導局面。

B、中期,華為以包工頭的身份,實施中國的血汗出口的政策導向。《紅色私企》中,對華為受到賣方信貸支持,實施國際市場的迅猛擴張有過系統分析。

中國加入WTO之后,以血汗工廠產品,淹沒整個世界,外匯獲取能力急劇提升。中共體制通過外儲政策,從出口企業手中截取外匯。隨后,中共體制通過外匯援助和交易,對落后國家和地區實施國際經濟擴張。

華為依托賣方信貸,以包工頭的身份在世界范圍全面擴張。在此階段,華為不僅實現進口替代,而且進一步擴張出口,為支持中共的長期擴張做鋪墊。

在IT行業的其它領域,其它企業也紛紛開始國際擴張,支持中共體制。其中,阿里巴巴是最為知名的成功者,通過國際擴張,支持中國產品通過網購向世界擴張。另外,中國無人機行業是典型的抄襲美國,低價進行國際市場銷售,甚至超越美國的代表。在民用/商用無人機領域,大疆成為代表;在軍用機領域,中航成飛研究所的翼龍無人機,仿制美國MQ-9收購者的外形,按照MQ-1捕食者的尺寸建造,沈飛的彩虹和暗劍系列更是全面模仿。這些無人機以超低價出口,獲得不少訂單。

C、后期,隨著中國體制向發達國家全面擴張,華為成為體制的國際擴張之矛,在發達國家進行大規模的技術收購和偷盜。

華為心懷壯志,要成為5G電信的技術和市場領導者。考慮到未來10年5G市場多達數千億美元的廣闊前景,而且圍繞5G電信設備,預計將產生數萬億美元的擴展和周邊設備市場空間,全面實現5G改變人類生活的目標。華為展望未來,可以比較容易拿下千億美元以上的5G設備市場份額,并且在擴展設備和周邊設備上,獲得更加豐厚的收入,領導世界IT行業的市場。

展望未來,中國IT行業積極行動,從不同領域,為占據行業制高點而快速布局。例如,以BAT為代表的網絡企業,積極介入人工智能,希望從軟件突破,實現中國IT產業與美國競爭的目標。

3、龐氏騙局以累加的方式不斷擴大

最初,主要以內部虛擬股權為主,后期則依托華為手機業務,形成新的龐氏騙局。

華為雖然目標遠大,而且狼性團隊勇猛前行,但是資金無法跟上華為的步伐,成為制約華為的主要瓶頸。中共體制雖然從政策上支持、在貸款上優惠、從補貼上慷慨,但是無法完全滿足華為的擴張需求。

《紅色私企》中,分析過虛擬股權的龐氏騙局。華為的虛擬股權,并沒有真正的股權保障,其主要目的是從員工手里圈錢,并且激勵員工更瘋狂工作,構成典型的龐氏騙局。如果按照中國的金融管制條例,華為的虛擬股權屬于非法集資的范疇。但是,由于華為是中共捧起來的標桿,因此虛擬股權被說成是員工持股,公司屬于所有員工。

隨著4G設備市場逐漸飽和,5G市場尚未啟動,華為需要大量資金,支持5G技術的收購和研發,并且為5G設備生產籌措資金。這個資金的規模無法通過大規模外部融資實現,因此華為通過手機業務的迅猛發展,產生大量現金流,形成新的龐氏騙局。

簡言之,從宏觀角度,華為是中國實體企業的標桿,是IT行業的代表。從基礎上,華為是中共體制經濟的一部分,中共實施經濟擴張的關鍵環節,在不同階段起到不同的重要作用。不過,在市場層面,華為作為表面上的民營企業、實體企業、IT企業,仍然需要通過市場機制生存。

華為陷入絕境,代表著中國實體企業和IT企業陷入絕境。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一書中,考慮到結構和篇幅,我沒有收錄華為的內容。不過,我在網上對華為進行全方位分析后,單獨整理發表《紅色私企》,將華為走向破產作為實體末日的典型。在現實中,華為雖然充滿狼性,業務迅猛增長,似乎否定我的所有分析。不過,孟晚舟被捕后,華為突然發現,自己隨時面臨破產。

大勢不可擋。我的所有文章都在闡述大勢以及大勢帶來的一系列后果。中國人習慣人定勝天,喜歡一己之力對抗大勢,華為作為典型,充分表現出人定勝天的信心。但是,當華為似乎在突然之間陷入絕境,再次明確,無論人多么努力,只要逆大勢而動,必然到時滅亡或者提前滅亡,并不能顯著延長自己的壽命。華為的絕境,既代表IT業的絕境,也顯現中國實體末日,說明中共已經無計可施。(未完待續)

公告:

《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川普風暴》、《中國經濟分析合集》推出電子版,有意購買請聯系郵箱iocecs@foxmail.com。《中共滅亡在即》將于近期推出電子版,請關注后續通告。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