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熱”方興未艾為哪般?

2018-12-28|来源: RFA

書法、文言文、四書五經,這些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相信不少國人小時候都淺嘗了一二。在全球化浪潮席卷中國大江南北的今天,這些華夏民族符號正在課堂中強勢回歸。“國學熱”從何處來,又向何處去呢?

前一陣兒,包括《漢字聽寫大會》、《詩詞大會》在內的不少國學綜藝節目出現在了央視頻道上,收視率相當可觀。數據顯示,《詩詞大會》全部10期累計收看觀眾超過11億人次。沒過多久,眾多地方衛視也紛紛推出了自己的國學競賽節目。

在民間,“國學熱”更是不可小覷。一份近期出版的中國國學培訓行業報告引述相關數據顯示,全國經營國學教育業務的相關企業有4000多家。這些民辦機構大多存在于標準化課程之外,頗有些私塾的味道。

在湖南長沙,一家教育投資集團近月更是打造出了一座國學小鎮,通過親子互動、場景體驗、游戲交互等方式向參與者潛移默化地傳遞國學文化。在小鎮的首屆千人成童禮上,只見孩子們身著清一色漢服,一會兒吟誦詩詞,一會兒又行作揖禮。

《北京之春》雜志榮譽主編、時政評論人士胡平指出,“國學熱”體現了文化教育的多元化趨勢。經歷過文革時期“破四舊”、“批林批孔”等顛覆性運動后,近幾十年來中國人對傳統文化重新產生了熱忱。

他認為,雖然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近年來大力弘揚民族意識和國家意識,但“國學熱”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應對現有社會環境的草根現象。

“不少人對現在中國官方的教育體系—包括應試教育現象—也有些不滿。另外,官方系統通過這套制度去灌輸一些它所謂的三觀,這也使很多家長不滿意。”

習近平上任以來,出于對意識形態的把持,當局對教育領域的管控日益從嚴。9月,中國教育部發布通知,決定對境外課程教材替代國家課程教材等現象開展全面清理。作為中國現代教育體系的新寵,國學在很多人看來可以統一當今社會中國人的思想價值觀。

盡管如此,胡平說,當局對“國學熱”的態度其實相當矛盾。一方面,國學教育詮釋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增進了民族認同感。但另一方面,幾千家國學私塾游走于官方教育體系之外,挑戰了政府的權威性。

“其實大部分搞國學的人對現實還是有相當的不滿,但這一點在現有環境下明顯在遭受壓制。不要說你用傳統文化,你就是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那套東西,如果你對現實持批評態度,當局都要加以壓制。所以現在的‘國學熱’也好、到處興起的私塾也好,實際上和中共當局的政治考量充滿著內在沖突。”

在2016年關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的專題中,中國教育新聞網引述了同濟大學哲學系教授曾亦說,隨著中國封建王朝的終結,民國政府為了引進西式教育,全面廢除了國學教育。西式教育取代國學教育后,其弊端也逐漸暴露了出來,而最大的莫過于人文素養的缺失和道德的淪喪。

還有學者認為,現代社會過度強調實用型教育,導致在培養出一個“完整人”之前就急于打造一位人才。因此,國學教育對“立德樹人”來說至關重要。

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陳奎德直言,國學側重經典儒家學說。而作為意識形態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很可能被政府牽強附會,為其提供政治便利。他表示,這將為中國政教合一化推波助瀾。

他還警示:“第一,國學歸國學,社會的生存方式歸社會的生存方式,不要企圖把國學作為一個國家的壟斷性意識形態。第二,不必把國學視為好像要恢復到中國古代的一套治國理念,因為現在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

他補充,目前一些在國學圈中有話語權的人刻意歪曲這門學問,提出國學和西方文化水火不容,這明顯是為官方背書的偏激說辭。對此,他并沒有指名道姓。

習近平近年來多次對國學進行了闡述。他曾于2013年到曲阜孔府考察。2015年,黨媒《人民周刊》的一期封面故事還特意詮釋了習近平深厚的國學情懷。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責編:吳晶網編:郭度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