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二格鳴冤-鄉試列榜(14)

2018-12-28|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乾隆庚午年,官庫玉器被盜。官吏逐個搜查住在附近的各家各戶。一個叫常明的在公堂接受查問時,說著話,忽然他的聲音變了,是一個小孩子的聲音,朗聲說道:“他沒偷玉器, 但他卻真殺人了。殺的就是我,我就是被殺的冤魂。”官吏大驚,當時把常明押解到刑部接受訊問。姚安公(紀曉嵐的父親)當時官任江蘇司的郎中。和余文儀先生等人一塊審問這個案子。鬼魂說:“我叫二格,十四歲,家住海淀,家父名叫李星望。去年正月十五,常明領我去看花燈,回來路上,夜深人靜,常明調戲我,我奮力抗拒掙扎,說回家要告訴我父親。常明就用衣帶把我勒死,埋在河岸下邊。父親懷疑常明把我藏匿了,就告到巡城官那里,案件后來又被移送到刑部,但是因為找不到證據,就判定要另外緝拿真兇。我的靈魂一直跟著常明,剛開始時,只要與他相距四五尺遠,便覺得他熾熱如燃燒的烈火,我不能靠近他。后來,他的熱力稍微減弱了些,我可以離他二三尺遠了,又漸漸的我可以接近他將近一尺左右了,到昨天,我一點兒也不覺的熱了,我才得以附在他身上。”

鬼魂又說:“初審時,我的魂也跟隨常明到了刑部,那個門是廣西司(一種官衙門)。”按著鬼魂所說的日期,果然查找到了當時的案卷。問他的尸體在哪里? 就告訴說尸體在河岸邊第幾棵柳樹旁。按著他說的挖開果然見到尸體,還沒有腐爛。找來他的父親辨認,父親大哭不已:“是我的兒子啊……”

這個案子雖然讓人覺得很奇幻杳渺,但是一一查證卻都是真的。訊問時,如果喊常明的名字,站在那里的這個人就好象忽然夢醒,回話也是常明的聲調;如果叫二格的名字詢問時,這個人又好象昏醉過去,說話又變成了二格的聲音。就這樣,一個人體,兩個聲音互相來回證論了數次,常明才服罪。 二格的父親與這個鬼魂父子倆敘說家事,一一道來, 清楚無誤。至此,本案已無可疑之處,于是據實向上稟報,依法判決。

判決令下達之日,二格的魂異常高興。二格生前以賣糕為生,這時,忽然高聲吆喝““賣糕睞!賣糕!”昕到這聲音,父親不由得難過,涕泣說道:“兒啊!好久沒聽到你的叫賣聲了,和活著時一模一樣啊。” 又問二格現在要上哪兒去呀?”鬼魂回答說:“父親,我也不知道,姑且去吧。”此后再問常明,再也沒有二格的聲音了。

佛說超度,就是超度這樣的,不該死的被殺死了,他就成了孤魂野鬼,而這個殺人的人,造的業也是很大的。那些個很強勢的,就會附體,索命報仇。

鄉試排榜

乾隆二十四年,我主持山西的鄉試,有兩份卷子,都通過考試了。其中一個定在第四十八名,填寫草榜時,分房閱卷的考官萬泉縣令呂瀶,誤把他的卷子放在衣箱里,競然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另一個定在第五十三名,可是填寫草榜時,陰風連著吹滅蠟燭有三四次,直到換了別的卷子才罷。放榜揭曉以后,拆封查看,那個找不到卷子的叫范學敷,總被吹滅蠟燭的叫李騰蛟。當時我心里頗為懷疑,是不是這兩個考生做了什么缺陰德的事,所以冥冥之中受到了懲罰。但是乾隆二十五年鄉試,這兩個考生都取中了。范仍舊是第四十八名;李在乾隆四十六年成為進士。

紀曉嵐說,這時候我才悟道,科舉得中都是命定的,有安排的。早一年也不可得。所以就想,那些終日忙碌蠅營狗茍追逐名利 的人為了什么呢? 許多東西,表面上看,好像是你追求而得到了,其實也必然是命里所應該有的,不去追求也會得到的呵。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