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人質證明中國是個流氓國家

2018-12-21|来源: |标签:石涛 人质 流氓国家 

在西方社會,北美歐洲,現在基本進入假期的時候,12月的后半個月,大家沒什么人干活。但是在現實環境中,2018年跟大家講的瞠目結舌,我相信幾乎被所有人都能接受。

瞠目結舌,早在2017年底的時候跟大家介紹過,其實就是超出人們的預料,超出人們的想象。這里面有個生命基點問題,每一個人隨著時間變化,他在現實環境中,不同的年齡段,在他的家庭受教育的背景,工作的環境,他的財務狀況,所有一個人的整體,吃喝拉撒睡,柴米油鹽醬醋茶,當這樣七樣不同的東西組合在一起,隨著時間的推移,都在以動態的過程中產生著變化,又在迎合著每一個人具體的喜惡,其實他是一個完全在動態當中的轉變。

超乎人們的想象,被人們稱為瞠目結舌,其實就是事情發生的時候,又被人不得不接受。超乎人們的想象,大多在今天的環境中,在利益的環境中,在今天人能夠改變的甚至說墮落的過程中,人們越來越覺得吃驚。

其實在我眼睛里就是一種回歸的概念。就是你在哪個基點看。

《西游記》里講唐三藏是講度鬼,在米開朗基羅的眼睛里,人跟鬼和妖是在一起的。在這點上,人們都去看。很多人想象不出來米開朗基羅的《大審判》的畫能賣多少錢,今天人們想的是那個:得值多少錢啊?

當全去用錢去衡量的時候,他面對著這樣幾百年前的杰作,在無時無刻不是提醒著人,人與鬼和妖是同在的。在大審判的年代,人、鬼、妖,同在一世,同在現實的環境中。

可是今天的人們只會注重自己的欲望,只會注重自己的利益,他沒有能力去恢復了。為什么?因為注重自己欲望和利益當中的很多人就是妖,就是鬼。想過這問題嗎?

而心存善念的人,面對這樣的提示,他會對自己生命有一種反思,而他反思能夠有多大的程度能夠使自己醒悟,回歸一種人本該有的樣子和尊嚴的時候,這個就取決于悟性。其實悟性相當的概念來自于他生命的來源,生命的源泉。

所以面對大審判的概念,面對唐三藏的第三藏叫度鬼。人們今天大家聽的是故事,賺的是錢,玩的是男女的游戲。在這個基點上,你看到的一種真相的顯現就叫瞠目結舌。其實他卻是歷史的必然,他卻是命運的使然。誰都沒逃出去,他是一個在更大的范圍內他是自然發展的。

七的定數,被很多人在用,大的媒體中都在用,他不說是從濤哥那兒聽來的。他不接受我的某些觀點,但是面對現實,他覺著只有那么說解氣,是那么回事。這就是利益中的人自己的面子,比人的尊嚴要重要很多。但其實在顧及自己的面子的本身,卻是他生命墮落的表現,那是他自我生命墮落的表現。什么都不能說明。所以瞠目結舌是在這個基點上。

那么,2019年,在我眼睛里,萬劫不復,在劫難逃。

你都瞠目結舌了,這圈就回來了。萬劫不復講珍惜現實的生命。今天人們把“劫”都當作劫難了,其實是對。劫難是什么?到頭了。什么叫到頭了?始終了,方得始終了。兌現他習近平自己說的。

他現在國內的宣傳根本不用這詞了,不敢用了。他怕死!他怕他的利益得不著。他知道自己給自己說死了,所以他就駝鳥政策把腦袋扎在沙堆里了。

你現在看不到方得始終這句話了,可是十九大他自己頂上去的。

你放完屁收不回來了,你放心吧,永遠收不回來了。

有朋友說,濤哥,在紀念40年改革會上,習近平盛贊江澤民,你怎么看?

利益之驅使,生命之使然。勸善是整個過程。

就象我跟大家講的,云中子花了那么大的時間從中南山自己費了勁了去勸紂王,勸不成留首詩扭臉就走了,寫的那首詩就寫的紂王哪天死。

勸紂王是云中子的修行過程,紂王是他的一個配料,是配著云中子修成。而不是云中子要在人中干出一番事業來。扭臉走了。影響到現在中南山一直都有很多修行的人。

利益中的人根本看不到這一點,所以認為云中子是個Loser。紂王是給云中子作配料讓他修成的,你想過嗎?

所以這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切。

我以為回歸的過程就看誰怎么看了。所以萬劫不復,在劫難逃。這個劫難的本身,就是命運之所在。因為一劫,佛家里講就是20年,而在20年中,在善惡的對比中,讓人們能夠認識到中共的生命。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華郵專欄:康明凱成為人質證明中國是個流氓國家》。

《華盛頓郵報》是反川普的,但是,在中共問題上,他們都在重申著中共的生命品質,這是今天要被人們意識到的。

流氓國家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當以國家的概念出現的時候,流氓的行為當以政權的方式出現的時候,跟ISIS有什么區別?跟索馬里海盜有什么區別?這是它的對比。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律學院克萊克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中國上星期拘留兩名加拿大人康明凱和斯帕沃爾(MichaelSpavor),并控告他們危害國家安全的刑事罪名,但這些指控只不過是托詞,中國只不過拘留無辜的人作為人質,向加拿大施壓,不可將華為的副董事長孟晚舟引渡到美國。】

我們在一開始就跟大家講過了,所以孟晚舟如果弄回中國,其實她是否活著是個疑問。她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孟晚舟的出現,造成了中共在現實環境中的大曝光。在加拿大她被抓,今天中共能否承受這一份震動,她自己沒譜。但是不讓孟晚舟到美國這是它的宗旨。到了中國,那它隨便殺掉她。但是在加拿大就出現這種狀況。所以就看加拿大司法跟他的政府之間如何處理孟晚舟。在我眼睛里就這么回事。事情一出來就跟大家這么解釋的,它現在登文也是這么說的。

【從中國駐加大使日前在加拿大報章上發表的言論,足可證明這是中國的人質要脅,反映中國是個流氓國家。】

沒錯。它那篇文章寫的太豬玀了,就是太曝光了,太迫不及待了,就把自己的生命品質全都給弄出來了。它太懼怕孟晚舟到美國了。

所以孟晚舟應該講說,能活著就是件偉大的事情了。但是她在加拿大,我相信孟晚舟也不愿意自己回到中國去。她是累贅,她已經沒有價值了。她的概念就是對今天中共整體的傷害。

反過來,對于美國人而言,她具有巨大的價值觀,對社會而言,對整個國際社會而言,她具有巨大的價值。

【文章指出,形容中國此舉是人質要脅而非刑事案件,本來是一個嚴重的指控,但此處有充分理由證明此說無訛。克萊克說,人質要脅最重要的元素,就是挾持人質者必須告訴你,他的要求是什么才可釋放人質。在這個事件中,官方和半官方的消息已經很清楚了。中國駐加大使不但承認這是人質事件,而且日前還在加拿大地球與郵報撰文公開聲稱,那些反對康明凱被拘留的人,應該反省一下加拿大做了些什么。】

人質政策,這是在強盜理論中,在ISIS的邪惡中,在索馬里的海盜中,在占山為王的水滸傳中,我們可以看到。

而在叢林法則的生命宗旨中,今天中共的環境是勝者王侯敗者寇的,今天大陸人生存理念中,這是強有力的表現。

所以人質的政策就象你看到的開著法拉利去搶老玉米,來到餐館我就是爺,我就是奶奶,你給我做菜的那些服務生你就是孫子。

大陸人的那一份下賤的表現,就在其中。而今天太多的人沒能力認識一個人應該有的行為。所以這就是大審判中的度鬼。鬼妖魔是在一起的。

那是真實的寫照。吳承恩說的,三藏當中的第三藏,如來佛講,度鬼。所以自己知道是個人,但是,中國人說“人模狗樣”,罵人的。他在講述著很多人其實就不是人,他是妖。狗上人身是妖。梅山七怪當中就有這么一妖。

【中國對康明凱和斯帕沃爾被拘留事件的反應,與孟晚舟一事混為一談,這就證明中國的舉動只不過是報復。如果將康明凱和孟晚舟事件等同看待,是懶惰和愚蠢的。美國和加拿大有數以萬計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很多都是中國權貴的子女,但他們和他們的父母親從來不必擔心他們會成為人質。美加兩國就算有意這樣做,也缺乏司法的基礎和權力。】

這就是做鬼的生命,做妖的生命,去威脅人的做法。而今天很多的大陸人,沒有能力認識到他自己就是妖,自己就是鬼。還認為自己是權力的表現,可是該死的時候一定死。就象張首晟一樣。

這是生命的悲劇。這是沒有生命認識之后的自然表現。

可能有朋友說,濤哥,你又罵人了。

我從來不罵人,罵的就是高級動物。高級動物把自己當成人,可是行為是妖是鬼。就這你都聽不懂,還看節目,你也沒得看。因為別人的都是逗你玩了。

【但中國卻不一樣。孟晚舟享有一切應得的權利,包括聘用律師、保釋外出,并且可以在一個公平和獨立的法院上答辯。但康明凱和和斯帕沃爾卻沒有這方面的權利,他們不像孟晚舟那般運氣,可以外叫意大利薄餅回家享用。】

孟晚舟干過這事。

【文章說,中國對人質外交視作一種手段,其實世界各國早在2014年就應該有所警惕。當年有一對在中國居住的加拿大夫婦被逮捕,目的顯然是向加國施壓,不可將一名中國疑犯蘇彬(譯音)遣返美國。中國目前也正在扣留一個流亡美國的中國通緝犯的兩個美國公民子女,而且還不屑否認。】

把自己的中國人同樣作為人質來拘押。這就是今天中共的政權,所以在世界范圍內,在昨天的時候大家突然有著共同的認識。中共是一個類似ISIS跟索馬里海盜的政權,而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